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15章 囚禁“招魂”

剑思文      64阅读

  楚河出了酒吧,直接打车回长平,到住处快十二点。

  他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 “蓝精灵”,神情若有所思。他有点想要尝试,体验那种欲仙欲死的错觉。现实太过残酷,留给世人美好少的可怜,只能通过毒品来寻找那种虚无缥缈的快感。

  经过一番天人交战后,楚河断然放弃。收好毒品,走进卫生间冲了一个冷水澡。

  现在毒品有了,接下来就是搞定赵雅丽。

  第二天上午,楚河在街边买了张无记名的电话卡,然后用手机彩信给赵雅丽发了一张前期拍的照片,附带文字:请假三天。今晚八点,玲珑巷38号见。单独前往,否则发送周爱芳。

  当赵雅丽看到手机彩信时,心沉冰窖,神情恍惚,惶惶不可终日。

  她最不愿意看到是,就是舅妈周爱芳知道她曾经做的那些肮脏的勾当,从淑女形象瞬间转变为婊子、烂货。她可以不要脸面,但舅舅和舅妈要脸面。

  赵雅丽别无选择,回信道:“准时到。”

  楚河之所以选择玲珑巷那边,那边已纳入拆迁范畴,原有居民大部分搬出,只剩下极小部分钉子户。

  玲珑巷38号是他高中同学的家,他曾去过那里,也住过,所以环境比较熟。虽然里面该搬的都搬了,但因为有个小院子,是个非常好的隐蔽场所。

  晚上八点,赵雅丽准时来到玲珑巷38号。这里本就人烟稀少,昏暗的路灯光,更添恐惧。赵雅丽靠在墙上,左顾右盼,迟迟不见那神秘人出现。

  一个小时后,楚河依然没有现身。赵雅丽焦急万分,但又不敢走。又过一个小时,赵雅丽实在不想苦等,决定给神秘人打个电话。

  但奇怪的是,对方手机关机。

  万般无奈下,赵雅丽决定离开。可不知为何,走了十几步又折身返回。

  又等了片刻,她尿急实在憋不住,便寻了个拐角处解决。她刚起身,整理好衣服,突然一个黑影闪现出来,用手中的湿毛巾捂住她的嘴巴。

  赵雅丽拼命挣扎几下,便安静下来。这个黑影不是别人,正是楚河。

  楚河将她抱起,推门而入,反手锁上大门。

  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眼睛被蒙住,嘴巴被堵住,双手被绳子所在椅背上。

  房间里没有灯,漆黑一片

  楚河站在黑暗中,抽出一支烟,点上,房间内出现零星火光。

  “我们又见面了,赵小姐。”

  赵雅丽嘴里发出“呜呜呜”声音,她很害怕,不由得联想到奸杀分尸恐怖画面。

  楚河抽完一根烟,走到她身后,伸手抚摸她的脸。她的脸很光滑,但因为恐惧,掌心传来微微颤抖。

  不知为什么,楚河有点迷恋这种“我为刀俎,她为鱼肉”的感觉,这让他原本绷紧神经放松下来。

  “今天约你过来,是有件事要你去做。”

  赵雅丽如同受到惊吓小鹌鹑,拼命点头,表示应允。

  楚河右手沿着脸颊往下滑,经过颈项,摸到锁骨处。赵雅丽因恐惧胸口起伏厉害,波涛汹涌。楚河右手指头已触碰到那团柔软,呼吸也略微有些急促。

  他的手没有继续往下,缓缓抽了出来。

  “我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你听好了。下周三王平会在东郊小镇别墅聚众吸毒。你只需要把这三颗药丸放到他的酒杯里,让他喝下。然后,诱导他用针管将海毒品注射到颈动脉。这些做好后,你该干嘛就干嘛。”

  赵雅丽想要说话,奈何嘴巴被堵住,只能发出“嗯嗯”的声音。

  “对了,这里空旷无人。你要是喊救命,也不是不可以。不过,等你张嘴那刻,吐出来的可能就是血。你要想好了!”

  楚河撕掉她嘴巴上的胶带,赵雅丽粗喘着气,大口呼吸,哀求道:“大哥。王平吸毒从不带我,我没法做。”

  楚河压低声音威胁道:“这是你的事,自己看着办。要是办不到的话,你的艺术照将会在同一时间发送到你亲朋好友手机里。还有,赵崇志和王平那边会听到你报警的信息,即便不杀你灭口,你也没好果子吃。”

  赵雅丽哭泣哀求道:“如果我去,肯定是要吸毒的。我不想吸毒。大哥,求求你放过我,你让我做其他什么都可以。”

  楚河冷笑几声,恶狠狠道:“王平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当初你带林晓蓉出去,就没想到可能发生后果?现在她死了,你还活着。难道你没发现,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你?”

  提及林晓蓉,赵雅丽浑身打个寒颤,身体颤抖的厉害。

  楚河摸出一颗“蓝精灵”,硬塞到她嘴里,道:“毒品是个好东西,它可以让你忘却痛苦和烦恼,获得身体和心灵的自由。等你体验到了,就会爱不释手。”

  楚河再次用胶带封住她的嘴巴,然后坐在椅子上,点上一根烟,等待药效的发作。

  半个小时后,“蓝精灵”药效发作。赵雅丽拼命扭动身体,双脚乱蹬,“咕咚”一声响,她随椅子一起倒在地上。倒在地上的她,双脚不停乱蹬,整个人极度亢奋。

  两个小时后,赵雅丽渐渐安静下来。

  楚河将她扶起,撕开嘴上胶带,解开手上绳子,将她抱起,放到废旧床垫上。此时的她,身子柔软无骨,躺在床垫上一动不动,隐约听到微弱呼吸声。

  翌日清晨,楚河拎着早点回到玲珑巷38号。

  此时,赵雅丽醒了过来。她吃力爬起来,背靠床头,气喘吁吁,凌乱头发让她有种凄然美。

  在她白皙颈项上,套着一个两寸宽的皮带,皮带上扣着一条链子,链子另一头锁在窗户铁棱上。

  她如同母狗,被主人拴在家中,失去自由与尊严。

  楚河推门而入,见她起来,平静道:“醒了。感觉如何?”

  赵雅丽看到一个带着奥特曼面具的男人,心神微颤,身子不自觉往后缩了缩。

  楚河将早点扔给她道:“先吃完早点再说。”

  赵雅丽愣神片刻,便急忙将抓起一个肉包子塞进嘴里,根本不顾什么形象,反正能吃饱肚子就好。

  连吃两个大肉包和一杯豆浆,赵雅丽这才恢复些许体力。

  楚河坐在旁边,小声问道:“昨天晚上跟你说的事情,你还记得?”

  赵雅丽不敢抬头看他,埋着头说:“记得。”

  楚河继续问道:“那你还愿意去做?”

  赵雅丽拼命点头,略有哀求道:“我愿意!”话音方落,楚河伸出右手,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眼前注视着自己,沉声道:“还要吃药吗?”

  赵雅丽连忙摇头,然后又拼命点头。她虽然忘记吃药后发生什么事情,但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让她难以忘怀,甚至比做爱还要来的刺激、猛烈。明知吃的是毒品,会上瘾,但骨子依旧迫不及待想要再次尝试。

  楚河拿出一粒“蓝精灵”,递给她道:“那就吃下这颗。”

  赵雅丽死死盯着那颗药,心中犹豫不决。突然,她快速伸出右手,将那颗药抢了过来,迅速丢入嘴里,咽了下去。

  楚河用胶带封住她的嘴,用绳子捆住她的双手,赵雅丽如同木偶般没有丝毫反抗。

  下午两点多,赵雅丽再次醒来。她爬起来,面无表情、目光呆滞。可当她看到楚河时,突然跪坐起来,眼睛放光,面带笑容,如同狗见主人,摇尾乞怜。

  楚河不停地给她下达各种指令,赵雅丽没有任何犹豫,按照指令执行。

  如此三天高密度训练,赵雅丽基本丧失自我,对他言听必从,不敢有丝毫反抗。

  为了能够控制赵雅丽,楚河钻研人性心理学。在学习过程中,他对这个观点印象深刻:对普通人的“招魂”从来不是对自由的需要,而是对奴役的渴望。他们从骨子里喜欢服从,本能地需要服从任何自认为他们主人的人。

  于是,楚河便决定用毒品、言语暗示、动作训练等方式完成对赵雅丽的“招魂”,从而完成对她的精神意识的控制。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书友群:946096862。凭收藏领一元红包。入群福利:炒股建议和过节红包。

   64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