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08章 疫苗杀婴

剑思文      100阅读

  就在楚河与周爱芳谈话过后的第三天上午,楚河正在谋划具体细节时,突然接到其父楚庄阳的电话。

  “阿河,你赶紧回来一趟,妞妞出事了。”楚庄阳焦急道。

  楚河追问道:“爸,妞妞怎么了?”

  楚庄阳哽咽道:“今儿早上,海子带妞妞去镇里卫生院打疫苗。接种完疫苗后,妞妞就有些哭闹,没多久就睡着了。海子刚开始以为妞妞真睡着呢,后来发现妞妞好像没了呼吸,然后赶紧喊医生。医生一看,孩子已经没了。妞妞,才刚满月啊。”

  楚河脑子有些懵。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问道:“爸,你们现在医院?”

  楚庄阳道:“海子现在跟医院那边闹,要给一个说法。”

  “爸,你听我说,你让海子先堵住院长。其他的,等我到了再说。”

  楚河急匆匆挂掉电话,来不及请假,就直接冲出单位,在路口打了个出租车,直奔烟陈镇卫生院。

  到医院时,上午十点半左右。

  “哥,院长呢?”

  楚河堂哥楚河情绪激动道:“阿河,你来的正好,老子现在就冲进去,砍死这个王八蛋。”

  楚河一把拉住他,吼道: “你先冷静一下。哥,妞妞疫苗本子呢?”

  楚海最服他这个堂弟,便急忙翻出疫苗本子。

  “在这。”

  楚河迫不及待翻开一看,打的是乙肝疫苗,疫苗品牌是保康,批号C201207088。

  看到这个牌子,还有这个批号,楚河瞬间呆住了。

  保康,是深圳保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简称。这家疫苗生产企业从去年开始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上。按照官方通报,全国已发生十例疑似乙肝疫苗致死事件,皆因接种保康乙肝疫苗后出现严重不良反应并致死。

  事件发生后,保康曾发出澄清公报,声称涉事批次的乙肝疫苗在生产、储存、运输等环节均按国家规定进行,完全符合GMP要求。婴儿注射疫苗致死,源于耦合症,与疫苗无关。

  为了平息社会舆情,四月份,国家食药监总局和国家卫计委联合发出通知,决定暂停使用保康生产的全部批次乙肝疫苗产品,并深入调查婴儿死亡原因。同时,对保康进行检查,尤其是对疫苗产品质量进行检验。

  之后,保康对外公告,立即封存库存产品,理清产品的销售发运记录,通知所有客户暂停公司乙肝疫苗的使用。

  这世上,无巧不成书。

  他前段时间暗中调查的正是这批次疫苗。他有种想死的冲动,脑子里天旋地转,险些没有站稳。

  如果小侄女真是因注射疫苗而死,那他百死难赎。

  倘若不因私心,把这件事捅上去,至少这批次乙肝疫苗就不会流出来。那么,侄女也不会遭此厄运。

  楚海用袖子擦了擦眼泪,愤怒道:“医生说,妞妞的死因暂且不明,需要查证后才能告诉我。我问他什么时候有结果,他们说等通知。阿河,疫苗这事,你熟,你说咋办?”

  过了好一会,楚河强定心神,对院长道:“院长,按照规定,医院里出现医疗事故纷争,家属有权要求进行司法鉴定,查明死因。”

  院长战战兢兢道:“这个没问题。我现在就可以向市里司法鉴定中心申请,要求进行法医病理司法鉴定。”

  楚河道:“好。那请院长现在就跟那边联系,我们直接过去。”

  就在这时,镇派出所副所长杨峰赶了过来,环顾众人,冷冷问道:“谁是死者家属?”

  楚海道:“我是。”

  杨峰冷声道:“听我的人说,你刚才打了他。”

  刚才那会,楚海痛失爱女,情绪失控,与前来的两位民警出现肢体冲突,其中一个不小心被他揍了拳。

  楚海怒道:“是我打的,怎么着?”

  楚河一看这架势不对,赶忙拉住他,转向杨峰道:“我哥痛失爱女,情绪有些激动。要是伤到了那位同志,这医药费我们来付。”

  杨峰冷冷地看了他两眼,没有说话,然后掉头就走。至于,他们与医院的医疗纷争,他才懒得理会。

  楚海见他态度如此恶劣,不仅不办事,还如此嚣张,正要冲出去跟他理论,却被楚河和其他人死死拖住。

  楚老大喝道:“哥,你这样闹下去,妞妞就能活过来吗?你要是再有个三长两短,嫂子后面怎么过?”

  楚海一屁股坐在地上,哭泣道:“好好的打个疫苗,怎么就没了。”

  楚河蹲下身,安慰道:“哥,这件事我来办。”,然后抬头望向楚庄阳,道:“爸,你先带着他们回家吧。这里有我和哥就可以了。”

  在院长安排下,镇医院很快启动医疗事故应急程序,出具《医疗事故争议中尸体解剖申请》。然后,安排车辆将尸体运送到市司法鉴定中心。

  车上,楚河怔怔望着这个刚满月的小侄女,泪如泉涌。他的心头再滴血,那种痛好比是用钝刀剐他的心头肉。

  前有女友林晓蓉自杀,后有侄女疫苗致死。这两个关系紧密的女人,都以非正常死亡的方式离开他。而她们的死,在楚河看来,都与他有关联。

  如果那段时间多点关心,林晓蓉或许就不会跟着赵雅丽出去而惨遭毒手;如果保康疫苗调查结果跟单位汇报,妞妞或许不会因打疫苗而发生医疗事故。

  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楚河内心自责如惊涛骇浪冲击他本已脆弱的心灵。

  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自己去留念?

  就在楚河一行人来到市鉴定中心,李泽泉得到消息。在他即将提拔的关键时期,竟出现“疫苗杀婴”事件。先不提能不能提拔,位子能不能保得住还不好说。

  “好。是,我这就去办。请领导放心。”

  李泽泉接到市里某个领导的电话,吓的头上冷汗直冒。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不是丢官帽问题,而是吃牢饭的下场。

  正好,王建明走了进来。

  李泽泉不由分说,吩咐道:“建明,你尽快将那批疫苗处理掉,不要留下任何痕迹。还有,跟赵那边也联系一下,让他们赶紧跟市司法鉴定中心那边打好招呼。”

  王建明点头道:“好。不过,这件事最好能在司法鉴定中心那边压下去。要是家属闹起来,被传到网上,那想按都按不住。”

  李泽泉神色凝重道:“这个我知道。所以,善后的事赵家那边跑不掉。你赶紧去办,我现在就过去处理。”

  这件事如果暴露出来,影响甚大,牵连甚广。

  李泽泉忧心忡忡地钻进黑色公务车。

  半个小时后,李泽泉出现在市司法鉴定中心大门口,直奔他老同学周来根的办公室。

  “老周,检查结果还出来了没有?”李泽泉迫不及待问道。

  周来根眉头微皱,沉声道:“正式结果还没出来。不过,初步检查结果来看,多半是因注射乙肝疫苗后引发急性呼吸循环衰竭死亡。”

  李泽泉沉吟片刻,道:“老周,这件事你还能帮忙一下?”

  周来根疑惑看他一眼,问道:“老李,你什么意思?”

  李泽泉苦笑道:“等会,你就知道了。”

  话音方落,周来根接到上级领导电话,传达两点要求:一是坚持司法公正性,按相关程序规定查明死因真相;二是充分考虑到东泽市社会和谐,不能给社会带来重大影响。

  周来根挂了电话,脸色铁青,沉默起来。上级领导的这两点要求本质上来说是自相矛盾,其背后也必然隐藏其他目的。

  李泽泉如释重负。他知道自己这个老同学是个比较认死理的人,要不然就往上提拔。

  “老周,你想开点就好。有些事情,咱们也是身不由己。”李泽泉宽慰道。

  周来根愤恨道:“好一个身不由己。要是当官的都身不由己,那老百姓日子还怎么过。”

  李泽泉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冲动,批评道:“我说老周,你都这把年纪了,看事情还看不透。你要是稍微豁达些,你现在还在这里吗?”

  周来根火气蹭蹭往上冒,怒道:“豁达?李泽泉,你可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李泽泉放低语气道:“你放心,这件事不会影响到你。你把报告给我,我来妥善处理的。”

  周来根重重叹了几声,然后,扭头就走。

  李泽泉望着他离开背影,嘴角泛出冷笑,辱骂道:“跟我装好人。我呸!什么玩意啊!”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书友群:946096862。凭收藏领一元红包。入群福利:炒股建议和过节红包。

   100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