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23章 赵家威胁

剑思文      52阅读

  饭后,楚河收拾好厨房,正准备离开。

  李颜菁突然说道:“如果没事的话,你就在我这边拟好协议。双方没意见的话,明天上午你打印出来,我们把协议签了。下午,你带上户口本和身份证,我们去民政局领证。”

  楚河张大嘴巴,太过吃惊,没想到她会这么急。不过,她越着急,说明她越害怕赵崇志知道真相。可这个真相,他早已知道。

  李颜菁见他不说话,问道:“你不同意?”

  楚河摇头,沉声道:“不是。我就是没想到这么快。”

  李颜菁欲言又止,可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楚河打开房东留下的台式机电脑,通过百度搜索“协议结婚”,不曾想网上有很多这样的模板。他选择一个比较合适的模板下载下来,然后将各自需求写进协议里。

  半个小时后,楚河请她过目。

  李颜菁坐在电脑前,将协议内容仔细阅读。看了三四遍后,她提出三、四条修改意见让楚河修改。

  一直到晚上十点半,李颜菁才最终确定协议文本。

  随后,楚河将协议文本发到自己邮箱。

  “明天上午我去打印店打印两份。这个电子版稿件我会删除干净,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李颜菁“嗯”了一声,叮嘱道:“这件事千万不要传出去,否则对你我都不利。另外,你也做好心理准备,赵崇志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楚河苦笑道:“你身为赵家大小姐,就这样跟我把结婚证领了。按古人说法,这就是私奔。要是让你爸知道,还不把我大卸八块啊。”

  李颜菁看了他几眼,问道:“你怕了?”

  楚河微笑道:“你都不怕,我怕什么。再说,咱们生米煮成熟饭,你爸再怎么不讲理,也不好直接把我怎么样。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李颜菁神情凝重道:“你就那么有信心能够在赵家立足?”

  楚河耸耸肩,笑道:“自信可改变未来。如果不去尝试,又怎会知道做不到?已经很晚了,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李颜菁苦笑几声,真是剪不断、理还乱,不是离愁,却别有滋味在心头。

  楚河回到住处,躺在沙发上,把晚上发生的事情在脑子梳理一遍。

  赵崇志的意外出现,虽让他有点措手不及,好在结果是自己最想要的。这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眼下,他要做的,就是如何应对赵崇志的疯狂打击报复。

  楚河敢肯定,赵崇志应该派人调查他底细,到时必然知道他与林晓蓉关系。所以,必须要有一个毫无破绽的理由,让赵崇志深信他就是搞大李颜菁肚子的那个男人。只有这样,赵崇志才会从暗到明,与他直接产生冲突。

  有冲突不可怕,就怕放冷枪。

  要想缓和冲突,那必然要拿得出足够的利益。

  赵崇志贪财好色、心狠手辣,对付这样的人,首先要对自己狠才能让对手惧怕,不敢对你下死手。其次,还能拿得出足够多的筹码进行交换,以此缓和双方关系。

  哪怕是短暂平衡也可以。时间对他来说,真的太宝贵了。

  所以,从与李颜菁签订协议那一刻起,他就要打算躲在赵树阳这棵大树下面,争取时间。

  不过,赵家人都不是善茬。与他们为伍,无异以虎谋皮。其中凶险,楚河心知肚明。

  第二天上午,楚河打印好两份协议,带着熬好的粥,直奔李颜菁那。楚河站在门外,给她打了个电话,让她开门。

  李颜菁迷糊挂了电话,睡眼惺忪地走出卧室,给他开门。

  楚河定睛一看,口水差点流满地。只见她穿着一件宽松的紫色睡衣,睡衣领口偏低,里面又没穿胸罩,酥胸半露,偶见殷红,风光迤逦。

  楚河忍不住吞咽几下口水,想要移开目光却又舍不得。李颜菁似乎察觉到异样,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胸前有点春光乍泄,赶忙转身跑进卧室,关上房门。

  十分钟后,李颜菁换好衣服走了出来。

  楚河站在餐桌前,摆放好碗筷,微笑道:“这是我早上熬好的瘦肉粥,先把早饭吃了。”

  李颜菁本想推辞,可肚子确实有点饿,想着既然都协议结婚,吃他做的饭也心安理得接受。况且,他熬的粥味道很好,她真心喜欢。

  楚河坐在她对面,静静看着她吃,可脸上笑容渐渐收敛,最后化作无法抹去的哀伤。

  曾几何时,他也曾这样看着林晓蓉吃饭的模样。可随着交往时间越来越长,这样场景越来越少,最后归于平淡,连牵手都觉得麻烦。

  时光无法倒流,可悲伤却逆流成河。

  李颜菁吃完早饭,见他沉默坐在那,似有心事,小声问道:“你后悔了?”

  楚河挤出一丝笑容道:“没有。我只是想起以前的事。”

  李颜菁“哦”了一声,没有追问下去。确实,对于楚河的感情生活,她知之甚少。虽然人都有好奇心,可李颜菁并不想知道,毕竟她与他签的是协议,不是牵的感情。

  楚河拿出协议,掏出笔,想都不想直接把字签了。然后,他把协议推到她跟前,说:“你想好了?”

  李颜菁低头凝视眼前这份协议,没有说话。她知道,签了这份协议,也就意味着自己与过去感情一刀两断,并且独自面对今后的生活。

  签完字后,两人各拿一份,双方正式达成协议。接下来,便是去民政局领证。

  中午十一点半,楚河和李颜菁走出民政局大门,两个人手上各拿着一个红色本子。

  而就在同时,市区赵崇志得到消息怒火冲天,便给一个叫翔哥的男人打电话,让他把楚河绑到他面前。

  可电话刚打完,赵崇志接到他父亲赵树阳的电话,问他知不知道李颜菁结婚领证的事。

  赵崇志谁都不怕,就怕他老子。在赵树阳面前,他不是儿子,而是孙子。

  “我告诉你,你妹妹的事情给我搞清楚。另外,你下午把你妹妹,还有那个男一起带过来。”

  赵树阳挂了电话,气的直接把手机摔在地上。

  这时,一个约莫四十岁的中年女子走了过来,安慰道:“这女儿嘛,胳膊肘从来都向外的。再说,菁菁也不是小孩子,她这样做肯定是有她自己的想法。”

  赵树阳吼叫道:“想法?她能有什么想法。生在赵家,就是赵家的人,结婚这种大事岂是她能自作主张的。现在倒好,竟然背着我去民政局登记,来个先斩后奏。”

  顿了顿,继续道:“她还真不把我这老子放在眼里。你上午领证是吧,老子下午就让你们离婚。”

  身旁女人“哎呀”几声,不停安慰,可眼神中充满了喜悦,乐见其成。她这个后妈,巴不得李颜菁随便嫁个人,免得通过联姻方式嫁到权贵之家,然后依仗男方势力跟她两个女儿分家产。

  李颜菁坐在沙发上,有些紧张,坐立不安。就在他们走出民政局时,她就把结婚的事第一时间告诉赵树阳。这样做,一来是可以保护楚河,避免他受到赵崇志的伤害;二来纸包不住火,早说比晚说更有利,因为肚子不等人,得尽快让赵树阳认可这门婚姻。

  但是,她无法估量赵树阳可能会因此迁怒楚河,对他做出更大伤害。赵树阳因为对她母亲之死心生愧疚,所以对她也是疼爱有加。只不过,她不愿意接受罢了。

  楚河倒是无惧,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他自然也要见自己名义的老丈人。

  “菁菁。你就别多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你少说话,我来说。如果这关都过不了,还谈什么在赵家立足。”

  李颜菁见她胸有成竹,心想他也不知道从哪来的信心。反正事已至此,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下午一点半,赵崇志怒气冲冲找了过来。二话没说,上去就给楚河两拳,打的他眼冒金星,但却未还手。

  李颜菁怒喊道:“赵崇志,你疯了吧。”

  赵崇志恶狠狠道:“菁菁,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李颜菁冷哼道:“他是什么人,关你什么事。”

  赵崇志大声道:“菁菁,在你来长平之前,这家伙有个女朋友叫林晓蓉。也就前几个月,他女朋友吃安眠药自杀了。这种脚踏两只船的人渣,我现在就想砍死他。”

  当赵崇志口中说出“林晓蓉”三个字时,楚河恨意滔天,掀起惊涛骇浪。他额头青筋暴起,两个拳头攥的“咯咯”直响,他现在恨不得冲进厨房,拿起菜刀直接把他砍的稀巴烂。

  李颜菁瞬间怔住了。

  她扭头望向躺在地上的楚河,眼神不可置信。

  楚河突然爬起来,对着李颜菁解释道:“菁菁,你听我说。在我认识你之后,我就跟她分手了。我真的没有脚踏两只船。你要相信我!”

  李颜菁这才惊醒过来,低下头,沉默片刻,沉声道:“我相信你。”

  楚河喜出望外,开心道:“谢谢你,菁菁。”

  赵崇志傻眼了,对着她吼道:“菁菁,这小子为了追求你,逼的她女朋友自杀。这种自私无耻之人,你还相信他?你脑子进水了啊!”

  李颜菁冷笑道:“我脑子进水关你什么事。”

  就在这时,赵树阳的电话打了过来。李颜菁接通电话,传来他父亲的声音:“你们到哪了?”

  李颜菁冷声道:“我不会带他回去的。”

  赵树阳威胁道:“我今儿把话搁这了,今天你们要是不过来,明天我就让你成寡妇。”

  李颜菁知道赵树阳的做事风格,那种见不得光的事情干的太多了。

  可她不惧,因为腹中有王牌。

  赵崇志是赵家长子,虽然两年前结了婚,可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早已被酒色掏空身体,至今未能给赵家添丁。

  赵树阳现任老婆叫周雪梅,是他第三任老婆。周雪梅嫁给他后,生了两个女儿,气的赵树阳骂她肚子不争气,连带把的都生不出来。

  可问题是,赵树阳年龄大了,身子虚弱,无法生育。即使他在外面乱搞女人,周雪梅也所谓,反正影响不到她在赵家地位。

  如今两个女儿,老大赵疏影在英国读高中,老二赵清浅在家上小学。

  所以说,赵家虽有权有势、家财万贯,但至今没个靠谱的接班人。这是中国家族企业的悲哀,也是民营企业家说不出的痛。

  赵树阳一念此事,再看到赵崇志花天酒地,顿觉得烂泥扶不上墙,经常破口大骂。

  赵崇志惧怕淫威,不敢还嘴,只能隐忍。可时间一长,便有了心理阴影,性格变得易怒暴躁。但在赵树阳面前,他掩藏极好。

  李颜菁心中虽痛恨这个父亲,但赵家内部情况她还是知晓部分的。

  “如果我成了寡妇,你这辈子都别想见到你的外孙。”

  听到这句话,赵树阳足足楞了十多秒,这才意识到这句话的分量,心中大喜。可一想到赵崇志竟然对此事只字未提,顿时火冒三丈,可说话音调降了许多:“你先别激动,让你大哥听电话。”

  “你他妈吃了熊心豹子胆,这么大的事,竟然不告诉我。你想死吗?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把你妹妹他们安全带回来,老子立马派人卸了你胳膊。”

  赵树阳虽然平日骂他,但都没这么严重。可这次,赵崇志感到事态严重性。要是把这件事搞砸了,还真没好日子过。

  “好,好…”

  他嘴上说好,可心里骂道:“狗日的老东西,让你威风几年,到时候老子让你跪在地上求我。”

  赵崇志挨了这顿臭骂,这笔账自然要算在楚河头上。但眼下,他不会蠢到弄死他们,只能压住心中怒火将他们送到赵家在市区4A级风景区内的大别墅。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52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