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17章 颜菁上任

剑思文      56阅读

  东郊小镇吸毒惨案一时间成为东泽市头条新闻。市公安局安排专人组成专案小组对此案展开调查。

  在此期间,楚河依然坚持兼职夜班保安,不想因突然辞职而进入警方嫌疑人名单之列。但他无法确定,赵雅丽是否说出他的存在?即便说出,警方未必能够找到他。可毕竟太不确定,依然存在被抓的风险。

  东郊小镇惨案发生后,小区变得愈加冷清,人烟稀少。再加上,小区开始盛传闹鬼事件,搞的值班保安人心惶惶,夜晚根本不敢出去巡视,胆子小的干脆辞职走人去别的小区当保安。

  两个星期内,连续有四名保安离职。

  楚河原本想取走王平别墅里的针孔摄像机,但那里已被警方封闭,贸然进去风险太大,暂时决定不动。

  惨案发生的第三周,楚河与另外一个保安跟物业公司提出辞职。

  这期间,因赵雅丽事情,周爱芳心急病倒住院,请了两个月病假。

  这个周六上午,楚河拎着水果篮去周爱芳家中看望她。名义上是来看望她,实际上是想打听赵雅丽境况。

  周爱芳看到楚河来看她,心里也是一阵温暖。

  “小楚啊。你说这是造的什么孽?雅丽这么乖巧的女孩,怎么就去吸毒、杀人呢?”周爱芳哽咽道。

  楚河沉声道:“这个世上坏人太多,诱惑太多,一旦把持不住,就很容易走上不归路。事已至此,周姐您还是要多注意身体才是。”

  周爱芳抹了抹眼泪,低声道:“我让老徐托人打听了一下,雅丽什么话都不说,就是坐在那发呆。里面人说,可能是因过量吸毒导致精神错乱、神志不清,就跟傻子一样。雅丽变成这样子,我有何面目去见她死去的妈妈啊。”

  楚河小心翼翼问道:“那雅丽会怎么样?”

  周爱芳抽泣道:“又是吸毒,又是杀人,她这辈子算是没了。”

  周爱芳说不下去,掩面哭泣起来。楚河不再追问,抽出纸巾递给她道:“周姐,您还是要注意身体。您要是有个闪失,您让徐叔咋办?”

  周爱芳哽咽道:“谢谢你,小楚。你人这么好,可惜雅丽没这命。”

  楚河心中冷笑几声,暗道赵雅丽今天落地如此下场,全拜她自己所赐,怨不得别人。

  楚河感伤道:“周姐,您不能这么说。雅丽条件这么好,是我配不上她。周姐,哪天您去看她时,能否叫上我,陪您一起看看她?”

  周爱芳充满感激,擦了擦眼泪道:“小楚,有你这句话,我心里很感激。虽然你跟雅丽成不了,我心里还是认你这个外甥女婿。今后有什么难事,你跟我说,我能帮你的铁定不含糊。”

  楚河微笑道:“周姐,您见外了。能够遇到您这样的好心大姐,是我福气。今后周姐有什么难事,别跟我客气,能帮忙的,绝不含糊。”

  在楚河安慰下,周爱芳心情稍微好转起来。楚河见情况差不多,便起身离开,周爱芳也未挽留。

  出了小区门口,楚河习惯性点上一根烟,吸了一口,缓缓吐了出来。

  夏天阳光很毒辣,晒在脸上有点生疼。一阵热风袭来,只觉得神清气爽,竟夹杂着丝丝凉意。

  赵雅丽吸毒杀人,铁证如山,再加她性格大变,他笃定警方会很快结案。毕竟重大恶性案件造成社会影响比较大,需要尽快结案,让大众吃下“安心丸”。

  林晓蓉复仇之路已经走完一半,剩下一半还在赵崇志那边。赵崇志与王平不同,他是逼死林晓蓉真凶,也是害死侄女楚晓一的帮凶,旧仇新账一起算。

  赵崇志人际关系复杂,做事情滴水不漏,想要不留痕迹弄死他,难度非常大。所以,他只能徐徐图之,等待时机。

  一个月后,东泽市公安局正式通告东郊小镇吸毒惨案侦破情况,结果与楚河预期大体相同。后面,就是等待法院对赵雅丽的刑事判决。

  而在同时,李泽泉提拔副处公告对外公示。没过两天,李颜菁人事调令也到了长平区疾控中心,在健康教育科担任科室负责人,张明则平调去往低视力矫正科,仍是副职。

  对于李颜菁真实身份,楚河从王平那已经提前得知。所以,在得知她即将到岗任职时,他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极为大胆的计划,就是不择手段拿下李颜菁,成为赵崇志的小舅子。

  这个想法之所以大胆,一来屌丝追求白富美,总会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口水“淹死”;二来赵崇志对她怀有不轨企图,势必阻拦;三是林晓蓉男朋友身份极有可能暴露,防范心理加强。

  但这个想法一旦成功,收益极大。一来可能近距离接触到赵崇志,那么寻找好机会可能性大大提升;二来如有赵家做后盾,自然平步青云,权力越大就越接近圈子,更容易办事。

  这是一桩收益远大于风险的好买卖。得做,必须做成。

  七夕节那天上午,楚河正坐在电脑前写明天下午往树人中学开展健康教育普及的PPT宣传材料。

  忽闻李泽泉爽朗笑声,一抬头,就见一个美女站在李泽泉旁边,笑靥如花,正是那李颜菁。

  李颜菁长相清秀,长发披肩,浅红微卷,上身黑色休闲短衬衫,下身白色高腰包臀短裙。这种黑白搭配将她玲珑有致身材展露无遗,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独有气质。

  既让人赏心悦目,又让人高不可攀,只道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楚河见李泽泉朝他这边走来,赶紧起身,喊道:“李主任。”

  李泽泉抬手介绍道:“这是楚河,前段时间我刚才从王科长那边挖过来的青年才俊。”

  楚河当众被夸,一时还真有些不适应,面露腼腆之色。

  李颜菁上前两步,面对笑意,轻声道:“你好,我是李颜菁,请多关照。”

  楚河刚要接话,李泽泉抢先道:“这小子工作能力很强,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安排他去做。要是他敢阴奉阳违,你告诉我,我第一个收拾他。”

  李颜菁听出话中有话,这摆明是给这个叫楚河的下马威。她才刚上任,就让下面人觉得自己用大领导来压他,这以后还怎么安排工作。

  “李主任,你都说他是青年才俊。那无论品行,还是能力,都不会差,阴奉阳违的事就更不会出现。你说呢,楚河?”李颜菁打了个圆场,顺便把球踢给楚河。

  楚河暗叹一声,这个李颜菁不简单啊,不是那种胸大无脑之流。

  “青年才俊谈不上。但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安排的工作我肯定不折不扣完成,这个请放心。”

  李泽泉说了声“好”,然后领着她去其他科室转一圈。

  楚河坐在桌子前,思量着方才那一幕,心里总觉得有些不痛快。李泽泉拿他开刷无所谓,可李颜菁眼中闪现那种鄙夷和不屑,着实让他非常不爽。

  这种自命清高的女人,做事不行,整人那是有一手。

  想想,这健康教育科本就是个“双清衙门”,“清水”加“清闲”。她李颜菁条件如此优越,跑到这来当科长,说高尚点就是有志女青年服务基层,说通俗点就是富二代体验生活。

  在她手下干活,那还不憋屈死了。

  可不管如何,既然打定了主意,那便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任你李颜菁再有钱、再清高,可终究是个女人,还是个漂亮女人。对付这样女人,甜言蜜语你不够槛,辣手摧花才是王道。先攻占肉体,打破心理防线;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上下折腾,基本就能搞定。

  这年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而且还是个“有理想、有道德、有纪律、有文化”的贼。

  楚河深谙此理,下定决心做好这个贼。而且,早在前几天,他就做好的准备,就等李颜菁走马上任。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书友群:946096862。凭收藏领一元红包。入群福利:炒股建议和过节红包。

   56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