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18章 原来是他

剑思文      104阅读

  李颜菁从李泽泉办公室出来后,径直回到自己办公室。在她来之前,张明已经将办公室腾空出来。李泽泉又安排办公室的人把房间重新整理干净,换上新的绿植。

  她靠在椅子上,双手轻柔太阳穴,这一上午给人笑脸,身心疲惫。

  想想之前在市计生委当个普通员工挺好,领导不管她,她也不与同事来往,独来独往,逍遥自在。可现在当了科室负责人,李泽泉面子还是要给的,下属的面子也是要照顾的,否则没人干活岂不是把自己累死。

  “都怪你!非要把我弄到这里来,当个什么科长,烦死了。”李颜菁小声埋怨道。

  可一想到今天是七夕情人节,她脸上泛起柔情。

  她拿起手机,拨打一个叫“志华君”的号码,可电话无人接听。

  于是,她又打了两次,依然无果。一气之下,李颜菁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扔,翻滚几下,手机又落地地上。

  恰在此时,楚河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而入,问道:“李科长,有件事想跟您汇报一下。”

  李颜菁见他未经允许,就直接走进办公室,气的脸色发青,气冲冲问道:“你不经过允许,怎么就随便进来?”

  楚河先是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他未想到,这个女人竟因此小事而大动肝火,心里非常不爽。但这种事情,多说无益,反正他还懒得汇报。

  他不说话,掉头就准备走。

  李颜菁急忙叫住他,问道:“站住!你找我什么事?”

  楚河压住心中不满,转过身来,神色如常道:“李科长,你来之前,科室已经计划下周三去树人中学做健康教育宣传活动。材料我已经准备好,想给您看看,要不要再修改?”

  李颜菁低头沉默十几秒后,抬头望向他,冷声道:“这事张明在时就已计划好,那你们要是想做的话,就去找张明去,别来烦我。”

  听完这句话,楚河要打人的心都有了。

  “李科长,张科长已调到其他科室,请她来做不合适。再说,这事情也比较简单,就是给那些中学生上上教育课而已,很简单。”

  李颜菁心情烦躁,心里只想着对方怎么不接她电话。

  此刻。她心生不好预感。这种预感让她越发心烦意乱,恨不得现在就过去找他问个明白。

  “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你要是想做,就去找张明。要是张明不想做,你明天自己去做就好。总之,别来烦我。”李颜菁情绪激动,说话声音有些大。

  楚河从来没有遇到这种不讲理的女人,火气蹭蹭往上冒,恨不得上去就给她几巴掌。

  但理智终究占据上风,他选择沉默。人在情绪不稳定时,很容易做出非理智决策,尤其是女人,更是感性处理事情。与其发生冲突,不如静观其变。

  楚河杵在那,也没有离开的迹象。李颜菁双手交叉于胸,目测右方,怒气未消。

  半晌,李颜菁似乎意识到刚才的失态。她捋了捋额头刘海,定了定神,缓和语气道:“刚才是我太激动,说话有些不中听,你别介意。材料你先放我这,有问题我再找你。”

  “那好。”

  李颜菁先退一步,楚河自然给台阶下,将打印好的PPT材料放在她面前。正要离开,低头看到旁边不远处有一个手机,便弯腰捡起来,递给她道:“这是您的手机?”

  李颜菁接过手机,冷冷道:“谢谢!”

  楚河“嗯”了一声,便转身离开她的办公室。

  回到座位后,他开始想,李颜菁到底因何事如此失态?

  地上的手机,显然是李颜菁因情绪过于激动才顺手摔的。一个女人,在什么情形下发如此大的火?

  楚河首先想到的是情感问题。

  按照王平说法,李颜菁目前仍然单身。她之所以单身,并不是她对男人不感兴趣,而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赵崇志暗中阻拦,采取各种威逼利诱的方式把那些男人吓跑,根本不敢靠近她。

  所以,李颜菁无法跟正常女人那样光明正大谈场恋爱。

  有没有可能,她有地下情?

  今天是七夕情人节,在如此重要的日子大动肝火,很有可能是对方无法跟她约会。

  楚河思来想去,唯一的可能性便是如此。

  她如果真的有男人,那么他之前的计划就要有所调整,这让他有些头疼。

  此时,李颜菁正看着楚河做的材料。内容很丰富,版面布局也很讲究,比她之前看到的那些PPT材料质量要高出不少。

  就在这时,桌子上的手机响起。

  李颜菁拿起电话,看到“志华”两个字。

  她等待十几秒,然后接通电话,就听见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菁菁,对不起,之前在开会,跟省里领导汇报工作,没法接你电话。”

  李颜菁冷哼几声道:“就你忙?你不知道,我今天来长平报道?电话没一个,连短信也没一个,你什么意思?”

  “菁菁,真是对不起。”

  李颜菁不依不饶,问道:“这个事情忘记没关系。那我问你,今天是什么日子?”

  电话那头突然沉默了。李颜菁的心猛地下沉。

  “菁菁,今天晚上我不能陪你。我们的事,她好像有所察觉。而且,今天晚上我岳父请吃饭,不能不去!”

  李颜菁脸色刷阴沉下来,贝齿微露,轻咬嘴唇,拿手机的手似乎有些微颤。

  这种事情终究纸包不住火,迟早会被人发现。

  痛哭、屈辱、委屈、无奈、心酸…各种情绪如潮水袭来,冲击她的心灵,泪如泉涌,顺着白皙脸颊滑落下来。梨花带雨,看的让人好不心疼。

  对方似乎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赶忙安慰道:“菁菁,你听我说,等我忙完这阵子,我会跟她做个了断。你一定要等我!”

  李颜菁哭泣道:“我等你,谁来等我?这种事情,你说断就能断?你舍得现在的职位吗?你舍得你的儿子吗?你舍得在省组织部任职的岳父吗?张志华,你别拿这种话来骗我。”

  说完,李颜菁挂了电话,趴在桌子上痛哭起来。

  楚河摘掉耳机,嘴角微杨,小声道:“原来是他!”

  在张明腾空办公室后,楚河找了个机会,在她办公室里提前安装了一个针孔探头。有了这个探头,李颜菁办公室的任何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104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