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02 章 毁尸灭迹

剑思文      104阅读

“你是她老公?”女医生问道。
楚河痛苦道:“我是她男朋友,计划明年五一结婚。”
女医生“哦”了一声,问:“你很爱她?”
楚河伤心道:“我很爱她。”
女医生沉吟片刻,道:“在抢救的时候,我发现她的双手手腕和左脚腕有轻微的绳印,臀部,大腿等部位也有明显鞭痕。”
“鞭痕?”
楚河极度震惊地盯着女医生,正要开口追问,却被女医生打断:“你先不要急着解释。现在的年轻人,思想都比较开放,玩些绳艺什么的新花样也是正常的。不过,如果真正爱一个女人,断不会贪图这样的情爱之快而伤了心爱人。”
说到这,女医生略带疲倦地叹了几声,苦笑道:“说这么多又有什么用?人都走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我这边还有事,你先出去办手续吧。”
楚河带着疑惑走出办公室,他脑子里全是“绳印”、“鞭痕”、“绳艺”这三个词,这对他来说并不陌生。上大学那会,他没少看这样的文艺片。
但问题是林晓蓉本就保守,对情爱方面的事很是羞涩,更不会尝试这样新鲜刺激的事。
大学期间,也看了不少岛国动作片,在与林晓蓉在一起后,脑子里不时憧憬那些“虐爱”画面。
一念及此,他就觉得欲望如海。可当他每次提出情趣需求时,都被林晓蓉无情拒绝,顺带对他开展批评教育。
几次之后,楚河也就不再幻想,老老实实。也算琴瑟和鸣,和谐美满。
可林晓蓉身上为什么会有鞭痕?楚河百思不得其解。
这段时间,他整天忙于工作和应酬,两个人见面次数少了。即便在一起,也因身心疲惫,很少做那鱼水之事,渐渐归于平淡,没了生活的激情。
此刻,楚河想起好哥们刘浩说的那句话:当生活失去了往日的激情,人性最深处的“喜新厌旧”本能就会控制大脑,做出所谓背叛出轨的事情来,甚至以前特别讨厌的事情都会选择去做,而且内心深处还会特别的享受。
刘浩说过,他曾与一个叫“晴晴”的女人做了三个月的情人关系。晴晴是个有妇之夫,家庭条件优越,就是没孩子。
晴晴曾跟他袒露心声,说这两年因工作聚少离多,与老公感情渐淡,以至于对做爱都没有兴趣。即便做了,也感觉跟木偶一样,没有任何情趣可言,毫无味道。这样的日子过得空虚、寂寞、乏味。
但自从遇到你,她体会到男女情爱那种美妙和快感,感觉自己依然是个活色生香的女人。
三个月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他却越陷越深,不可自拔。他很想持续这样的关系,可晴晴突然就消失了,从此再无任何联系。
楚河问刘浩:“她为什么要悄无声息离开?”
刘浩也想知道,但他以情场老手的身份告诉他:“她这样敢爱敢恨、事业有成的女人,大多比较理智。要知道,性这个东西人人都能有。虽然感觉会不一样,但终究不能长久。毕竟她是有家庭的。”
楚河又问:“她会不会因出轨而感到内疚?”
刘浩告诉他:“女人若主动出轨,内疚会有的,但很快就会消失。只有那些冲动出轨或被动出轨的女人,事后才会感到内疚,甚至会因此选择自杀。”
想到这些,楚河心生疑虑:“莫不是晓蓉心生愧疚,一时想不开,选择轻生?”
念头刚起,突然,“啪啪啪”几声,楚河抽了自己打耳光,哭泣道:“我他妈还是人吗?”
许久,楚河情绪稍微平稳。这时,林晓茹跑了过来,气喘吁吁道:“姐夫,医院那边要交钱,我身上没有钱。”
楚河赶紧擦拭眼泪,爬起来道:“晓茹,明天你就回村里,跟家里把你姐姐的事说一下。我把这边事情办完,就带她回去。”

说完,他从包里掏出两沓钱道:“这是两万块钱。你现在回去收拾一下,明天带回去,给家里办事用。”
林晓茹微颤道:“姐夫,你什么时候取这么多钱?”
这两万块钱是楚河刚取出来的,准备这个周末跟林晓蓉老丈人回家,把这钱带回去给他们家修房子。
楚河不想解释:“你别管了。还有,路上注意安全”说完,就朝缴费窗口那边走去。
当楚河交完钱,办好手续前往太平间再看一眼林晓蓉时,竟被告知,林晓蓉的尸体不在太平间,而且也没有登记。
要知道,根据国内《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19条规定:患者在医疗机构内死亡的,尸体应当立即移放太平间。死者尸体存放时间一般不得超过2周。逾期不处理的尸体,经医疗机构所在地卫生行政部门批准,并报经同级公安部门备案后,由医疗机构按照规定进行处理。
按照规定,林晓蓉尸体在被推出抢救室后,应当立即移放太平间。可问题是,那边根本就没有登记过。
换句话说,她的尸体在被移入太平间的路上就被人抢先弄走了。
尸体竟然不翼而飞。
直到此刻,楚河才意识到,林晓蓉的死不那么简单。
半晌,楚河回过神来,急忙去找那个女医生。但这个叫杨慧兰的女医生已经下班。
随即,他找到保卫科,想要调看监控录像。但保卫科态度很强硬,没有上级通知不给外人调阅。
恼怒之下,楚河拨打110,接电话的一个男警官。
“你好,我女朋友的尸体在县人民医院失踪了,我要…”话还未说完,对方突然挂断了电话。等他在拨打过去,电话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我操你大爷!”
楚河愤怒踹了几下墙壁,整个人处于疯狂状态。如果凶手在他跟前,他会毫不犹豫地乱刀砍死他。
此时,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望,如潮水般将他卷进了黑洞旋涡,让他生不如死。
半个小时后,楚河渐渐冷静下来。他深知,林晓蓉不会自杀的,背后定有原因。
结合这一系列的情况,他把整个过程仔细梳理一遍,得出三个结论:一是身上鞭痕证明她受到性侵;二是性侵者是个心理有些变态的男人;三是这个男人有权势,不惧法律。
所以,摆在楚河面前有两个问题:一是林晓蓉是如何被性侵的?二是性侵者是如何掌握她的消息?
此刻,楚河感到从未有过的恐惧。
这种悲剧本应在影视或小说中出现,却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失去的是他最心爱的女人。
但他,必须要让自己冷静,再冷静。只有这样,才能找到那个该死的男人。
他相信法律。但也明白,法律不是万能。有些事,还需要自己去做,哪怕付出天大代价都在所不惜。
既然这个男人有权势,报案只会适得其反。所以,他只能独自调查,找到真相。
楚河坐在楼梯道上,脑子里不时出现往昔美好画面。之前幸福,在此刻,全部化为无尽悲伤。
天刚刚蒙蒙亮,楚河突然惊醒过来,既然尸体从医院里失踪,那肯定医院里有鬼,只要找到这个人,就能找到线索。
可问题是,县人民医院没有认识的人。能说话的,就只有那个叫杨慧兰的女医生。
就在他准备起身离开,突然接到林晓茹电话:“姐夫,刚有人跟我打电话,说火葬场那边已经把姐姐尸体火化了,让我们去领骨灰。姐夫,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楚河极度震惊。
半个小时后,楚河打车来到火葬场。
他冲进去,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工作人员,忙问道:“刚刚是不是有个叫林晓蓉的…”
话还未说完,那人便将一个骨灰盒递给他道:“这就是林晓蓉的,你拿走吧。”
楚河目瞪口呆,双手颤抖抱过骨灰盒,问道:“是谁把尸体送过来的?”
中年男子摇头道:“我只负责火化,其他事我不知道。”
楚河急忙追问道:“火化不是要有手续吗?我能看一下材料?”
要知道,尸体在进入火葬场火化之前,要有医院开具的死亡医学证明,然后由派出所开具销户证明。否则火葬场不予接受。
中年男子沉吟片刻,道:“这点你放心。医院的死亡证明和派出所的销户证明都有,手续上没问题。你要是不信,我拿你看一下。”
没多久,那中年男子将一份材料递给他道:“这两份证明原件你拿走,我们这边只需要复印件。”
楚河放下骨灰盒,接过文件,急忙翻看,一份是县人民医院出具的死亡医学证明,一份是雷塔镇派出所出具的销户证明。
证明上的两个鲜红印章,极为刺眼,如同匕首,插入胸膛,让他窒息。
这两份证明,楚河相信是真的。
对方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毁尸灭迹,坐实自杀。
如今,这世上,除了对方,也只有他知道真相。
可真相,往往是残酷无情的。
承受这份痛苦的,也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书友群:946096862。凭收藏领一元红包。入群福利:炒股建议和过节红包。

   104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