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26章 双面夹击

剑思文      99阅读

  楚河思索片刻,诚恳道:“主任,我知道您是为我好。但有些事情,我确实不方便跟您说。但是,我可以保证,我后面所说的都是为你好。”

  李泽泉一听,这话有点分量,似乎有些玄机。

  楚河继续道:“主任,我既然跟菁菁在一起,那说明我是了解她的,包括她的背景。所以,我也大概能猜到,这事是谁告诉您的。但正如你刚才对我说的,这件事真的不简单。不管是我离开,还是菁菁离开,这对你都不是好的结果。换句话说,即便我们真的分开,这话也不是从您口中说出来。主任,您听明白没有?”

  李泽泉不愧是个老狐狸,他从楚河神情和语气中读出一些不同寻常的信息。这些信息赵崇志都从未跟他提及。这也说明,赵崇志在这件事上对他有所隐瞒,其隐瞒的背后必定有玄机。

  再加上,他对楚河还是有些了解。他如此镇定面对这件事,必然是无后顾之忧。

  进一步想,赵崇志都无法解决的问题,竟然要他去解决,这足以说明这件事极为棘手。

  想来,他有些懊悔刚才的冲动,差点在非理智情况下做出对自己极为不利决策。

  “小楚,你把话说到这份上,我心里有数。不过,我还提醒你,是个男人就得负责,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另外,我建议你还是跟李科长说说,既然有了身孕,就提前休产假回家养胎去,别累坏身子,影响心情。”

  李泽泉说的很直白。这件事他可以不说,但不保证别人不会说。到时候,风言风语,谁都无法承受。

  楚河离开李泽泉办公室,没有直接去找李颜菁,而是找了个僻静角落,蹲在地上,抽起烟来。

  之前他跟李颜菁说要在赵家立足,当时想法是等到合适时机,辞去公职进入赵家公司谋职,其核心是能够获取赵家公司部分股权。

  只有这样,他才有资本跟赵崇志斗。他要把赵崇志身上一切都夺过来,然后踩在脚下不断蹂躏,过上那种生不如死生活。

  目标很明确,可路径不清晰。

  眼下这段时间,李颜菁确实不能在呆在单位,早点休产假,避开这个是非之地。

  如果李泽泉摆不平这件事,赵崇志必然会将他与李颜菁的事添油加醋一番再传到单位里。到时候单位里人尽皆知,估计“奸夫淫妇”的恶毒话都会有人说。

  此时,李颜菁正在办公室接听张志华的电话。

  张志华通过其他渠道知道她与一个叫楚河的人领了结婚证,这令他大为恼火。如果不是顾及彼此的身份,直接开车前来兴师问罪。

  “你说完了没有?我告诉你,今天我接你电话,就是正式告诉你,我结婚了。以后,你不要再来骚扰我。”李颜菁哽咽道。

  张志华哀求道:“菁菁。刚才我说话重了些。可是,我是因为太爱你,才无法控制自己。你告诉我,你这样做,是不是故意气我?”

  李颜菁冷笑几声,道:“张志华,都到这个时候,你还说这些,你觉得有意思吗?就算我是故意气你,你能怎么样?难不成,你去离婚,跟我结婚?”

  张志华哑口无言。

  李颜菁冷笑几声,直接挂了电话,可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事到如今,他依然不会放弃已有权位,而她也无法再回头。

  或许白云苍狗,世事难料,李颜菁此刻的心情可说是“世路如今无岸,此心到处忧然”。

  就在楚河起身准备回办公室时,接到他大哥楚海的电话。

  “哥,找我啥事?”

  楚海焦急问道:“阿河,今天上午村里有人传,说你不要亲生爹娘,狠心逼死前女友,做了别人的上门女婿。还说,以后再也不回这穷村,看着都恶心。这是咋回事呀?”

  楚河问道:“谁传的?”

  楚海道:“我也不知道。现在,这个事情咱们村里人都知道了,都在说你没良心。二叔急的直跺脚,差点背过去。”

  楚河紧张道:“我爸他没事吧?”

  楚海道:“你放心,现在好些了。二叔让我告诉你,让你明天赶紧回家一趟,把事情说清楚。要不然,他死都不会饶恕你。”

  楚河沉声道:“哥,你信我吗?”

  楚海不由分说道:“自家兄弟,我当然信你。即便你真做了,我也相信你是有原因的。”

  楚河简单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突然,攥紧的拳头狠狠砸向墙面。因用力过狠,拳头关节处破皮,鲜血直流。

  就在这时,林晓茹打来电话。

  楚河稳定心神,接通电话,耳边传来急促声音:“姐夫,你是不是要结婚了?”

  楚河的心猛地下沉,低声问道:“你听谁说的?”

  林晓茹哽咽道:“姐夫,姐姐才离开没多久,你怎么就这样做?太伤我心了。”

  楚河欲哭无泪,欲言又止。但真相不能说,只能自己负重前行。

  楚河控制好情绪,劝慰道:“晓茹,不管你听谁说,都不要去管。你只要在学校安心学习就好。”

  林晓茹见他不辩解,更是伤心不已。在她心里,姐夫是深爱姐姐的。即便今后会与其他女人结婚生子,但肯定不会是现在。

  可是,她也明白,自己如此伤心,是因为埋藏心里的那颗种子即将“腹死胎中”,断了念想。

  “姐夫,刚刚我爸给我打电话说,现在村里都在传,说城里有个富婆包养你,你就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还要做别人的上门女婿。后来,姐姐因为这个事跟你吵架,你不仅打她,还逼她分手。姐姐不堪受辱,这才选择自杀。村里人都说,你是杀人凶手。姐夫,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楚河知道这些谣言必定是赵崇志安排的,想让村里人不相信那是不可能的。都说谣言止于智者,这些村里人又怎是智者。所以,他也懒得去解释什么,反而会越描越黑,面对压力越大。

  “晓茹。你爸那边我会去跟他说的。你记住,我不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我只在乎你们。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

  楚河匆匆挂了电话,深呼几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个时候,不能自乱阵脚,否则功亏一篑。

  冷静下来后,楚河立即给李颜菁打了电话。

  “菁菁,你现在就办一下产假手续。中午就回去。”

  李颜菁暗道不妙,问道:“怎么了?”

  楚河小声道:“现在说不方便,你先办手续,晚上回去再跟你说。我现在要回老家办一下事情,最快明天晚上回来。”

  李颜菁“嗯”了一声道:“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楚河突然想起什么,道:“我担心赵崇志可能对你不利。要不,我跟杨医生说一下,你今晚住她家里?”

  李颜菁沉默片刻,婉言拒绝道:“这个你放心。他现在不敢对我做什么。对了,你好像跟杨医生很熟?”

  楚河想了想,认真道:“杨医生是个好人。”

  李颜菁“哦”了一声,也就没再问什么,便挂了电话。

  楚河离开单位,打了个出租车直奔雷塔镇大兴村。

  到了村头,楚河便下了车,绕路去了林晓蓉的墓地。

  他轻抚墓碑上的照片,千言万语更是无人说。他选择这条路,就必然要承受常人所不能,甚至大好的青春年华,一朝付诸东流。

  楚河斜靠在石碑上,静静地望着远方,怔怔出神。在这一刻,内心翻滚的湖水平静下来。他突然明白,静水流深,原来是这般感受。

  就在这时,林大海不知何时出现在墓地旁。

  楚河赶紧起身,喊了一声“林叔”。

  林大海点了点头道:“吃饭了没有?”

  楚河平静道:“不饿。”

  林大海望着林晓蓉照片,眼中闪过一丝哀伤,低声道:“晓茹跟你说了吧。这孩子,我让她不要跟你说,还是不听。”

  楚河本想解释什么,可又不知怎么说。

  林大海笑了笑道:“那些个风言风语,你也别放在心里。我虽是个粗人,没见过什么世面,但也看得明白。有些人就是看不得你好,总想弄些恶心的事情。”

  林大海这番话,让楚河感动的同时愧疚更弄,哽咽道:“林叔,都是我不好。”

  林大海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人各有命,怨不得别人。今后路怎么走,你自己定,也别有什么心理负担。”

  楚河感激道:“谢谢林叔。”

  林大海双手背后,转身往回走,走了两步回头道:“楞着干啥?跟我回去吃饭。对了,晓茹这两天从学校回来,肯定会跑城里问你这事。你好好说说她,安心在学习读书,别辜负晓蓉和你期望。”

  楚河苦笑道:“我知道了。”

  下午三点,楚河离开大兴村,直奔烟陈镇洪桥村。晚上五点多,楚河匆匆回到老家。

  “爸、妈,我回来了。”

  楚庄阳坐在门口老槐树下抽着烟袋,看都不看他一眼。楚母闻声,急忙从屋内走出来,关切道:“吃饭了没有?”

  话音刚落,楚庄阳破口大骂道:“吃他娘的饭!我就是养条狗,还会摇尾乞怜。那像这种白眼狼,良心都给狗吃了。”

  楚母听了不高兴道:“死老头,你抽什么羊癫疯?我儿子回来看我,关你屁事。”

  楚庄阳哼了几声,起身朝村头走去,显然不想与楚河说话。

  楚河沉声道:“妈,海哥都把情况跟我说了。”

  楚母问道:“是真的?”

  楚河沉吟片刻,如实道:“前两天,刚领的结婚证。”

  楚母追问道:“那个上门女婿的事?”

  楚河点头道:“是真的。”

  楚母“哎呦”一声,微怒道:“这么大的事情,你咋不跟家里商量一下。你爸是个要面子的人,你让今后他老脸搁哪呀。以后,指不定被村里人戳着脊梁骨子骂。”

  楚母见他不为所动,也知道木已成舟,无法改变。虽然她对上门女婿比较反感,可终究是自己儿子的选择。她这个做母亲的,不能说帮多大忙,但至少能够让儿子安心也好。

  “啥时候把姑娘带回来?”

  楚河想了想,道:“过些日子,我接你们去县城。她身体有些不舒服。”

  楚母轻叹几声,道:“你爸那边我会多说说的。行了。别光站着呢,赶紧坐下吃饭。”

  “说什么说!我不同意。赶紧给我滚,以后别再回来。”楚庄阳大步跨过门槛,气鼓鼓地走进房内,“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楚河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倒不如先缓和一下,再跟老父亲好好沟通。

  “妈。我去海哥家过一夜,等明儿上午我再跟爸说。”

  楚母无奈道:“行吧。这个老东西,抽疯上瘾了。”说完,走进内卧,劝慰自己老伴。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99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