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22章 协议结婚

剑思文      92阅读

  下午四点半,李颜菁简单收拾一下,带着蓝色口罩独自离开医院,开车前往新租的房子。

  李颜菁转了一圈,对房子很是满意。房子南北通透,阳光充足。室内整洁干净,床上用品和餐具也更换一新。

  她走进浴室,发现浴室墙上贴着一个便利贴:沐浴露、洗发水和护发素都是新买,放心使用。

  李颜菁伸手拿起那瓶沐浴液,仔细一看竟是婴儿型沐浴露,显然是充分考虑到她怀孕安全需求。

  这个小小细节让她莫名感动。

  她想起母亲说过这样一句话:

  真正了解一个男人,不是在情浓蜜意时,而是当爱情回归于生活,一切归于平淡,只有最简单的茶米油盐酱醋茶,只有最简单的相处和家人关系。这个时候,你也许才能真的看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是真心爱你,还是隐藏在爱你外表下的自我。

  就在她沉思之际,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李颜菁没多想,还以为是楚河来找她。可当她开门那一刹那,才知道来人竟是她最为惧怕的赵崇志。

  赵崇志笑问道:“怎么?搬新家,不准我进去坐坐?”

  李颜菁横眉冷对,双手插于胸前,冷声道:“你找我做什么?”

  赵崇志四处瞅瞅,漫不经心道:“妹妹调到地方工作,做哥哥的当然要过来看看过的好不好?”随机,话锋一转,冷声问道:“莫不是你认为我来这另有所图?”

  李颜菁有些疲倦,不想与他多费唇舌,便下起逐客令:“我还有事情,你请回吧。”

  赵崇志目露凶光,突然发力,抱住李颜菁将她推入房中,反手关上房门,将她压在沙发上,恶狠狠骂道:“你个臭娘们,还把自己当千金大小姐,敢跟我叫板。说,你肚子里是谁的野种?”

  李颜菁吓的花容失色,没想到这件事这么快就让赵崇志发现。她知道这件事曝光带来的后果,咬牙道:“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你快放开我,不然我报警了。”

  赵崇志不怒反笑,松开她,嚣张道:“我现在就让你打电话,你看看到底有没有警察来这里?我劝你,还是老实点,把老子逼急了,天王老子来了都不管用。”

  李颜菁身体微颤,但她没有退路。如果她选择放弃,自己这一生也算是到头了,更何况肚子里有了孩子。这是她最大希望,也是唯一希望。

  赵崇志点上一根烟,吸了两口,阴沉道:“菁菁,你也知道爸是个要面子的人,你未婚先孕就是打他那张老脸。要是让他知道了,肚子里孩子能不能保住不好说,你也没有好果子吃。做哥哥的,我也不能见死不救。你只要告诉我,孩子父亲是谁,其他的事情我来帮你做。怎么样?”

  李颜菁沉默片刻,问道:“你就那么想知道孩子是谁的?”

  赵崇志点头道:“菁菁,你知道哥一向是疼你。只要你告诉我,爸那边我来帮你摆平。”

  李颜菁冷笑几声,道:“摆平之后呢?”

  赵崇志怔了一下,随机伸出右手,捏住她的下巴,用俯视的目光盯着她,不容置疑道:“菁菁,你是知道我的。我得不到的,谁都得不到。谁抢了我的东西,我要他加倍还回来。还有,你只属于我们赵家,任何人都无法染指。”

  李颜菁不惧威胁反问道:“是属于赵家,还是属于你赵崇志?”

  赵崇志微微一怔,不想她态度如此强硬,但越发让他感到无比兴奋。

  “菁菁,你这样叫哥好心疼。你这又何苦呢?”

  赵崇志右手从她的下巴滑落到颈部,而指尖传来那种异样触感让他有种莫名的兴奋和性冲动。

  有多少个晚上,他把压在身下的女人当作李颜菁。他要征服这个对他冷漠的女人,即便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无所谓。

  李颜菁想要反抗,但因担心过激行为再度导致流产,只能隐忍下来。可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心里清楚,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无力之感只能用泪水来表达。

  就在她无助之际,传来“咚咚咚”敲门声。

  楚河正拎着从菜场买来的菜,站在门外,等着李颜菁给他开门。他虽然留了把备用钥匙,可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用的。

  “他妈的,这个时候坏老子的好事,非揍死他不可。”

  赵崇志起身开门,就见一个年纪与他差不多的男人吃惊地望着他。在看他手中拎着装满蔬菜的塑料袋,似乎意识到什么。

  李颜菁急忙冲了过去,看到楚河在外面,喜出望外道:“你回来了啊。”

  楚河刚未反应过来,再仔细一看,才认出眼前这个男人正是他做梦都想杀死的人,赵崇志。

  他想过很多次相遇场景,但却未想到是以这样方式相见。再看到李颜菁时,他才意识到这个男人出现意味着什么。

  楚河收敛心神,笑着对她说:“菁菁,我回来了。怎么,家里来客人了?”

  李颜菁会心一笑,道:“这是我跟你提起的大哥。”

  楚河故作惊喜,赶忙伸出右手,寒暄道:“您好,我叫楚河,是菁菁男朋友。菁菁之前跟我提起过您,没想到这块就见到大舅哥。”

  赵崇志冷哼几声,脸上杀气腾腾,心里恨不得一拳打死楚河。他痛恨的是,李颜菁在他眼皮子底下被人把肚子搞大,而这个男人竟如此普通。更令他恼火的是,李颜菁竟然为了这个男人心甘情愿从市区调到长平来。这种强烈反差让他有种极度挫败感,甚至被人背叛的感觉。

  李颜菁是他的猎物,除了他,没有人可以动她。

  楚河有些尴尬,把手缩了回去,赔笑道:“大舅哥,你别光站在门口,赶紧进去坐吧。要是大舅哥不介意,我炒两个拿手菜,咱们就在家里吃饭吧。”

  赵崇志扭头看了李颜菁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小区,开车回市区。他要派人调查楚河的底细,要是普通人直接打个半死扔到荒郊野地去,要是有些后台就威逼利诱让他早点滚蛋。

  客厅里。李颜菁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脸色有些疲倦。

  楚河坐在沙发另一头,也是沉默不语。赵崇志的突然出现打破他的计划,他必须在赵崇志出手之前拿下李颜菁。最暴力、最直接方式就是强暴,并拍下艳照和视频进行威胁,从而达到协议结婚的目的。

  生米煮成熟饭,成为既定事实。他赵家要脸面,也只能吃下哑巴亏。至于后面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但这一步如果不跨出去,后面计划再完美也无济于事。

  可问题是,李颜菁已有身孕,而且还差点流产。如果采取这种强暴措施,必然会对她带来极大伤害,甚至带来性命危险。

  怎么办?楚河有些无措,陷入死结。

  李颜菁在盘算与纠结,楚河也在盘算与纠结。两个心怀心思的人坐在一起,静默的掉针可闻。

  这时,李颜菁抬头望向楚河,神情严肃道:“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楚河点头道:“你说。只要我能办到,一定办。”

  李颜菁贝齿轻咬下唇,下定决心道:“我想跟你协议结婚!”

  闻言,楚河呆住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李颜菁竟然提出这样的想法。他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答应的太爽快,会让她觉得他目的不单纯,本就心怀不轨。答应的太委婉,又担心她突然放弃这个念头,那就得不偿失。

  李颜菁见他面有难色,苦笑道:“这个要求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就算了。”

  楚河干咳两声,眼睛望向她略有苍白的脸,平静道:“菁菁,你既然这么说,肯定是有你无法解决的难处。你能选择我帮你,说明你对我很信任,这点我非常感动。但是,婚姻不是儿戏,即便是协议婚姻,那也是婚姻。所以,如何面对婚后生活,是我们共同面临的难题。”

  李颜菁怅然若失,心里有股说不出的痛楚。楚河说的对,即便是协议婚姻,婚后如何相处的确是个难题。既不能让外人看出破绽,又不能发生实质性关系,这种平衡真的很难。

  楚河沉吟片刻道:“菁菁,你既然如此信任我,那我也就开诚布公跟你说。我可以答应你,你想怎么做都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这样你也不会觉得对我心存愧疚,婚后我们也好各自面对。”

  李颜菁心中一动,似乎一下子找到问题症结所在。既然是协议结婚,那必然是各取所需,互不相欠,这样才能平等对待。

  “你说说看。”

  楚河平静道:“其实,李主任大概跟我说了你的情况。你跟赵崇志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赵家在咱们东泽市有权有势。我的条件很简单,结婚后,你要帮助我在赵家立足。关于你的身份,主任要求我高度保密。所以你不能让主任知道,我跟你坦白过,要不然我会死的很惨。”

  李颜菁有些惊讶,也有些失望。惊讶的是,楚河如此直接,单刀直入说出他想要的东西;失望的是,他之前做的那些都是因为她的身份,本就不怀好意。

  原来,这天底下乌鸦终究一般黑。

  可再想想,真相虽然残忍,但总比自己被蒙在鼓里要好的多。否则,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那才最可悲。

  如今情势逼人,她也没有选择余地。既然是协议结婚,把各自条件放在台面上说,也省得后面产生不必要麻烦。

  “我答应你。不过,你要答应我四件事:一婚后没有夫妻性生活,你过你的,我过我的,互不干涉;二你不准带其他女人在家过夜;三你是我肚里孩子的名义父亲,孩子出生后跟我姓,而且你要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四我可以帮你,但能不能在赵家立足,那看你自己本事;五我们协议结婚的事情你知我知,不要第三人知道。”

  楚河沉思片刻,站起身笑道:“菁菁,我都依你。你先坐着休息,看看电视,那我去做饭。大的不饿,小的也饿了。”

  李颜菁微微一愣,望着他走向厨房的身影,不但没有如释负重,反而忧虑重重,不安、恐惧、疑虑…,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她心力交瘁。

  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真能达到预想的“一箭三雕”,还是自己引狼入室,成为别人砧板上的肉?

  最终结局,是“无可奈何花落去”,还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恐怕,只有天知晓。

  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豪赌一场。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92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