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10章 敞开心扉

剑思文      143阅读

  楚河找到楚海,把那份意见书书给了他。楚河没读过书,楚河就把意见书一字一字给他读。

  当楚海听完后,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流眼泪。他知道,这份意见书意味着什么。

  可是,他真的不甘心啊。这么小的孩子,怎么打个疫苗,说走就走了,连招呼都不打。

  “哥。妞妞善后的事情我来办。你先回家,一来安慰嫂子和大伯他们,二来把你的身份证拿给我,我要办点事情。”

  楚海点头应允,伤心离去。

  楚河在等李泽泉的电话,在得到对方确认后,他便拿着楚海的身份证去办理房产证。

  下午五点半,李泽泉给他打了电话,让他后天上午去庭府花苑营销中心那边去找一个叫陈慧的销售经理,办理相关手续。

  楚河掐灭手中的烟头,给刘浩打了电话,想晚上一起吃个饭。不过,刘浩恰好去异地出差,只能下次再约时间。

  就在楚河准备打车回县城时,他接到杨慧兰的电话。

  “你好。我是杨慧兰!”

  楚河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道:“杨医生,您好!”

  杨慧兰平静道:“你还能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要事情要跟你说。”

  楚河心中清楚,她肯定是查到什么了,才会给他打电话,心中不免充满了感激。

  “杨医生,我现在市里办事。您要是方便的话,我明天上午去找您。”

  杨慧兰沉默片刻,道:“我晚上都回市里住。我给你一个地址,你在那边等我一下,可好?”

  楚河万分感激,道:“谢谢杨医生。给您添麻烦了。”

  杨慧兰平静道:“没有。”

  五分钟后,杨慧兰给他发了一个中餐厅的地址。楚河打车,直奔这家餐厅。

  这家餐厅档次中等偏上,装修偏古,内部摆设很精致,丝竹之声不绝于耳,让人赏心悦目,极为享受。

  楚河暗自猜测,杨慧兰是一个精致的女人,懂得享受生活。住在市区,在县城医院上班,家里条件肯定不差的。

  长平距离市区也就半个小时的车程,但此时正是下班高峰期,难免会有点堵车。

  差不多七点钟的时候,杨慧兰开车来到餐厅。

  楚河看到杨慧兰走了进来,径直起身,迎了上去,道:“杨医生,这里!”

  杨慧兰歉意道:“不好意思,有点堵车。”

  楚河感激道:“是我麻烦杨医生了。今天晚上这顿饭我来请。”

  杨慧兰道:“来者是客。这个你就不要跟我争了。”

  楚河见她态度如此坚决,想想也就不再争,大不了下次专门请她吃饭,也算是礼尚往来。

  杨慧兰让楚河点菜,楚河摆手推掉,最后还有由她来点。

  她点了六道菜,五菜一汤。

  “这家餐厅味道不错,而且环境很好,我很喜欢。所以,我就给你点了这里的招牌菜,就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了?”

  楚河有些拘谨,不好意思道:“杨医生您真是客气了。”

  杨慧兰微微一笑,用手捋了捋刘海,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沉声道:“上次的事情没有帮上忙,我很愧疚。所以,我私下打听了一下,那件事是副院长王志国安排人办理的。给王院长打招呼的,是市计生委的一个领导。”

  楚河静静聆听,没有说话。其实,真正幕后之人他已经通过赵雅丽找到了。但是,这件事太过重要,他还是不想其他人知晓这个情况。所以,他决定不知杨慧兰。

  说到最后,杨慧兰叹了几声,略有愧疚道:“可惜,到最后依然没有打听到你想要的。”

  楚河的眼睛有些湿润,原本冰冷的心有些暖意,他万万没有想到杨慧兰会为他做这么多。

  “杨医生,您这份心意我心领了。真的,您千万别再自责。您放心,我肯定能够找到我想要的。如果因为这件事,打乱你的生活,我在这里给您赔不是。”

  说完,楚河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杨慧兰自嘲地笑了笑,端起白开水,喝了一口,算是回敬。

  这顿饭吃的有些压抑。杨慧兰因为没有打听到真正的幕后之人,心存愧疚。楚河因为不敢将自己知道的信息告诉她,也心存愧疚。

  两个心存愧疚的人,一个喝白开水,一个喝着红酒。喝到最后,杨慧兰清醒如初,楚河醉熏如泥。

  太多伤心事,都付酒醉中。

  当楚河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层薄薄的羽绒被。

  他突然想起昨晚喝了不少红酒,竟把自己给灌醉了。意识恢复的第一问题就是,这是哪里?

  他环顾房间四周,以为是酒店,可却发现却是一间卧房。

  当他掀开被子,突然发生自己身上竟然穿着一件男士睡衣,更关键的是他没有穿内裤。那问题是,内裤去哪了?

  就在惊魂不定时,房门被推开了,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杨慧兰。

  楚河有些尴尬,道:“杨医生,我昨晚没做什么吧?”

  杨慧兰笑了笑,道:“没有啊。就是喝醉而已。对了,你的衣服,我已经洗好,等干了再穿不迟。”

  楚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场面简直太尴尬了。

  杨慧兰看出他在想什么,道:“我现在一个人住。你身上穿的睡衣是我老公的,他现在国外。”

  楚河心中松了一口气,但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对杨慧兰影响肯定不好。要是让她老公知道,肯定会有想法的。这种事情,想解释都解释不清楚。

  他不愿意因为这个事情而让他们夫妻产生矛盾,进而导致离婚的下场。

  杨慧兰看出他的担忧,平静道:“你别多想了。我们不似离婚胜离婚,即便知道也所谓。再说,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楚河心中一阵苦笑,暗道只要没发生事情就好,小声道:

  “那个,杨医生,还能方便把衣服拿给我,我还要回去上班,就不打扰你了。”

  杨慧兰道:“今天不是周六,你们周六还上班?”

  楚河楞了一下,没想起今天是周六,确实不用上班。但他反应极快,道:“这个周六,正好轮到我值班。”

  杨慧兰“哦”了一声,突然恍然大悟道:“今天是周四,不是周六啊。”

  楚河顿时懵掉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杨慧兰竟然跟他开起了玩笑。这跟他印象中的杨慧兰完全不一样啊。印象中的她,属于那种知性且严谨的女人。

  楚河带着震撼离开杨慧兰的家。他从未想到过,县人民医院的值班医生竟然是隐藏富豪,住的是两三百平米的别墅,开的是略显低调的卡迪拉克。

  在前往长平县的路上,楚河坐在副驾驶位子上没有说话。对于杨慧兰给予他毫无保留的信任,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小人,用小人之心度君子腹。

  杨慧兰专心开车,偶尔看他一眼。她心里清楚,这个男人心里,其实装了很多事情。虽然看起来谈笑风生,但她隐约听到他体内传来“骨头破裂”的声音。

  人生的路,难与易都得走;世间的情,冷与暖总会有。莫喊累,没人替你分担;莫言苦,没人替你品尝;莫脆弱,没人替你坚强。

  这世上总有这样的人。

  所以,她不清楚,他会不会主动跟她说?哪怕帮不上忙,但至少可以做一个优秀的倾听者。

  一肚子话憋在心里,终究会出问题的,尤其是心理疾病。她是医生,对此特别清楚。

  从吃饭那一刻起,杨慧兰就在努力营造打开心扉的氛围,只是不知他是否领会?即便领会她的心意,又是否去做?

  令她高兴的是,楚河开口,打破了车内沉默。

  “我昨天来市里,处理我小侄女的事。她刚满月,却因打了有问题的乙肝疫苗而导致死亡。”

  杨慧兰心神一颤,扭头望向他。他说的轻描淡写,但她依旧察觉到他语气中的痛苦。

  只是,她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眼前这个伤痕累累而又痴心的男人。犹记得,昨天夜里,他曾紧紧搂住自己,嘴里呢喃的只有“晓蓉”二字。那一刻,她想到的是,远在国外的男人今晚抱的又哪个漂亮女人?

  楚河顿了顿,继续道:“杨医生,说起来咱们也算半个同行。我是在县疾控中心上班,而这批有问题的疫苗事先我是知道,但我选择沉默。因为我想着这些东西可以作为今后升迁的“保护伞”,可偏偏害了自己最亲的人。你说,这是不是因果报应!”

  说到这,楚河的声音有些哽咽,情绪有些激动。

  “更可恨的是,事发后,我没有为小侄女讨一个公道,而是为我哥在市区讨了一套精装房。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还是错?但我知道,这个结果对我哥他们是最好的,毕竟他们的日子还是要过的。”

  楚河泣不成声,双手捂住脸庞,毫无顾忌地痛哭起来。

  有人说,我们生下来不是为了这个操蛋的世界妥协来的,但现实总是不断打脸,打的让你不知东南西北,不自觉弯腰妥协。

  楚河在妥协,虽然为了最终目标。但谁能保证,一路妥协下来,后面还会勇敢站起来,奋起抗争吗?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时代变迁,十年光阴,终究可以将一个人的勇气和毅力消磨,成为一个沉默者。

  杨慧兰将车停在路边,抽出纸巾递给他,轻声道:“人生本就不易,更何况你把所有事情都背在身上。我虽帮不上忙,但可以做一个好的倾听者。如果你愿意的话?”

  楚河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挤出一丝笑容,道:“杨医生,让您看笑话了。真的,在您面前,我就想把心里话跟您说,觉得踏实。但说多了,又担心影响到您的心情,所以我很纠结。”

  杨慧兰微笑道:“你把我当成心理医生就不会纠结了。”

  楚河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这样的话,他确实没有多少心理负担。但别人跟你客气,你还真客气,那做人也太不地道。

  “杨医生,这心理医生也是收费的。我知道您肯定不会收费,但不表示一下,自己还是过意不去。这样,您那边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直接找我。不管脏活、苦活、累活,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给您办好。”

  杨慧兰“嗯”了一声,道:“这样也好。各取所需,互不相欠。”

  进了县城,杨慧兰把他送到住处,然后去县人民医院上班。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书友群:946096862。凭收藏领一元红包。入群福利:炒股建议和过节红包。

   143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