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24家 上门女婿

剑思文      43阅读

  一个半小时后,赵崇志领着李颜菁和楚河来到赵家位于牛首湖风景区内的别墅区。

  牛首湖属于国家4A级风景区,因市政府每年拨款整治环境,生态环境上佳,各处景色优美,且对城区市民有政策优惠,每天车水马龙,人满为患。

  对本地人来说,茶余饭后的谈资,不是牛首湖的美景,而是里面那十几栋豪宅,每栋价值数亿的豪华别墅。

  楚河记得两年前,他和林晓蓉在牛首湖游玩,恰好路过别墅区外围墙院时,激情道:“等我哪天彩票中了两个亿,就一定买下这栋别墅送给你。”

  林晓蓉神情认真道:“我才不稀罕这里的别墅。我只要跟你在一起,住哪都好。”

  那会,楚河只觉得,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奈何。当赵崇志开着保时捷Cayenne进入别墅区时,楚河心中痛恨交织,害死林晓蓉的凶手就在眼前。可现实,终究没能让自己快意恩仇,在痛苦折磨中步步为营。

  李颜菁察觉到他神情异样,只以为他是有些害怕,然后充满爱怜地伸出纤纤右手握住他的左手。楚河心里一颤,正要条件反射似的抽出左手,不想李颜菁握的更紧,眼神示意他不要动。

  楚河心领神会,会心一笑,两个人似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这让从后视镜看到这一幕的赵崇志醋意冲天,干掉楚河的意念越发强烈。

  下了车,赵崇志快步走进客厅,楚河和李颜菁并行而入。

  客厅装饰奢侈豪华,楚河算是开了眼界。他知道有钱人的生活条件肯定非常好,但从未想到奢侈到你无法想象。真是贫穷限制了想象力。

  客厅中央摆放着酒红色的真皮沙发,沙发正中央坐在一个约莫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在他左手边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

  楚河心中清楚,眼前这一男一女,正是赵家当事人赵树阳和周雪梅。而他更清楚,从他进入客厅以来,这两个人还未正眼瞧过他,显然未把他放在眼里。

  所以,当下最稳妥的策略,就是站在李颜菁身边,目光专注,神情平静,不卑不亢,绝对不能在气势上给李颜菁掉链子。

  李颜菁站在那儿,也没说话,父女二人就这样干瞪眼。

  周雪梅打起圆场,起身走到她跟前,搀扶着他右臂,赔笑道:“菁菁,你也真是的,这么久也不过来看看你爸。你不知道,他可想你,回来就跟我唠叨你在外面过的好不好。有好几次,差点让人把你请回来住。”

  李颜菁平静道:“有周姨在家里就好。”

  周雪梅呵呵笑道:“瞧你说的。我就是再好,也没你这块心头小棉袄暖呀。老赵,你说是不是?”

  赵树阳脸色微变,冷声问道:“别说那些有的没的。我问你,你是蛤蟆吃秤砣铁了心要跟我作对?”

  李颜菁开门见山道:“你要想棒打鸳鸯,拆散我们,可以。但是,从今儿起,我和肚子里的孩子就跟你再无半点瓜葛。”

  李颜菁太了解这个父亲,与其跟他讨价还价,还不如直接开门见山,把话说死,不留任何回旋余地,逼他早日抉择。

  赵树阳火气蹭蹭上冒,恨不得上去抽他这个不要脸的女儿。刚要说话,恰好看到赵崇志啃着苹果走过来,火气全撒到他身上,怒道:“就知道吃。你妹妹发生这么大事情,你这个大哥怎么当。现在就给我滚,看着就心烦。”

  赵崇志脸色难看至极,不曾想赵家大公子被他老爹当着众人面臭骂一通,关键这些人当中还有一个狗杂种。

  这口气难以下咽。

  赵树阳见他站在那还不走,火气更大,怒吼道:“你他妈耳朵聋了,还不给老子滚。”

  周雪梅急忙给他拍后背,安慰道:“发这么大火干啥。崇志这不才回来,吃个苹果又咋的?”

  楚河暗自佩服,这周雪梅厉害的紧。她表面上是劝和,可暗地里,这话就跟火油一样浇在赵家父子心头怒火上。

  赵树阳怒骂道:“还苹果?没有老子辛苦打拼,他连口水都没得喝。”

  赵崇志脸色阴沉如狂风暴雨前夕压抑的让人无法呼吸。他额头青筋暴起,双手攥的“咯咯”想起。

  周雪梅嘴角微杨,似乎等待这场暴风雨的来临。可结局是,赵崇志压住心中怒火,低头认错道:“对不起爸。我先出去办其他事”。

  说完,赵崇志转身离开。

  就在经过楚河身边时,赵崇志故意用左肩狠狠撞到楚河胸口之上。楚河后退两步,硬是撑住身体没有倒下去,可那股劲道让他感到无比疼痛。

  楚河从他眼神中看到的那股杀意,不由让他心有余悸。显然,他已成为赵崇志的心头刺,飞拔不可。

  而这一幕落地周雪梅眼中,又是另外一层含义。她很高兴这个上门女婿成为赵崇志的眼中钉。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今后,有这个女婿打头阵,她在后面运筹帷幄,最终赢家非她莫属。

  直到今天,楚河才确定,赵崇志是个极其隐忍之人。而隐忍背后是做事毫无底线,这才是真正可怕对手。

  赵树阳沉默片刻,开口道:“你们想生米煮成熟饭逼我就范,这个想法不错,也确实有些效果。不过,你们真要走在一起,必须答应我两个条件。”

  李颜菁应声道:“什么条件?”

  赵树阳嘴角微扬,望向楚河道:“赵家在东泽也是有头有脸,菁菁又是我赵家掌上明珠。说句难听的,你小子就是提鞋都不配。我不知道你给菁菁灌了什么迷魂药,让她铁心跟你在一起。可我把话说前头,你要是今后做出什么对不起菁菁的事,老子第一个就废了你,让你生不如死。”

  李颜菁听的微微动容,不想赵树阳在这个时候第一个想到还是她。

  楚河微微一笑道:“伯父说的对。菁菁如天上明玉,我就是地上烂泥。菁菁能够选择我,是我三世修来的福气。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赵树阳瘪了瘪嘴,道:“话说的漂亮,可别闪了舌头。既然如此,第一个条件就是你要成为我赵家上门女婿。”

  话音方落,李颜菁急忙说道:“这个条件我不答应。”

  赵树阳冷笑道:“这没你的事,少掺和。”

  楚河沉吟片刻道:“我既然那么爱菁菁,连这个都不敢做,还真是闪了舌头。伯父,第一个条件我答应。”

  赵树阳略感意外。不过,转念一想,赵家条件如此之好,即便是上门女婿,那也是一件很光宗耀祖的事。

  “不错,有点魄力。第二个条件是,菁菁腹中的孩子要姓赵。”

  当赵树阳提出第二个条件时,最先惊讶的不是李颜菁和楚河,而是他身边的周雪梅。她脑子里闪过很多念头,如果将来这个孩子姓赵,那对她及两个女儿在财产分配上产生重大威胁。

  当下,她已经有赵崇志这个强劲对手,不想今后还多个另外对手。所以,摆在她面前有两条路:一是站在李颜菁这边,拒绝赵树阳这个条件;二是劝说赵树阳换个条件。

  周雪梅太了解赵树阳为人,即要面子,也有里子,总之只能别人吃亏,自己永远不能吃亏。

  她见李颜菁和楚河不说话,心里也是干着急。但她也知道,自己不能当这个出头鸟,只能抓住机会帮衬李颜菁说几句话。

  李颜菁本想着孩子跟自己姓,哪料到赵树阳提出这个要求。她正准备转身就走,根本不愿意说话,却被楚河拉住胳膊,眼神跟她示意:你答应我的。

  李颜菁欲言又止,想想协议结婚毕竟是她提出来的,而且她也答应他的要求。反正,孩子是自己的,姓赵或姓李,都一样。

  这时,周雪梅实在忍不住,对着李颜菁道:“菁菁,我也是当妈的。我知道你现在感受。你爸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如果这个条件你们觉得有些不合适,你让你爸重新开个条件就是。可千万别委屈自己,影响心情,影响肚里孩子啊。”

  说到孩子,周雪梅故意拉高声音,明显是让赵树阳注意到别影响到李颜菁情绪。这女人生孩子,本就受罪,要是心情郁郁,很有可能导致孩子流产的。

  赵树阳眉头微皱,瞪了周雪梅两眼。周雪梅这个时候不敢放松,只能硬着头皮,咬咬牙,拉着赵树阳的右胳膊,小声劝慰道:“菁菁才回来,你就说这些。她要是再赌气,一走了之,就别指望她再回来。”

  赵树阳想想好像也是这样,是觉得有些过分,正要开口说话,不想楚河上前一步,微笑道:“来之前我跟菁菁已经商量好了,大宝就跟外公姓,到时候也称您爷爷。这年头,反正也不太讲究这些。”

  赵树阳喜出望外,上前两步,走到楚河跟前,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年轻人思想就是开放。与时俱进,非常难得。不错!我很欣赏。”

  说完,他转身望向李颜菁,倍感欣慰道:“菁菁,你能这样为爸爸着想,我很高兴。这样,我马上请人定个好日子,尽快帮你们把喜酒办了。”

  李颜菁淡淡道:“结婚是我自己的事。我不想办酒席,就双方家里人一起吃个饭吧。”

  赵树阳微微一愣,本想说婚姻大事岂能草率,可如今二人已是奉子成婚,本就草率。

  想了想,反正他想要的都达到,其他形式上的东西不要也无所谓。

  “这样,你们到时候就去欧洲度个蜜月,酒席办不办也无所谓,只要你高兴就好。对了小楚,你现在有车吗?”赵树阳突然问道。

  楚河摇头道:“没有。”没车也就没房,想来也是个穷小子。可自己闺女就是喜欢他,都以身相许,他这个做父亲也无可奈何。

  不过,对于楚河表现,赵树阳还是比较满意的。从他身上,没有看到那种阿谀奉承或卑躬屈膝的模样,正是那种人穷志不穷的有为青年。

  他赵家有钱有势,只要给他一个平台,必定能够大展宏图。况且,他年龄大了,很多事情都力不从心,大儿子赵崇志又不省心,确实需要一个得力帮手帮他稳定赵家基业。

  下午五点多,楚河开着赵树阳临时送他的宝马车带着李颜菁回了长平。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43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