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21章 一箭三雕

剑思文      42阅读

  上午楚河去了一趟单位,然后便借口出去办事去给李颜菁找房子。

  转了半天,最终选择距离他住所不到一公里的小区,叫紫金花苑。紫金花苑算是中档小区,绿化环境很不错,很适合李颜菁居住。

  他租了一个八十平米的两居室,装修风格偏中式,家具和家电都是新的,室内保洁的也很干净。

  楚河跟房东签了半年房租协议,付了三个月租金。当天晚上就拿到钥匙,便立马花钱雇了两个阿姨打扫卫生。然后,又去超市买了一套夏天盖的羽绒被、四件套,以及一套碗筷。

  晚上九点多,楚河骑着电动车来到住院楼。当他走到病房门时,听到李颜菁正在打电话。

  “我现在不想见你,你也别来烦我。就这样,我睡了。”

  李颜菁挂了电话,坐在病床上,神情落寞,黯然伤神。不曾想,杯盏依旧,人却不见。不仅悲从中来,两行清泪,簌簌落下。

  楚河没有走进病房,转身离去。

  他走出病房楼,坐在台阶上,脸上愁云密布,脑子里凌乱如麻,感觉自己快要疯掉。

  这两天,脑子里总有两个声音打架:一个人说,她很重要,必须搞定她;另外一个人说,她很可怜,不能伤害她。

  当下,楚河能做的就是在不伤害她的前提下搞定她。但开始做这件事时,就注定要对她产生伤害,只不过伤害程度强弱罢了。

  他已经上了船,即回不去此岸,也看不到彼岸,终究无法回头。

  楚河离开医院,直接去了新租的房子。他把室内和室外每个角落都查看一遍,然后把厨房里的锅碗瓢盆都用开水清洗三遍,擦拭干净,摆放整齐。

  直到凌晨一点多,楚河忙完手中的活。他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心想着要不要在这里装上针孔摄像机,便于后期掌握她的言行。可最终,他放弃了。至于原因,他自己也说不清。

  第二天早上,楚河在7点准时出现在病房,盛好一碗粥,然后递给李颜菁,微笑道:“这是山药芝麻皱,滋阴补肾、益脾润肠,孕妇在孕早期食用,有利安胎。”

  李颜菁接过碗筷,感谢道:“谢谢。辛苦你了。”

  楚河笑道:“这有什么辛苦的。对了,房子我已经找好了,先租半年。厨房碗筷和床上用品我给你重新换过,就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你要是不喜欢,等你住进去再换就好。”

  李颜菁有些吃惊,未曾想他做事如此细心周到,提前都给她安排好了,心田里泛起一股暖流。

  楚河接着说:“上午我问一下医生,要是你身体没什么问题,我下午就帮你办出院手续。”

  李颜菁点了点头,莞尔笑道:“这些事情我自己可以弄。你把租房地址和钥匙给我就可以。”

  说真的,楚河所做的已经超出她的心理范围,仅凭他们现在关系是无法做到这个地步。但她现在一个人,又有孕在身,有些事她没法做,只能让楚河去做。但不能因为别人做的好,就可以心安理得享受其中。

  楚河听出她的言外之意,也就没有再坚持,毕竟自己做的确实超过他们二人当下关系范围。他要是再坚持,那就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楚河离开病房后,直奔杨慧兰办公室。

  杨慧兰合上书本,问道:“又来送早饭了?”

  楚河点头道:“反正也没事。对了杨医生,她今天还能出院?”

  杨慧兰平静道:“身体没什么大碍,后面需要多静养。出院的话,也是可以,不过要多注意身体反应。如果腹部有疼痛或者下阴出血,要及时送医院。”

  楚河面有难色,心想这话他可没法说出口,自己又不是孩他爹,也不是她男朋友。

  杨慧兰继续说道:“不提生孩子是女人牺牲身材,放弃事业。单纯生孩子,对女人来讲就是丢掉了半条命,宝宝的出生日就是妈妈的受难日,而且还可能患上抑郁症。女人不易啊!”

  楚河不知杨慧兰会跟他说这些,但明白是说给他听的,尴尬道:“杨医生,她是我领导,我是他下属,就这么简单。”

  杨慧兰不可置否,微微笑道:“我又没说什么,你这么着急辩解干嘛。再说,等你结婚,老婆生孩子,你只要记住我说的话,就算还有点良心。”

  楚河苦笑道:“这话我记住了。杨医生那你先忙,我走了啊。”

  刚要走出办公室,楚河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转身道:“杨医生,你下周六还有时间,我想请你吃饭。”

  杨慧兰想了想道:“下周六不行,我老公从国外回来。这样,等他出国,我请你吃饭吧。”

  楚河尴尬捞了捞后脑勺,暗道这杨医生对他真是太客气,连请客吃饭的机会都不给。

  杨慧兰见他囧样,“噗嗤”笑出声来,嫣然道:“我请客,你付钱,这样可以了吧。”

  楚河又惊又喜,道:“这个没问题。那我等你通知。”

  出了门诊楼大门,楚河觉得脚步有些轻松,嘴里不自觉哼起小曲。刚哼没几下,李泽泉的电话来了。

  “给你十分钟,赶紧给我滚过来。”李泽泉火气有点大,显然事情很紧急。

  楚河脑子转的极快,立马把前端时间工作情况过了一遍,确认自己没有做错什么事情。至于暗中调查乙肝疫苗的事,楚河确定他不知此事。要不然,之前就不会那么好说话。

  可李泽泉这么兴师动众给他打电话,还这么着急,那这件事肯定与他有关联。

  楚河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骑上电动车直奔单位。停下车子,楚河健步如飞,冲到李泽泉办公室,气喘吁吁站到他跟前。

  李泽泉上下打量起他,脸上泛出冷峻的笑容,问道:“那天你跟李科长去树人中学讲完培训后去哪了?”

  楚河心里“咯噔”一下,脑子里闪过不详念头,但脸上神情如故,粗喘道:“那天啊。活动结束后,差不多快下班了,李科长开车把我带到我住的地方附近,把我丢下来,然后开车就走了。主任,出什么事了?”

  李泽泉目光从他脸上掠过,然后落地桌面上。

  “我问你,李科长有没有跟你提及,她去哪了,或者想要去哪?”

  楚河咧嘴笑道:“主任,李科长请假是跟您请,又没跟我请,我哪知道啊。”

  李泽泉见他无赖模样,气不打一处来,骂道:“滚、滚、滚,看到你就来气。”

  楚河笑脸来见,笑脸离开,刚要出门,又被李泽泉叫住,道:“你可别耍滑头呀。要是被我发现不老实,你小子吃不了兜着走。还有,我提醒你,以后别把工作之外的心思放在李科长身上。真要出事情,谁都救不了。”

  楚河神情有些紧张,小心翼翼问道:“主任,李科长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李泽泉斜视他道:“不关你屁事,管好自己就好。”

  楚河愁眉苦脸道:“主任,您话说一半留一半,搞的我心慌慌,都不知道怎么办?”

  李泽泉摆摆手道:“自给凉拌去。”

  楚河刚走,李泽泉拿起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和颜悦色道:“赵公子,我问了一圈,确实不知道李科长去哪。不过,您放心,我这边一有消息立马通知。”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臭骂声,听的李泽泉眉头直皱,脸色发青。

  挂了电话,李泽泉气急败坏,破口大骂道:“他妈的,什么玩意。还真把自己当天皇老子,随意发号施令。”

  可骂完了事情还得做。因为对方掌握他不少把柄,随便拿出一个就够他喝两壶。

  楚河离开办公室后,找了个无人角落给李颜菁打了个电话,把李泽泉问他的事大概说了一下。为避免被人发现住院的事,楚河便让她自己去住的地方,病房的东西她晚上去收拾,然后送给她。

  李颜菁想来想去也只能这样做,但她心里有种不祥预感。赵崇志如此着急想要知道自己去哪,很有可能知道什么事情要来问她。

  她轻轻抚摸自己微微凸起小腹,脸上神情凝重,她知道等肚子再大些就真没法遮掩,到时候事情暴露赵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如果因为这件事让赵家知道她与张志华的关系,那么张志华就再无翻身之日,肯定会沦为赵家的一条狗。

  胡兰成是日本人的狗,她不想张志华成为赵家的狗。

  眼下,当务之急,就是能够找可靠的人合作,来个协议结婚。等孩子生下来后,再协议离婚,各过各的生活。

  这样一来,既可以堵赵家的嘴,又可以安心生孩子,还不会牵出张志华。

  一箭三雕。

  可问题是,她与谁协议结婚?

  对于这个人,一是人品要好,能够遵守君子协议;二是做事靠谱,不能被人发现端倪;三是脑子灵活,能够处理应急事件。

  想来想去,似乎只有楚河最合适。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42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