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25章 逼其退出

剑思文      33阅读

  车上,楚河开着车没有说话。

  坐在后排的李颜菁,头靠床边,神情有些落寞。

  这两天,张志华一直给她留言,她都未回,打她电话更是不接。

  赵树阳对楚河的认可,李颜菁看在眼里,却没有丝毫喜悦,反而心事重重。

  她笃定楚河对赵家谋求甚大。但庆幸的是,楚河所求都是放在明面上,并未背着她搞那些勾当,这说明他不想伤害她。这是对她的一种保护,也是一份信任,更是一份尊重。

  她不想知道他谋求什么,但只要不触碰到她底线,她也不会横加干涉。她本身对赵家并未多少感情,但父母之恩,在某些时刻还是需要回报,哪怕尽人事听天命,足矣。

  “什么时候,带我去你老家看看?”李颜菁开口道。

  楚河沉吟片刻,道:“老家在农村,你又有身孕,不是很安全。这样,我这个周末把他们接过来,就在你租的房子见面,如何?”

  李颜菁也不想多折腾,道:“你没意见就好。我无所谓。”

  楚河苦笑道:“你可千万别这样说。好歹到时候帮我说几句好话。你不知道,我们老家传统观念太重,又是独子。我今儿成了赵家上门女婿,孩子还得姓赵,我估摸回去要被打断一条腿。”

  李颜菁不疼不痒道:“这是你自己选择,我又没逼你。再说,你所图甚大,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楚河用余光看了一眼后视镜,从后视镜中看到她略有疲倦的模样,心底泛出异样感觉。

  他突然觉得,人生如梦,亦如夏花灿烂,亦如冬雪凄寒,五味杂陈,道不出,说不明。

  车子使劲小区,楚河停稳车后,没有急于下车。

  李颜菁看了看他,问道:“有事?”

  楚河“嗯”了一声,面露难色道:“咱们今天算是把你大哥彻底得罪了。我想,他肯定会派人盯着咱们一举一动。如果被他发现咱们是协议结婚,恐怕对我们会很不利。”

  李颜菁不动声色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楚河沉声道:“我想说,今后我们就要住在一起。反正我们约法三章,该遵守的我都会遵守,绝不会逾越鸿沟。但毕竟男女有别,确实会有些不方便。”

  李颜菁心中叹了几声,可眼下又没有其他办法,只能住在一起。赵崇志是什么人,她比谁都清楚。有楚河在身边,她至少也比较安心。

  “我知道了。你晚上搬过来住吧。我先上去休息。”

  说完,李颜菁下车。楚河赶紧下车,跟在后面,把她送到家里。然后,下楼开车去自己住的地方,把必须要带的东西打包装好,其他东西全部处理,不留任何蛛丝马迹。装好东西后,给房东打了电话,直奔房东住处,把余下租金结算清楚,当晚签订退租协议。

  回到李颜菁住处已是晚上十点多。楚河小心翼翼走进客厅,看了一眼主卧,房门紧闭,且无光线,想来李颜菁已经睡觉。

  楚河蹑手蹑脚把东西放到次卧,收拾好后,去卫生间冲了澡。穿着大裤衩和背心的他,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着无声电影。不知何时,就这么睡在沙发上。

  第二天上午,李颜菁起来,餐桌上已经摆好早餐。桌子上留有便签:请吃早饭,我已上班。

  李颜菁看着便签上的八个字,嘴角微微一扬。转身去卧室找了个铁盒子,将便签放在盒子里。想着,将来哪天协议失效,二人离婚,分道扬镳,这些便签也算是留念。

  楚河刚走进大楼,在楼下碰到李泽泉。

  “主任,早上好。”

  李泽泉眯着老眼,问道:“你小子中彩票了?这么开心?”

  楚河楞了一下,暗道自己跟往常没啥区别,反问道:“主任,您看出来了?”

  李泽泉笑道:“都写脸上喽。”说完,自顾拎着公文包上楼梯。

  如此顺利进入楚家,楚河本就始料未及。若说不高兴,那是骗人的,可没想到隐藏起来的喜悦之情还是被李泽泉这个老狐狸一眼洞穿,那只能说明自己火候不够,还需要加强情绪控制,真正做到喜怒哀乐不形于色。

  屁股刚坐下没多久,楚河就看到李颜菁朝他走了过来,脸上冷若冰霜,沉声道:“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楚河哀叹几声,垂头丧气朝她办公室走去。办公室另外两位大姐目露同情,暗道遇到这种变态女领导也是倒霉。

  楚河关上办公室门那一刻,脸上神情立马由阴转晴,小声问道:“你怎么来上班?”

  李颜菁坐在桌前,翻开手上工作簿,低头淡淡道:“上班有助于身心健康,你想我闷死不成。”

  楚河“哦”了一声,问道:“你晚上想吃什么,我下班后去超市买?”

  李颜菁抬头,看了他一眼,警示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别刻意讨好我。”

  楚河笑了笑道:“别自作多情。我讨好的是宝宝,又不是你。对了,科长,叫我啥事?”

  一听到“科长”,李颜菁心里就有些添堵。可在办公室里,确实需要多注意行为举止。稍有不慎,风言风语很快就在单位内部传开。

  至于李泽泉现在是否知晓她与楚河之间的关系,李颜菁还不清楚。不过,赵树阳认可后,早晚公布于众。

  真等到那天,她就休产假回家养胎去,眼不见心不烦。至于楚河会是什么处境,想来不会太差。有赵树阳在后面运作,今后提拔应该会很快。

  “你都叫我科长了,其余的话也不用多说了。没事了,你出去吧。”

  楚河“噢”了一声,起身出门。刚出办公室,脸上露出愤愤不平的神情,似乎憋了一肚子火没法发出来。

  “怎么了,小楚?”办公室一个叫刘云秀的中年妇女迎上来,小声问道。

  目前,科室里只有楚河和刘云秀两个人。周爱芳因赵雅丽休假在家,另外一个叫李爱翠休长病假在家。

  楚河心里特别清楚,这个刘云秀最爱嚼舌根,这到她嘴里的事情,保证不出三分钟全单位就知道。所以,他与李颜菁的事情,如果让她知道,估计是当头条八卦四处传播。

  楚河叹了几声,无奈道:“咱们这科长,要求高。这个不满意,那个不满意。我都不知道怎么开展工作了。”

  刘云秀眼珠子咕噜转了两圈,拿出长辈的姿态教育道:“小楚,你可是追求进步的人啊。这领导要求高是好事,怎么能当负担。还有,工作不知道开展,那说明你对工作情况不了解。咱们科长也是新来的,对工作也不了解。这工作当然没法开展。”

  楚河似有所悟,追问道:“刘姐,那你说说,我该怎么办?”

  刘云秀微笑道:“小楚,你可记住姐的话。当你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就多往领导那跑,让领导给你出主意,你按领导的意思去做。做好了,说明领导有方。做不好,说明你还有进步空间。”

  楚河面露崇拜神情,惊喜道:“刘姐,想不到你深藏不露,是个高手。”

  刘云秀颇有得意道:“姐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自然比你清楚些。对了,我问你个事,你可如实说啊。”

  楚河心中一凛,但脸上神情严肃,认真道:“刘姐,你说啥事?”

  刘云秀沉吟片刻,道:“之前,周爱芳是不是想把她侄女赵雅丽介绍你认识?”

  楚河点了点头,失落道:“人家看不上我。”

  刘云秀“呸”了一口,不满道:“我看是她配不上你。说真的,还好你没跟她在一起。你不知道,那个赵雅丽是个杀人犯,还吸毒。一想到之前,她还喊我阿姨,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楚河不想掺和她与周爱芳是非当中,装起糊涂道:“这种事情谁说的清了。反正,我现在是没那心思,先把工作做好再说。”

  刘云秀闻言,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她本想介绍一个好姐妹的女儿给他认识,可楚河把话说明白了,她也不好开口。只得再找个好时机,把这话题聊下去。

  楚河刚坐回座位,就接到李泽泉的电话,让他速去办公室找他。

  楚河小跑冲进李泽泉办公室,小声问道:“主任,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

  李泽泉脸上神情变幻不定,上下仔细打量起他,沉声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楚河心中大惊,可脸上一头雾水,反问道:“主任,我有什么事情,你还不清楚嘛。”

  李泽泉冷笑几声,道:“看不出来呀。你小子本事还挺大的。”

  楚河小心翼翼问道:“主任,我到底做错什么事了?”

  李泽泉冷声问道:“说说,你是什么时候跟李科长好上的?”

  楚河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妙,不想消息这么快就传达李泽泉这边。想来,定是赵崇志告诉他的。

  楚河知道这个事情瞒不住,也就不再掩盖什么,委屈道:“主任,我自由恋爱还有错吗?”

  李泽泉见他委屈的跟小媳妇似的,气的火冒三丈,怒道:“之前,我是怎么跟你说的。让你不要把心思放在李科长身上。你倒好,还把人家肚子搞大。”

  楚河无奈道:“这种事情也是没有办法的。”

  李泽泉“呸”他一口,道:“你自由恋爱我不反对!可是你现在影响到单位声誉,那我就要管管。”

  楚河神情激动,质问道:“主任,我怎么影响到单位声誉?”

  李泽泉冷笑道:“我看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咱们单位有规定,同单位不能恋爱结婚。你自己看着办吧。”

  楚河拒绝道:“这宪法都保护恋爱婚姻自由。同一个单位怎么就不能恋爱结婚。主任,其他事情都好说,这件事没得谈。”

  李泽泉“哎呦”一声,反讽道:“怎么?抱了个大腿,说话都硬气。我告诉你,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你没听过流言蜚语可以杀人吗?你无所谓,李科长能承受得了?别图自己爽,祸害她人!”

  楚河沉默起来。

  李泽泉说的对,这件事如果在单位传开,肯定会有很多难听恶心的话。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终究低估赵崇志的反击能力。说到底,自己是被短暂胜利冲昏头脑。

  李泽泉叹了几声,道:“小楚。你是我领进门的。换作是别人,我才懒得废话。可对你,我还是有想法的。事情已经发生,你还是早做打算。”

  楚河苦笑道:“主任,我能做什么打算?”

  李泽泉沉吟片刻道:“你要是听我的,我就给你出个主意。对你,对李科长都好?”

  楚河疑惑道:“什么主意?”

  李泽泉压低声音道:“只要你与李科长断绝关系,不再有任何来往。我找人托关系,把你调到市人民医院药剂科,当个副科长。期满一年后,给你提正。”

  楚河脑子转的飞快。从李泽泉口中,他可以笃定两件事:一是赵崇志对李泽泉施加影响,让他出面逼迫自己离开;二是李泽泉虽然知道他与李颜菁的关系,但不知道赵树阳对他暂时认可。

  所以,赵崇志打的如意算盘,就是“借刀杀人”。如果赵树阳因此事而迁怒于他,他完全可以将“黑锅”甩给李泽泉。

  当下,李泽泉因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这层厉害关系应该没有看清楚,那么他就有机会应对。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33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