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19章 意外出血

剑思文      50阅读

  李颜菁坐在椅子上呆呆出神,她的右手轻轻抚摸腹部,就如母亲的手轻抚婴儿的脸,充满母爱温柔。

  对于张志华,她内心深处并未憧憬太多未来。因为,她清楚,张志华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他不爱现在的妻子,但依然用甜言蜜语将她包裹起来,装扮成他在官场的护身符,如火箭般从基层公务员做到东泽市卫计委副主任。

  而这个男人之所以吸引她,不是甜言蜜语,而是那种成熟、儒雅的男人身上感到温暖。

  她清晰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张志华充满关切眼神,用富有磁性声音,轻声问道:“你还冷吗?”

  那一刻,她脑子里只想起胡兰成在与张爱玲第一次相遇时说的那句话:“你一个月稿费是多少?”

  对张爱玲来说,或许正是因为这句话,让她对胡兰成哽咽感觉。在她过往生活中,她曾经历母亲冷漠、父亲无情、继母虐待,这让她不再相信世上还有亲情。

  那个时候,没人关心过她的生活状况,是死是活也无人过问,而胡兰成这句话恰好击中张爱玲的心房,让她感觉到来自一个成熟男人的温暖。

  胡兰成是个情场高手,也就是渣男。他懂女人,也懂得如何抓住女人的心,而不是仅仅占据肉体。张爱玲喜欢文学,他就跟她谈文学,而且对她文章分析地入木三分,这让从未有过情爱体验的张爱玲有种“琴瑟和谐”之感。

  因此初涉爱河的张爱玲对于这个成熟男人的甜言蜜语,自然是深信不疑。即便知道胡兰成是汉奸,而且还是渣男,依旧爱着他,还不断给他寄钱。

  诚如张爱玲在《半生缘》中说:“你问我爱你值不值得,其实你应该知道,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

  这是张爱玲对胡兰成的爱,也是她李颜菁对张志华的爱。李颜菁对于自己身世,总觉得与张爱玲有些相似。幸运的是,她还有母爱,但依然缺爱。

  所以,当张志华这个温文儒雅的男人出现在她的世界里,她如同入魔般跳进了深渊,义无反顾。哪怕他有家庭,依然飞蛾扑火,却又那般小心翼翼。

  除了担心被张志华爱人发现,也担心被赵崇志发现。犹记得,赵崇志每次望她的眼神,如同野狼看到猎物,充满血腥的兴奋,这让她感到恶心和恐惧。

  她很清楚,如果自己不是他同父异母妹妹,早就被他吃的骨头都不剩。所以,她很少回赵家。但赵崇志隔三差五找她,做事更绝。凡是与她关系亲近的男子,都被他派人恐吓,至今无人与她交往。

  可面对张志华,她再也不想错过,哪怕成为别人口诛笔伐的“第三者”、“小三”,这都无所谓。

  她深信张爱玲在《红玫瑰与白玫瑰》中所说的那句话:“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张志华老婆就是那朵白玫瑰,如今白的就跟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而她是红玫瑰,红的如同张志华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这就足够了。

  下午四点半,李颜菁提前下班。临走时,跟楚河交待了下周一下午宣传活动正常开展,具体安排由他负责。

  楚河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改变主意,原本还想着怎么跟学校解释,把下周一活动推迟几天。

  李颜菁开着一辆大众高尔夫离开疾控中心大院,往市区开去。她不知道,在她车后还有一辆出租车,坐在副驾驶位子的正是楚河。

  五十分钟后,李颜菁将车开进名叫“清江别苑”的小区。

  楚河下了出租车,站在小区门口看了几眼。沉思片刻,他快步冲向小区门岗,气喘吁吁问道:“师傅,刚刚进去那辆大众女车主住在哪栋?她把明天开会的材料忘记带走,我这不急匆匆给她送过来。”

  保安师傅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看起来老实巴交,随口答应道:“车牌号多少,我帮你查查。”

  楚河快速报出车牌号,保安师傅很快从系统里调出李颜菁的房屋信息:3栋2单元501室。

  楚河赶忙掏出一根烟,递给师傅,感谢道:“谢谢师傅。我进去送个材料,马上就出来。”

  楚河就这样大摇大摆走进小区,他边走边熟悉小区内部环境。楚河问了路过行人,找到3栋具体方位。

  他没有上去,只是看了几眼,便转身离开。

  对他来说,知道具体住处就好。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李颜菁并未跟赵家人住在一起,这样也方便他后面行事。

  出了清江别苑,楚河没急着打车,转身朝右走去。城市喧嚣,车水马龙,行人匆匆,形单影只,落寞如斯。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今年七夕,注定悲伤逆流成河。

  在打车回去的路上,楚河收到杨慧兰的短信:时间会慢慢沉淀,有些人会在你心底慢慢模糊。学会放手,你的幸福需要自己的成全。七夕节快乐!

  短短几行字,楚河抑制不住心中悲痛,泣不成声。

  司机师傅扭头看了他一眼,想到今天是七夕节,轻叹几声,然后抽了两张餐巾纸递过去,安慰道:“不就是分手嘛,没啥大不了的。小伙子这么帅气,不怕找不到对象。”

  楚河接过纸巾,擦干眼泪,小声道:“谢谢师傅。”

  然后,短信给杨慧兰回了七个字:谢谢。七夕节快乐。

  到家后,楚河下了碗鸡蛋面。吃完饭,洗完澡,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直到第二日早上醒来。

  到了单位,楚河第一时间跟树人学校那边联系,确认好具体安排后跟李颜菁汇报。

  李颜菁听完后,问道:“你怎么过去?”

  楚河道:“我打车过去。”

  李颜菁沉吟片刻道:“你把我修改后的PPT带着,中午跟我车过去。”

  “好!”

  出了办公室,楚河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下午一点半,李颜菁带着楚河开车前往树人学校。李颜菁是第一次当众做演讲,所以昨天晚上一个人在家把材料仔细吃透,并在PPT上做了备注。

  由于李颜菁准备的比较充分,再加上她人张的特别漂亮,笑起来特别有亲和力,在学生当众引起强烈反响,整个活动举办很成功。

  “那个,李科长,这次宣传教育做的很好。不仅人长的美,这演讲也很到位,给人如沐春风啊。”一个带着眼镜、身穿黑色西装的五十岁男子赞道。

  李颜菁赔笑道:“孙校长过奖了。我们也是希望能够把健康教育知识带给学生,帮助他们健康成长。”

  孙校长点头道:“刚听老师们反馈,学生对你说的健康知识很感兴趣。所以,也希望这样的活动,能够多多举行。”

  李颜菁道:“这个是我们应该做的。只要学校有需要,我们会积极配合。”

  话音刚落,突然从旁边窜出一个男同学,正好撞到她的左侧胳膊,一个重心不稳,李颜菁“哎呦”一声,跌做在地上。

  楚河手里拎着电脑包,没来得及从后面扶住。他大步上去,冲上去,搀扶住她的左胳膊,关切道:“科长,您没事吧?”

  李颜菁忍住疼痛,急忙摇头道:“我没事。那个孙校长,学生也不是故意撞我的,让他回教室上课吧。”

  孙校长气的脸色发青,但碍于情面,又不好再发作,训斥道:“下次再这样毛糙,罚你跑操场三十圈。赶紧回教室上课去。”

  那学生低头不语,刚走没几步,转身对着李颜菁道:“对不起!”

  孙校长歉意道:“李科长,实在抱歉,让您受委屈了。”

  李颜菁抽出左胳膊,镇定心神,微笑道:“孙校长,没什么事情。要不,就送到这吧,我们开车就回去了。”

  李颜菁带着楚河朝停车场走去。走了没一会,李颜菁感到腹部有些疼痛。她右手捂住肚子,放慢脚步。

  楚河看出异状,问道:“科长,您没事吧?”

  李颜菁摇头道:“可能是走的急,有些岔气,没事。”

  可话没说完,她突然停下脚步,一颗心陡然跳到嗓子眼。她清晰感受到下体有股热流流淌出来。算时间,距离经期还有五六天,不会提前来的。

  “你会开车吗?”李颜菁急忙问道。

  楚河微楞,道:“会开车!”

  李颜菁忍着疼痛,从包里拿出钥匙,递给他道:“快!送我去最近的医院。”

  楚河不由分说,不待她反应过来,就来个公主抱,直接往车子那边跑过去。因为,楚河已经看到李颜菁大腿内侧映出鲜红血迹。

  李颜菁想让他放下来,可腹部疼痛万分,根本没有力气说话,只能由他抱着去车上。

  楚河将她放在副驾驶,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朝县人民医院飞驰而去。

  期间,他给杨慧兰打了个电话,请她帮忙提前做好抢救准备。为了抢时间,车子连闯两个红灯。

  当车子刚停到医院门口,杨慧兰就带着两名女护士推着救护床迎了上来。

  “抢救室都准备好了。另外,我把院里最好的妇产科医生也请了过来。”杨慧兰快速说道。

  楚河感激道:“谢谢杨医生。”

  随即,楚河将李颜菁从车上抱了出来。杨慧兰细细打量起她来,脸色发白,秀眉紧蹙。如她是女人,看了她痛苦模样,不免怜花惜玉,更何况楚河这样血气方刚的男人。

  杨慧兰心中有些疑惑,但此刻却不好多问什么,便领着护士将她快速推进抢救室。

  当抢救室大门关上刹那,楚河莫名心悸,心如磐石,坠入冰窟。

  那个晚上,林晓蓉就是从这个抢救室推出来,便与他阴阳两隔,从此换了人间。

  等待总是漫长,如同行走在黑暗中,看不到尽头,也看不到希望。死寂之中,唯有粗喘呼吸,还有心跳声。

  一个钟头后,杨慧兰开门,走出抢救室,一脸疲倦。

  楚河急忙迎了上去,焦急问道:“她怎么样?”

  杨慧兰松了一口气,微笑道:“还好送来的及时,大人和孩子都没事。”

  “孩子?她怀孕了?”楚河极度震惊。

  杨慧兰如实道:“对啊。差不多有三个月。这段时间,要非常注意,否则很容易造成流产,对身体伤害很大。”

  楚河若有所思,道:“那回头,我跟她说说,让她多注意些。”

  杨慧兰饶有意味问道:“你很关心她?”

  楚河知晓她话中之意,沉声道:“我只是不想再经历而已。”

  杨慧兰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50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