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03章 送骨回村

剑思文      18阅读

  下午两点多,楚河带着林晓蓉的骨灰盒,前往雷塔镇大兴村,那是她的老家。

  此时,林家已开始张罗着明天的丧事。

  当林晓茹第一眼看到楚河时,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如此伤心落魄,有种心疼的感觉,只想上前把他拥入自己的怀中,不让他再受任何的伤害。

  林晓茹打心底喜欢这个未来姐夫,心里也想着,自己也能遇到像他这样懂得疼爱、关心女人的男人。

  林家家庭条件不是很好,但林晓蓉和林晓茹学习成绩又很不错。那会林晓蓉为了能够让妹妹上大学,自己就读本市的中专卫校。毕业后就去了长平县第二中医院做一名护士,供妹妹读完高中。

  林晓茹在考取大学后的第二年,她与楚河相识,并成为男女朋友关系。在楚河主动要求下,林晓茹上学的学费就由楚河资助。平时,他也会私下里给这个小姨子一些零花钱,让她在大学里过的不要太拮据。

  那会,林晓茹读的是法学院,为了不辜负他们的期望,在学校里用心读书,成为院花、学霸。

  自古“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不光是法学院的男生追求她,外院的男生也在追求她。她虽然内心深处向往那种爱情,可是她对学校里的这些追求者没有任何感觉,关键与他姐夫相比,觉得差距太大,不是她喜欢的那种类型。

  越得不到的东西,就越觉得美好。所以,她拒绝的越多,越多男人去追求。以至于经常出现从图书馆或教学楼回寝室的路上,被某个陌生男生给表白。刚开始还觉得有些难为情,后来也就习以为常,见惯不怪。

  “姐夫。”

  林晓茹哽咽的叫了一声。然后,就控制不住情绪,哭了起来。梨花带雨,说不出的凄楚。

  楚河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没事,还有我呢。”

  这个时候,林晓茹的父亲林大海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楚河抱着那个骨灰盒,忍不住老泪纵横。

  老伴走的早,为了两个女儿能读书,到现在都是孤家寡人。本想着大女儿找了好归宿,却不料落得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下场。

  “扑通”一声,楚河双膝跪地,埋头失声道:“对不起,林叔。是我没有照顾好晓蓉。”

  林大海抹了抹眼泪,将他搀扶起来,哽咽道:“是晓蓉这孩子没福气,怨不得你。倒是这两天,辛苦你了。”

  林大海从他手中接过骨灰盒,把它放在灵堂上。

  楚河望着林晓蓉的灵像,跪倒在地上,久久不愿起身。或许因悲伤过度,心神受损,整个人晕倒过去。

  当他醒来时,已是次日中午。按照农村丧事的规矩,林晓蓉的骨灰盒在第二天上午入土,坟墓就在她母亲旁边。

  “姐夫,你醒了。真是吓死我了!”林晓茹欣喜道。

  楚河揉揉了眼睛,脱口道:“你姐呢?”

  林晓茹微微一怔,哀伤道:“姐姐的骨灰盒已经下葬,就在我妈坟墓旁边。”

  楚河面黯然伤神地望着墙面,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

  入土为安。

  晓蓉,你在泉下又怎会安心?

  楚河下了床,林晓茹领着他来到她姐姐坟墓前。楚河蹲下身,轻抚石碑上的照片,神情恍惚,转眼便是阴阳两隔。

  他不由得想起苏轼《江城子•已亥记梦》这首词。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林晓蓉最喜欢这首词,还经常在他耳边唠叨着,苏轼亡妻王弗是个多么幸福的小女子,只可惜不能白头到老。而他总是说,王弗是个苦命女人,何必羡慕她。

  如今,他也有彻肤之痛,身临其境地感到苏轼当时的心境。

  佳人已逝,再如何悲伤,也无法改变结局。他还有一件大事要做,哪怕用一生都在所不惜。

  楚河站了起来,转身望向林晓茹道:“你跟你爸说一声,让他多注意身体。我现在回县里还有事情要办,后面我会回来看他的。”

  林晓茹担忧道:“姐夫,你要不吃些东西再回县里?”

  楚河安慰道:“放心!姐夫心里有数,你照顾好自己。等你姐的事情忙完了,赶紧回学校,不能耽误学业。”

  “嗯!”

  林晓茹将他送到村口,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只觉得他步履阑珊,身有千斤重,莫名地一阵心痛。

  “姐夫,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楚河下午四点多赶到县里,直奔县人民医院,找到杨慧兰的办公室。

  “杨医生!”

  楚河敲了敲门,叫了一声。

  杨慧兰抬头,问道:“有什么事?”

  楚河走进办公室,低声道:“我就是想问一下,您当时抢救我女朋友的记录还能复印一份给我?”

  杨慧兰警惕道:“你要这个干什么?”

  楚河犹豫再三,忍住悲痛道:“我女朋友不是自杀。”

  杨慧兰蹙眉道:“你有什么证据?”

  楚河道:“您之前跟我说的那些伤痕,不是我造成的。我女朋友对性这方面比较保守,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而她选择自杀,多半是与这个有关。”

  杨慧兰沉默起来。半晌,她神情凝重道:“这只是你的推测,不能作为证据。”

  楚河转身,轻轻将房门带上。

  “我女朋友的尸体没有进入太平间,而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送到火葬场火化。”

  闻言,杨慧兰的秀眉紧紧锁了起来,心道:“如果真如他所说,那还真不是简单的自杀。这种做法,无异议毁尸灭迹。”

  房间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对杨慧兰来说,她只负责抢救,至于后面的事情她根本不需要理会。何况,这又牵涉到另外隐情,而且还涉及到医院。

  楚河猜出她在担心什么,沉声道:“杨医生,我不会让你为难的。只希望能够把抢救记录复印一份给我,要不然我真的没有任何证据。”

  杨慧兰心里万分纠结,一方面出于对自己在医院处境考虑,另一方面出于对林晓蓉死不瞑目的同情。可是,当她想到林晓蓉身体和心灵遭受到那些伤害,她最终选择良知。

  “你等我一下。”杨慧兰起身,开门走了出去。

  楚河万分感激:“谢谢你杨医生。”

  十分钟后,杨慧兰推门走了进来,手上空空如也。

  “那天的记录说是被弄丢了,已经找不到了。”杨慧兰失望道。

  楚河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只不过抱着一丝侥幸心理罢了。能够将林晓蓉尸体悄无声息弄出去,又能按正规手续去火葬场火化,怎会忘记处理当时的抢救记录。

  楚河神色平静地道:“谢谢你,杨医生,给您添麻烦了。”

  杨慧兰歉意道:“哪有什么麻烦。我看你还是报警吧。这个事情可不是你个人可以处理的。”

  楚河苦笑道:“医院都不可靠,还能指望警察。算了,我自己再想办法。”说完,转身就要走。

  “你等等。把你的号码给我,有什么情况我好联系你。”杨慧兰脱口道。

  楚河欣喜道:“谢谢你,杨医生。”

  楚河与杨慧兰互存手机号码后,便离开县人民医院,前往林晓蓉的宿舍。

  当时他们两个人为了省些房租,两个都住单位提供的小单间。

  楚河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个身穿睡衣的女生,小声问道:“你是楚河?”

  楚河点了点头道:“我来拿晓蓉的物品。”

  那女生哀伤道:“晓蓉的物品,我们已经收拾好了。你进来拿吧。”

  “谢谢!”

  楚河走进房间里,林晓蓉的床上放着两个包,一个红色大箱子。楚河背起双肩包,左手拿着小皮包,右手提着箱子,正要出门,转头问道:“你还知道,这几天晓蓉跟谁出去过的?”

  那女生想了想道:“晓蓉的高中同学,就是在农行上班的那个,好像叫赵雅丽。”

  楚河心里一惊,暗道:“是她!”

  赵雅丽他还是比较熟悉的。她是林晓蓉的高中同学,两个人关系还不错,但楚河对她有点反感,不是那种正经女人。之前还跟林晓蓉说过,让她尽量少跟赵雅丽来往。林晓蓉只是笑笑,说她不是别人想象的那种女人,人很好,对她也好。后来,楚河也就没在说什么,但心里依旧对她反感。

  楚河追问道:“那你还知道,她们去哪了?”

  “额…”

  “晓蓉好像说是去市里,具体去哪儿,我就不清楚了。你要是想知道,可以去问赵雅丽。她应该知道。”

  楚河道了一声谢,带着东西回到自己住处。他一屁股坐在地上,靠着床沿,凝视林晓蓉的遗物,沉默不语。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书友群:946096862。凭收藏领一元红包。入群福利:炒股建议和过节红包。

   18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