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11章 登门相亲

剑思文      47阅读

  中午的时候,他与楚海一起吃了个饭。楚海把身份证给了他,至于用它做什么,楚海也没有多问。总之,他相信楚河绝对不会坑他的。

  之后,他们打车去了市里的火葬场。按照规定,法医鉴定结束后,便将尸体送到火葬场进行火化。

  下午五点多,楚海带着骨灰盒回到县城。因惦记家里的农活儿,没有在楚河那边住,赶上最后一趟到镇里的面包车回老家。

  楚河晚上留在市区,住进一间便宜的小旅馆。因为第二天上午他要去临海路那边的庭府花苑营销中心去办理房产的事情。

  小旅馆条件比较简陋,空调效果差,蚊子也不少。虽然点了蚊香,但依旧挡不住它们对血的热情。

  更要命的是,房间隔音效果差,隔壁房间传来“啊啊啊”的销魂声,以及夹杂着床板的“咯吱咯吱咯吱”声音,吵的上半夜他难以入睡。

  更恐怖的是,到了深夜,房间的门竟然被打开了。楚河吓的大叫一声“谁”,那人来句“搞错了”就溜之大吉,害得他下半夜也没敢睡,就这样半睡半醒地熬到了天亮。

  上午九点半,楚河打车来到庭府花苑营销中心。他走了进去,然后问了一下人,找到那个叫陈慧的销售经理。

  陈慧带着楚河去办理购房合同,一直到十点多才算把购房合同办理好。

  陈慧告诉他,房子要到今年的九月底前才能正式交付。后面,她们会通知房主集中进行房屋交付,到那时才能拿到钥匙。之后,房主可以自己去或者委托人中介去房地产交易登记中心缴纳税金和维修基金,然后才能办理房产证。

  楚河拿到购房合同,后面的事情也就不担心。办完事后,他给刘浩去了电话,问他下午还能不能回来。刘浩让他在市区住一晚,他周六中午就能赶回来。楚河没答应,他周六还要前往周爱芳家里做客,便打车直接去了单位。

  到了单位,刚好碰到王建明,顺手把他叫到办公室。

  王建明上下打量起他,笑道:“房子事情办好了?”

  楚河点头道:“办好了。”

  王建明给他递了一根烟,道:“听主任说,你把他吓的不轻啊。他现在恨不得当场把你开除掉。”

  楚河苦笑道:“主任真要开除我,我也没话说。但让我再选择,我还是如此,不会改变。”

  王建明笑了笑道:“这事搁谁身上都不好受。你能如此做,你小子不错!”

  当李泽泉把他们谈话跟王建明说的时候,王建明心里也是震撼不小:一来是楚河谈判所表现出来的冷静和策略,二来他不顾自己前程为家人争取最大的权益。王建明也是从这一刻才对楚河另眼相看。

  在此之前,也就是当个跑腿的小弟,只不过能力稍微强些而已,还谈不上欣赏,更不会说些隐秘话。

  “对了,有件事我提前跟你打个招呼。你们科里最近会来一个新领导。”

  楚河楞了一会,问道:“那张明姐呢?”

  王建明老奸巨猾道:“先管好你自己,还有心思管别人。”

  楚河不以为然道:“我这屁股还没捂热,就来新领导,说不定以后就没法回来了啊。”

  王建明笑道:“呦?还想着回来啊。等你看到你那位新领导,估计死都不会回来。”

  楚河疑惑道:“您老啥意思?”

  王建明神秘笑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行了,赶紧滚,我还要跟李主任出去开个会。”

  楚河刚回到自己座位,周爱芳就跑了过来,小声问道:“小楚,这两天你怎么消失的无影无踪,跑哪去了啊?”

  楚河面露难色,道:“家里有点事,回老家办事去了。”

  周爱芳追问道:“不会是回老家定亲了?”

  楚河听的头皮一阵发麻,就猜到她会往这方面想。

  “周姐,你说哪去了。家里有其他事情要处理,就跟领导请了假。”

  周爱芳笑道:“不是最好。记得,明天你什么东西都别带,就把自己打扮的帅气点。”

  楚河心里虽老不情愿,但通过这样的机会可以在短时间内赢得周爱芳的信任和好感,指不定哪天还真需要她帮忙才能完成。

  麒麟小区,2栋,301室,周爱芳家。

  周爱芳在厨房里忙着摘菜,不时跟坐在客厅的外甥女闲聊。她的外甥女不是别人,正是赵雅丽,林晓蓉的好闺蜜。

  “我说雅丽,待会他来了,你可不要吹鼻子瞪眼睛,把人家吓跑了啊。”

  赵雅丽吃着瓜子,略不耐烦道:“舅妈,你就别替我操心好不好。我发誓,我今年肯定会有男朋友的。”

  周爱芳不悦道:“你这句话,从去年说到现在,我怎么连个人影都没看到。要不是你妈去世的早,我才懒得替你操这份心。”说到这,周爱芳一想起赵雅丽的母亲,眼睛就红了,声音也有些哽咽。

  赵雅丽最受不了她这招,赶忙起身走到她跟前,安慰道:“舅妈,我错了。我都听您的,您老就别伤心了啊。”

  周爱芳挤出笑容,道:“给你舅舅打个电话,买个酱油到现在还不回来。”

  小区门口。

  楚河正好看到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的中年男子,笑问道:“大叔,麻烦问一下,2栋楼在哪边?”

  中年男子看了他两眼,右手指向前边,道:“往前走个一百多米,在右拐那栋就是。对了,小伙子,你去2栋那家呀?”

  楚河道:“2栋,301室。大叔,您认识他们家?”

  中年男子“哦”了几声,上下打量起他,正要说话,电话响了。他接了电话,道:“到小区门口了。”

  然后挂了电话。

  中年男子笑了笑,道:“不仅认识,还很熟。走,我带你过去。”

  楚河连忙谢过,跟着他朝2号楼走过去。

  越走越感觉不对劲,楚河心想着,这大热天的,哪有人愿意带着一个陌生年轻男子去别人家。他心里虽然犯疑惑,可大白天的,也不担心发生什么事情。

  到了301室门口。中年男子掏出钥匙开门,转身对着楚河笑道:“进来啊。发什么楞了?”

  楚河被他这么一弄,当场有些懵了。

  周爱芳从厨房走了出来,看到楚河站在门外,笑靥道:“小楚,赶紧进来坐啊。咦?老徐,你们怎么一起回来的?”

  中年男子正是周爱芳的老公,赵雅丽的舅舅,叫徐石平。

  徐石平笑道:“在小区门口碰上的,他问路,我就带路喽。”

  周爱芳比较信佛,心想着这楚河跟他们家还真是有缘呀,对他的好感不自觉地又加了一分。

  她把楚河拉进房间,带到客厅,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赵雅丽,顿时怔住了。

  赵雅丽看到他,也顿时怔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舅妈喊上门相亲对象竟是林晓蓉的男朋友,这戏剧般场景竟出现在真实生活中。

  周爱芳眼尖,见他二人初次见面,就被对方彼此吸引,那心里高兴的,比吃了蜂蜜还要甜。

  “哎呀。楞着做什么,赶紧坐下来啊。老徐,你去泡杯茶来。”周爱芳麻溜地将自己老公支开,给他们两个年轻人腾出空间。

  面对楚河,赵雅丽内心是极度不平静的,隐约还带着一丝恐慌。那天晚上的情景给她带来的影响,不但没有减轻,反而越发加重起来。她不知道,那个神秘陌生男子什么时候会联系她,会安排她做什么事情?

  对于未知的恐惧,让她这几天都无法入睡,开始失眠。每天晚上靠酒精才能麻痹自己,才能让自己稍微睡下。她知道,自己生活已经被彻底打乱。而想要终止,唯一方式就如林晓蓉那样自杀,一死百了。

  可是,她惧怕死亡。

  她还年轻,还有大把青春可以挥霍。这个世界还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没有拥有过,没有体验过,怎么能轻易死去。甚至为了活命,她可以抛弃女人自尊和廉耻,做任何事情,即便是出卖肉体也无所谓。

  刚开始,二人各怀心思,谁也没有说话。

  好一会,楚河挤出一丝笑容,轻声道:“你好,我叫楚河,是周姐的同事。”

  赵雅丽看起来有些拘谨,低下头,小声道:“你好,我叫赵雅丽。”赵雅丽懂得他的意思,既然她舅妈不知道他们的事情,那就不要提出来,假装初步认识就好。

  楚河神情淡然道:“我听周姐说,你在县农行上班?”

  赵雅丽“嗯”了一声,道:“我在农行财务,做凭证这块的。”

  “哦。”

  随后,话锋一转,关心道:“我看你神情疲惫,想必是这段时间没怎么睡好吧。”

  赵雅丽心神一颤,神情略有不安,急忙解释道:“就是这几天工作太累,有点疲惫而已。”

  楚河略做思索,便起身走到她旁边坐了下来。这一幕落地周爱芳眼中,高兴的眉开眼笑,只觉得这事有戏。

  赵雅丽似乎有些惧怕他,身子不自觉地往右边挪了点。

  楚河压低声音道:“有个问题我想问你。我跟晓蓉感情一直很好,也很稳定,你说她为什么会选择自杀?”

  赵雅丽脸色刷的惨白,她低着头,不敢正视他的目光。

  楚河全然不在意这些,故意安慰道:“我知道,你跟晓蓉的感情很好,你也别太伤心难过。要不然,晓蓉在天之灵也不会安心的。”

  赵雅丽的娇躯微颤,想要控制内心的恐惧,但都于事无补。她想离开,但也清楚,如果这样匆忙离去,一定会让他产生怀疑。所以,她不能走。

  “你没事吧?”

  楚河伸手碰了她的胳膊,赵雅丽就跟见了鬼似的猛然站起来,脸上神情慌张。然后,转身朝卫生间跑去。

  周爱芳只道她是害羞而故意躲进卫生间,然后端着一杯茶水过来,笑道:“我们家雅丽脸皮薄,你可别吓到她啊。”

  楚河尴尬笑道:“周姐,我是不是太主动了呀?”

  周爱芳道:“男人不主动,还要女人主动吗?你们好好谈就是,记得把握分寸就好。”说完,她回到厨房准备菜肴。

  楚河连忙称“是是是”,目光朝卫生间方向投去,嘴角泛出一丝狡黠的微笑。他知道,赵雅丽这几天一直生活在恐惧当中,夜晚失眠,神情紧张。

  越是如此,他越感到舒爽。他要慢慢地把赵雅丽逼到绝境,然后彻底失去自我,由他控制,成为对付赵崇志和王平的杀手锏。

  第12章 新女领导

  吃过中饭,周爱芳收拾好后,便跟徐石平进了卧室睡午觉。实际上,房间门并没有关上,而是留了点缝隙。

  周爱芳站在门口后,侧着耳朵想听他们聊些什么。

  徐石平看不下去,蹙眉道:“你都一把年纪了,偷听年轻人说话,也不害臊。”

  周爱芳“呸”了他一口,埋怨道:“我还不是为雅丽好。你倒想得开,什么事不闻不问的。”

  徐石平叹道:“雅丽又不是小孩子,她有自己想法。你不能老把你的想法强加到她身上。再说,相亲这事,是双方都要对眼的。人家小楚,有没有这个意思,你都不清楚,就别瞎掺和了。”

  周爱芳听的不高兴,索性关上门,倒床就睡,懒得理他。徐石平不以为然,打开电视,看央视一套的午间新闻。

  客厅里,楚河挪了挪屁股,挨近赵雅丽坐下,然后小声道: “对了,前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到晓蓉背对着我,她说过的不开心。我问她什么不开心,她说因为你。我就纳闷了,你们一向感情很好,怎么会因为你不开心?”

  闻言,赵雅丽冷不防打了个寒颤,全身毫毛竖了起来。

  楚河见她身体抖的厉害,伸出右手搭在她的左肩上,安慰道:“你没事吧?”

  赵雅丽脸色惨白,身子忍不住往后移了一寸,挣脱了他的手,哆嗦道:“我,我,我没事。晓蓉是我好姐妹,我让她开心还来不及,怎么会让她不开心。”

  楚河心中冷笑几声,右手突然按到她的左大腿上。即便隔着那层薄薄的肉色丝袜,依然清晰感触到肌肤所带来的弹性。

  赵雅丽惊吓的差点失声喊出来,身子急忙往后退。楚河用力按住,将脸凑了过去,压低声音道:“你知道吗?晓蓉转过来时,我看到她身上到处都是伤痕。她只记得你的名字,全然忘记了我是谁。这个梦太诡异了,雅丽,你能告诉我这个梦到底意味着什么吗?”

  赵雅丽花容失色,有点六神无主。她拼命摇头,口中不断说着“不知道”三个字。

  正如周爱芳说的,要把握好分寸。楚河见好就收,分寸把握的很好。他把手抽了回来,重新坐回自己的位子,拿起一片切好的西瓜,开心地吃了起来。

  吃完西瓜,擦了擦嘴,对着赵雅丽说:“周姐他们估计睡下了。你帮我跟周姐说一声,谢谢她的邀请。我下午还有事就先走,改天我请你们吃饭,礼尚往来嘛。”

  说完,楚河背起包,离开周爱芳的家。

  赵雅丽惊魂未定,身体蜷缩在沙发上,两眼盯着茶几桌上的水杯,神情黯淡,怔怔出神。

  卧室里,周爱芳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起身走出房门,瞧见客厅里只剩下赵雅丽,问道:“小楚呢?”

  赵雅丽没有听见,没有搭理她。

  周爱芳走到她跟前,见她神情异样,伸手摸了她的肩膀。“啊!”,赵雅丽条件反射似的叫出声来。

  这倒把周爱芳吓了一跳,赶忙追问道:“雅丽,你没事吧?”

  赵雅丽这才缓过神来,低声道:“舅妈,我没事。”

  周爱芳担忧道:“还说没事?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小楚欺负你,你告诉我。我周一上班非揍他不可。”

  赵雅丽摇头道:“舅妈,与他无关。这几天部门工作事情太多,经常加班,感觉有些累。”

  周爱芳心疼道:“这样啊。要不然,我让你舅舅跟王行长说一声,给你转个工作轻松的部门。”

  赵雅丽挤出一丝笑容道:“舅妈。你就别让舅舅烦心。工作的事情,我能做好的,放心吧。我休息几天就好了。”

  “那好吧。对了,你跟小楚谈的怎么样?”周爱芳试探道。

  赵雅丽如有所思,道:“他人还可以吧。就是对他没什么感觉。”

  周爱芳皱眉道:“可我看你们谈的挺好的。怎么会没感觉?感觉这东西,可以慢慢培养的嘛!”

  赵雅丽哀叹几声,道:“舅妈,他不是我喜欢类型。我有点累了,先回房休息。”赵雅丽不顾周爱芳诧异眼神,起身快步走进侧卧。

  周爱芳搞的一头雾水,连忙给楚河打了个电话。电话里,楚河表达三层意思:一是特别感谢周爱芳对他垂爱,将自己外甥女介绍给他认识,解决他的终身大事;二是感情是双向的,他对赵雅丽颇有好感,但赵雅丽对他没有任何感觉,所以强扭的瓜不甜;三是请她多照顾赵雅丽感受,不想为此影响两人今后亲情。

  楚河话说的滴水不漏,方方面面都照顾到。周爱芳听的十分受用,对楚河越发喜欢。只可惜侄女赵雅丽不对眼,这让她心里愁呀。可事已至此,她也无可奈何,只好顺其自然。

  周一上午,楚河从王建明那里得知,江东省东泽市“四区合二、两县改区”行政区整合方案正式对外官宣。长平县改长平新区,市长刘农翔兼任新区主任。所以长平新区的行政级别要比其他区高半级。

  这样一来,原长平县卫生局从正科级单位上升为副处级单位,其直属单位长平县疾控中心从副科级单位上升正科级单位。

  “领导,那您就得从科员提拔为副科了。”楚河不假思索道。

  王建明笑道:“你小子脑门转的还挺快的。你说提拔就提拔呀。像我们这样的基层干部,就算要提拔,也得等上面一级一级提拔完了之后才能到这里。你小子赶上好机遇,好好把握啊。”

  这种大饼他吃的有些腻歪,也就听听而已。谁要当真,谁就真傻。

  “对了领导。之前您说我们科里有新领导要来,那是谁呀?”楚河小心翼翼试问道。

  王建明会心一笑,道:“组织上的事情,你少打听。到时候自然知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来头不小,你小子可得当心点,别把人得罪了还不知道。陈兵那件事就是个教训,你千万要长记性。”

  楚河认真道:“这种事情,不会再有第二次。谢谢老哥提醒!”

  在体制内,要想往上走,有两件事必须要做好:一是政治站位,你得跟谁走;二是左右逢源,你不能得罪人。这门是必修课,学的越好越深,你走的越远越高。至于工作能力,那是在同等条件下,才会考虑的事情。毕竟,大领导也有许多自己想做却不能做,只能由下面人做的事。所以,能力还是需要的,这是你在小群体中地位上升的重要保障。

  楚河刚回到自己座位,周爱芳就把他单独喊出来谈话。

  “小楚,这两天我一直在想。你之前说的话确实有理,但感情毕竟是培养出来的,那种一见钟情都是扯淡。我是这样安排的,这个周末你主动约雅丽出来看电影、吃饭。”周爱芳依旧贼心不死,还想着把他们俩拉到一块。

  “周姐,这样不好吧?就算我同意,雅丽也不会同意的。”楚河略有为难道,心想你不能赶鸭子上架吧,或者来个生米煮成熟饭。

  周爱芳脸色一沉,质问道:“怎么?我家雅丽还配不上你?”

  楚河委屈道:“周姐,我不是这个意思。问题是,雅丽她没有这个心呀。我要是死皮赖脸的缠着她,她岂不是更烦躁。反而,还会把心中怒气撒到您身上。不如这样,等过段时间我再去约她,您看这样还可以?”

  周爱芳觉得这样靠谱,也就没在纠缠这个事情。随后,她放低声音,小声道:“我跟你说,咱们科要来个新领导。”

  楚河心中大喜,想什么来什么,故作惊讶道:“周姐,还知道是谁吗?”

  周爱芳神秘笑道:“当然知道。这个事情还没有正式公布,我只跟你一个人说,你知道就好。”

  楚河连忙点头,道:“这个当然。周姐的话,我死也要烂在肚里啊。”这个马屁拍的周爱芳十分受用。

  “是个女的,叫李颜菁,年龄跟雅丽差不多,长相嘛跟雅丽就差远了。”周爱芳话中带着丝丝不屑。

  楚河心想,你说就说嘛,还非要把赵雅丽进行比较。想来赵雅丽在她心里还是有很重分量。估计是因为儿子在国外潇洒,一年也见不到两次面,只能把赵雅丽当个情感寄托。

  “周姐,这个李颜菁是什么来头?这么年轻就当科长呀。”楚河不解问道。

  周爱芳“呸”了一口,鄙夷道:“她之前是市计生委普通员工,也不知是上了哪个领导的床,借这次撤县设区的机会把她弄到咱们这里来过场。依我看,她就是个狐媚子,满身骚味。小楚,我丑话说前头,你可别着了她的道,辜负我家雅丽。”

  楚河瞪大眼睛,没想到李颜菁还没走马上任,周爱芳就直接给她定性。这话要是传出去,单位里还不炸开了锅。再往深处想,周爱芳确实把他当成自家人,要不然也会这样肆无忌惮。

  遇到这么个嘴巴不留情的大姐,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现在科里又来个年轻女领导,而且后台还比较硬,估计有好戏看。

  周爱芳吐槽了几句,便悻悻离开。

  楚河点起一根烟,思量起来,这个李颜菁不管是靠睡领导上位,还是其他什么关系,总之是来头不小。看来,确实要小心谨慎,不能再重蹈覆辙。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书友群:946096862。凭收藏领一元红包。入群福利:炒股建议和过节红包。

   47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