绝命疫苗1:血色 第01 章 悲喜交加

剑思文      23阅读

  绝命疫苗1:血色

  第01 章 悲喜交加

  东泽市、长平县疾控中心。

  下午五点,楚河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

  临走时,他给女友林晓蓉打了电话,告知她晚上跟领导有应酬,不能陪她看电影。但对方无人接听,只道是她在医院加班。

  出了大楼,他抬头望向天空,灰色天幕犹如大山压在他胸口,让他心有点发慌。

  楚河压下这些没来由的情绪,骑着电瓶车,直奔康宏大酒楼。

  走进酒楼,报上包间号,服务员领着他走进包间。

  “哎呀!总算把老弟盼来了。”只见一个身材矮胖,平头中年男子起身迎了过来。

  楚河来之前,主任李泽泉大概跟他说了些情况。

  这男子叫陆大海,长春某家生物公司的销售经理。之前,陆大海主动拜访李泽泉,均被他婉拒。后来,陆大海不知从哪里找了关系,李泽泉这才与他在办公室简单碰了面。

  借此机会,陆大海盛情相邀。李泽泉借故有事,便安排楚河代为参加。

  陆大海嘴上说没问题,可心里却是憋的火,心想着你一个老东西不来就算了,还让一个小家伙出面,简直没把他放眼里。

  即便如此,晚上饭局还得继续。

  陆大海人长的五大三粗的,但心思还算活络,办事效率还挺高。很快,便把楚河的底摸的八九不离十。

  楚河来自农村,没有背景,大学毕业考进长平县疾控中心。由于人品、长相、能量、酒量都不错,深得李泽泉器重,在单位也算是个小红人。

  另外,陆大海对李泽泉的近况也掌握不少。

  这段时间,东泽市要撤县划区,长平县要改长平区。由于长平县正在建设国家级开发区,开发区主任是由东泽市第一副市长孙爱田兼任,具体事务由开发区副主任负责处理。

  换句话说,由于长平县拥有国家级开发区,撤县成区后,长平区的行政级别至少要比现在高一级。

  各机关部门行政级别自然水涨船高。

  长平县疾控中心原为副科级单位,但李泽泉是实实在在副处级干部。他来之前,是在东泽市卫计委担任总务科一把手。后因其他原因,调入长平县疾控中心,一干就是四、五年。

  所以,有小道消息传出,李泽泉想利用这次机会再往上跨一步,从副处转正处。一旦成为正处级干部,那再往上的空间就打开了。

  这段时间,李泽泉处事万分小心,不必要应酬一概不参加,颇为低调。

  这才有了楚河代为参加宴请的机会。

  陆大海心里也清楚,楚河这个小子目前没啥地位,可不代表今后没有地位。再说,把他这层关系处理好,后面合作起来就会方便许多。

  想通这些,陆大海心情就好很多,见到楚河就自然更加热情。

  可应酬这事,对楚河来说,就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虽说跟着领导往前冲,可不到关键时刻,你不知道领导是不是真正替你着想。

  嘴上说参加饭局是为了明天的事业,可工作和生活毕竟难以平衡,自然冷落了女朋友。

  这两天,女友林晓蓉跟他闹脾气,对他极为冷淡,而且不愿意见面。本来想今天晚上去哄哄她,哪知被李泽泉这个老家伙临时抽壮丁,安排参加陆大海的饭局。

  无奈之下,楚河只能硬着头皮上,想着尽快结束饭局,好赶回去哄哄她。

  “陆总,您客气了。”楚河谦虚道。

  陆大海高兴道:“老弟,今儿没有外人,就我跟梁冰两个人。咱们今晚不醉不归啊。”

  梁冰面露委屈道:“楚总,我们陆总很少这样热情的。今儿要不是您来,我估计今晚都得饿肚子了。”

  陆大海不悦道:“人不是来了嘛,还楞着做什么,赶紧倒酒啊。”

  楚河本想借故不饮酒,可梁冰手快,分酒器里倒满了白酒,脸上不免露出犹豫神情。

  陆大海见状,直接端起分酒器,豪爽道:“楚老弟,李主任今天有事来不来。没关系!你来就OK,就是给我陆大海天大面子。俗话说的好,宁可胃上烂个洞,不叫感情裂条缝。我先干为敬。 ”

  说完,陆大海仰面,一口喝完。

  楚河正要说话,却见梁冰左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右手端起分酒器,娇声道:“楚总,陆总一壶都干了。那我也不能拖后腿,先干为敬喽。”

  楚河用余光打量了梁冰。说真的,从他在走进包间第一眼,就注意到这个女人。在长平县,楚河很少见到她这种充满诱惑的女人。

  此时,若说没有心猿意马,那他就不是男人。但他心里明白,这种女人,能不碰就不碰,碰上了那就倒八辈子血霉。

  况且,临来之前,李泽泉也已交代,晚上过来就是吃吃饭,聊聊天,啥都不要说,啥都不要做。这摆明了,李泽泉不把陆大海当回事。所以,这酒喝的就没啥意思,能不喝就不喝。

  你陆大海和梁冰先干为敬咋的啦,跟我又没得关系,何必跟你们打肿脸充胖子,拎壶冲啊!

  楚河打定主意,厚着脸皮道:“陆总,俗话说的好,出门在外,老婆交代。少喝酒、多吃菜,够不着,站起来。今晚这酒啊,尽兴就好。您说是不是? ”

  陆大海见状,心中暗道:妈了个巴子。不就一个跑腿的,老子给足你面子,你他妈还跟我打官腔。

  但他脸上神情如故,对着梁冰道:“我说梁冰,这就是你的不对。你怎么能让楚老弟站起来吃你的木瓜和樱桃?还不赶紧直接送到老弟嘴里。”

  楚河还未听懂啥意思,梁冰二话不说,直接起身跨横坐到他大腿上,满脸委屈道:“楚总,刚才是我不懂礼数,我这就给你赔礼道歉。”

  于是,拿起楚河面前的分酒器,正要喝,突然惊讶道:“楚总,您这下面有什么呀?硬邦邦的,硌得慌。”

  楚河心中“咯噔”一下,顿时脸上一阵尴尬。因为衣薄缘故,梁冰在大腿上摩擦几下,便有了生理反应。

  无奈之下,楚河只得厚着脸皮,故作镇定道:“既然硌得慌,那就换换陆总试试。”说完,搂起梁冰的小蛮腰,欲推过去。

  陆大海赶忙劝道:“这几天温度高,火气大。我看楚老弟日理万机,身体难免有些燥火。不如吃点冰块,降降火,保持体内阴阳平衡嘛。”

  梁冰心领神会,笑脸相对,整个人顺势压在楚河身上。楚河推开不是,不推开也不是,感情这陆大海是赶鸭子上架,非让梁冰吃了他不可。

  可这种美人入怀的感觉,确实让他有点兴奋。

  这段日子,楚河陪李泽泉参加各种应酬,已有大半月没开荤。血气方刚的年纪,生理需求自然强烈,这般赤裸裸诱惑着实难消啊!

  梁冰搂住他,娇嗔道:“楚总,您火气大,不如我帮你先冰镇一下,喝起来更舒心。”说完,梁冰端起分酒器,直接喝上一口,然后鼓起腮帮子,便将樱桃小嘴凑了过去。

  这节奏有点快啊!

  这架势,楚河还是第一次遇到,有点不知所措。

  都说逢场作戏。

  可到嘴边的肉就这么放弃,实在可惜。可这明白是陆大海下的美人计,就等着他往下跳。

  自然躲不过,那就正面应对。

  楚河自顾拿起酒瓶,往分酒器里倒满,歉意道:“陆总,我敬您!”

  说完,仰面一饮而尽。

  陆大海有些惊诧,没想到他竟然能够抵得住梁冰的诱惑,有点让人意外。

  陆大海深信这样一个真理: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不贪财好色,没有一个女人不贪慕虚荣。凡事能够用美色和金钱搞定的事,都不是事。

  就在楚河喝完酒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楚河掏出手机,一看是未来小姨子林晓茹的号码,赶忙起身走出包厢,正要说话,就听见手机那头传来哭泣声:姐夫,你快到县人民医院。姐姐她想不开,吃了好多安眠药,现在医院抢救。”

  林晓蓉轻生。

  楚河不敢相信,呆若木鸡,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

  半晌,楚河回过神来,转身冲进包厢,招呼都来不及打,抓起公文包飞奔而出。

  陆大海和梁冰两个人目目相觑,不知楚河身上发生何事,让他如此惊慌?

  “明天你去打听一下,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陆大海冷声道。

  梁冰“嗯”了一声,对这个初次见面的楚河有了更多好奇。

  在她印象中,好像还没有哪个男人可以抵御她的诱惑。不曾想,竟然在这个县城里遇到一个不开窍的,打破了她的不败纪录。

  当楚河赶到抢救室时,林晓蓉恰好被两名女护士从抢救室中推了出来。她的身上盖上一层白布,从此便是阴阳永隔。

  “晓蓉、晓蓉、晓蓉……”

  楚河掀开白布,发了疯似地在她耳边狂喊。可任凭他如何叫喊,林晓蓉纹丝不动,安静地躺在救护床上。

  林晓茹趴在她姐姐身上,埋头痛哭,早已泣不成声。

  这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医生走到他跟前,低声道:“一会你到我办公室来下,有件事想跟你确认一下。”

  楚河这才清醒过来,赶忙擦干眼泪,跟林晓茹交待几句,便追了上去。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书友群:946096862。凭收藏领一元红包。入群福利:炒股建议和过节红包。

   23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