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27章 主动约见

剑思文      79阅读

  楚河来到楚海家里,楚海老婆炒了两个下酒菜,两个人边喝边聊。一时兴起,两个人一瓶半白酒下肚,醉意方浓。

  楚河提到妞妞的事情,一个劲地跟楚海说“对不起、对不起…”,说着说就哭起来,越哭越伤心。

  楚海见自己兄弟如此模样,死命搂住他,自己也跟着哭起来。两个大男人就这么抱在一起,痛哭流涕,一旁楚海老婆想要劝劝他们,可终究啥也没做,哭着走出去。

  妞妞死后,楚河给他们在市区弄了一套精装修房子。按照当前房价,也是好几百万,是他们几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所以,楚河老婆打心底感激这个表弟。因此,白天的时候,有村里妇女在她面前嚼舌根。二话不说,冲上去臭骂起来。要不是有人拼命拉住她,早就上去抓头发、抓脸。

  有些事发生了,再也无法挽回。妞妞之死,始终让楚河无法原谅自己。即便是无心之举,但终究因私欲而违背良心,这才导致悲剧发生。

  如果死的不是妞妞,而是别人的孩子。那么,他不知道,或许知道后也不会如此愧疚,因为死者与他没有多大关联。

  古人说,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他不但没有做“善小之事”,反而落得“恶大之果”。冥冥之中,他总觉得这是老天对他私欲惩罚,今生再无安宁。

  在他内心深处,极度痛恨疫苗这个行业。当一个行业处于不透明状态,也就存在监管不到位,藏污纳垢如同家常便饭。如果你在这个行业太过清白,提拔先不说,连身边圈子都无法融入。要想做到“出淤泥而不染”,简直比登天还难。

  楚河从来不把自己标榜为君子,但也不是小人,只能在“灰色”地带上游走。可他心里明白,自己终究要选择一方,如棋手执子,黑白分明。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楚河醒了过来。至于昨晚酒后情形,他记得不太清楚。

  他揉揉了眼睛,挣扎爬坐起来。拿起手机看时间,发现有三个李颜菁未接电话。

  他赶忙给李颜菁拨过去,紧张道:“菁菁,你没事吧?”

  李颜菁顿了顿,道:“没事啊。对了,昨晚打你电话,怎么不接啊?”

  楚河松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道:“昨晚喝高了,没听到你电话。有什么事?”

  李颜菁沉吟片刻,道:“你把地址发我,我上午开车去你老家,看望你爸妈。”

  楚河心想,你要过来村里还不炸锅,急忙婉拒道:“大热天的,你就别乱跑。咱不是说好,到时候我把他们接过来就是。”

  李颜菁想了想道:“我们虽然是假结婚,可他们当真。你不是说,做戏做全套,免得他们起疑心。”

  楚河笑道:“他们就是粗人,哪里有这些小心思。你就在家好好休息,我下午就回去。”

  挂了李颜菁的电话,楚河吐出几口浊气。他可不想李颜菁这个时候过来,要是发生什么事情导致她流产,那他计划就无法实施。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

  楚河走出房间,看见楚海正在忙乎农具,凑上去道:“今年种了几亩田?”

  楚海道:“今年种了十五亩,还有你爸的四亩地。”

  楚河问道:“我爸他终于想通了?”

  楚海道:“啥想通呀?还不是因为腰间盘突出压迫腿神经,导致腿脚无力,阴天还疼的厉害,根本没有法干重活。这个你不知道?”

  楚河愕然,追问道:“啥时候的事情,我爸没跟我说过这事。”

  楚海叹道:“二叔也是怕你担心,就没跟你说了。前几天我带他去镇里医院拍片子,医生说是以前干活太重导致的。还说这个病没法治,只能保守治疗。要是哪天真不行,就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楚河神情黯淡下来。在他看来,父亲身体一向都很健朗,几乎没什么大病,这让他很欣慰。可是,毕竟年龄大,身体隐疾终究会爆发出来。

  楚海拍了怕肩膀,安慰道:“农村人,谁没这个毛病。你别太担心。反正,二叔现在田也不种了,平时转转,喝喝小酒,也挺好的,不碍事。”

  “还有。你这上门女婿的事情咋说?”

  楚河苦笑几声,道:“哥,家里的事情就靠你多照料了。村里人咋说你就让他们说,过了新鲜劲也就没啥可说的。”

  这时,楚河老婆走了进来,撂出狠话道:“那可不行。谁要是再外面瞎说,我就撕烂他的嘴。”

  楚海朝她翻了个白眼,催促道:“少在外面添乱。赶紧去给阿河弄个蛋炒饭,顺便再炒两个小菜。”

  楚河笑了笑道:“嫂子,你就听哥的。别跟那些人见识。”

  中午临行前,楚河回了趟家,跟楚母说了几句,塞了两千块钱,便急匆匆赶回城里。

  上午十点多,他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接听之后,他才知道是陆大海打来的。自从那顿饭局之后,楚河再也没有跟他有过接触,所以很快就把他忘了。

  本来楚河准备寒暄几句就挂了电话,但陆大海跟他说了两句话,便改变主意,下午赶到陆大海约好的地方见面。

  下午三点,楚河来到叫“猫空咖啡”的简餐厅。服务员带着他走进包间。

  包间里,陆大海正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水,嗑着瓜子,脸上怡然自得。

  “哎呦!楚老弟,你可总算来了呀。”陆大海起身笑迎道。

  楚河微微一笑道:“陆总,久等了。”

  陆大海示意他坐下,笑道:“这才几天不见,楚老弟便成为人中龙凤呀。”

  楚河淡然道:“陆总知道的还挺快。”

  陆大海自信道:“这么大事情,要是比别人慢上一拍,那还混个屁啊。”

  楚河不想废话,开门见山道:“你找我什么事?”

  陆大海沉吟片刻,道:“楚老弟是个爽快人,我也就不绕弯子了。我找你来,就是想跟你商量合作的事。”

  楚河“哦”了一声,眉毛微微上挑,问道:“合作?什么意思?”

  陆大海不急不慢道:“楚老弟是个做大事的人,能屈能伸,而且人品不错,这点我很欣赏。”

  楚河问道:“然后呢?”

  陆大海道:“你侄女的事情,我请人去调查了。你想不想知道真相?”

  楚河心中大凛,他是知道真相,但陆大海未必知道他知道。所以,他不想那么快暴露自己底线,苦笑道:“事情都结束了,知道真相又如何?”

  陆大海身子往后一趟,沉声道:“如果搁在以前,这件事也就结束了。但现在不同,你的身份变了,你就不想做些什么?的确,一套房子是可以弥补你大哥他们,但对你来说,你心里过得去?”

  楚河眉头紧皱,问道:“你什么意思?”

  陆大海笑了笑道:“楚老弟,你别误会。这种事情在你眼皮子底下发生,我想你心里一定很愧疚。而这份愧疚,对你来说,或许永远都无法磨灭。”

  楚河沉默起来。陆大海说的没错,侄女之死在他内心深处,便认为自己是个帮凶。所以,这份内疚和自责不会因为时间而淡忘,反而越来越浓厚。

  可这些话由陆大海说出来,自然是有其目的。

  “如果你再绕弯子,我现在就走。”

  陆大海似乎早已预料到他有如此反应,不紧不慢说:“楚老弟,你别急呀。咱们既然要合作,自然要坦诚布公。说通了,咱们才能精诚合作呀。”

  楚河压住火气,冷笑道:“陆总,无利不起早。既然你觉得跟我合作能图大利,那就拿点诚意出来,别说这些有的没的。”

  陆大海点了点头,道:“楚老弟今天心情不好,我也就不卖关子了。我跟你合作,目的是要拿下东泽市的婴儿疫苗市场。”

  楚河看了看他,道:“我看陆总野心不止如此吧。”

  陆大海笑道:“要是拿下江东省的份额就最好了。”

  楚河问道:“我能做什么?”

  陆大海道:“要是搁之前吧,楚老弟你确实啥都不做了。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你是赵树阳的女婿,你就有这个机会。”

  楚河笑了笑道:“赵家是赵家,我是我,你就这么肯定我有这个机会?”

  陆大海笑道:“不瞒老弟。那批有问题的疫苗就是赵崇志弄出去的,你侄女的死可都是他一手造成。这个血仇,你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吧?再说,即便你不想讨回什么,可赵崇志已经把你看作眼中钉,对你处之而后快,你想躲都不了。所以,不论如何,你要想坐稳赵家女婿,必须把赵崇志踩在脚下。如果你做到这步,现在赵家后继无人,自然就有你的用武之地。”

  楚河沉吟片刻,问道:“你能做什么?”

  陆大海翘起二郎腿,道:“老弟也是在官场上混的。要想吃下东泽市份额,没有政府关系那怎么行。我只能告诉你说,我这边的天地线已经打通了,关键需要一个合适的机会去推动。”

  楚河眉头微皱,道:“你的意思是,扳倒赵崇志就是你们想要的机会?”

  陆大海大笑道:“楚老弟果然是聪明人,一点就通。有些人啊,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烧死一个,必然能烧死其他的。关键是,要能确定一把火烧的准。”

  楚河沉声道:“我有什么好处?”

  赵大海道:“老弟是个明白人,还非要我说的这么直白吗。不过,你要想得到全部好处,你必须要处理好一个人。”

  赵大海饶有意味地笑了笑,道:“楚老弟刚是春风得意,我这个时候说出来,好像有种棒打鸳鸯的感觉。纠结啊!”

  楚河心中一凛,冷声道:“说句不好听的,这些都是你陆总画的大饼,能不能实现还不知道。再说,即便没有那些好处,我也无所谓。至于赵崇志对我怎么样,那是我自己的事,也不劳您操心。”

  陆大海神色微变,叹了几口气,道:“老弟,这可是你要我说的,到时候你可别怪老哥啊。”

  说完,陆大海从包里掏出三张照片,是李颜菁与张志华牵手、拥抱的亲密照。

  楚河看着照片中的李颜菁,她目光含情,脸带笑意,充满一个小女人本该拥有幸福味道。

  暗道陆大海好深的心思,竟然挖出这条线来。他这么做,明显是想要他接触张志华。否则,陆大海就会公开这些照片。

  陆大海解释道:“老弟,这些可都是意外收获。我们原先是想了解我们张大主任的生活情况,不想跟老弟扯上关系。老哥我实在看不下去,这才冒着风险跟你说,待会回家你可千万别做什么傻事啊。”

  楚河冷冷看了他一眼,问道:“这个男人是谁?”

  赵大海道:“他叫张志华,是东泽市疾控中心第一副主任,是个实权派。而且,很快他就要被提拔为市疾控中心一把手。如果有他帮忙运作,拿下东泽市疫苗市场,简直易如反掌。”

  楚河反问道:“你们想要这个威胁他?”

  陆大海呵呵笑道:“老弟,话可不能这么说。你放心,这些照片绝对不会落地其他人手中,尤其是赵崇志。但是,这就要看老弟怎么做了?”

  楚河深呼吸几口,靠在背上,眼睛注视房顶,沉默片刻,道:“陆总话都说到这份上,我要是不同意,估计前脚刚走,后脚这些照片就到我媳妇那了。陆总,你说我是做大事的,那我认为自己就是做大事的。这件事,我的底线是不得伤害我身边人。如果碰了我的底线,光脚不怕穿鞋的,咱们就死磕到底。”

  陆大海心中大喜,他就等楚河这句话。

  “哈哈哈!老弟,咱们合作是为了共同目标,又岂会伤害老弟身边亲人。这点我陆大海给你保证。哪天要是哪个王八蛋不开眼,我第一个搞死他。”

  楚河扭头看了他几眼,沉声道:“对付赵崇志不是那么简单,我需要后援支撑。”

  陆大海爽快道:“这点你放心,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你尽管开口。”

  楚河由衷赞道:“陆总所图甚大啊!”

  陆大海笑道:“这男人不做几件大事,那怎么对得起裤裆下面的把子。不过,有件事我要提前告知老弟一声。你要想弄倒赵崇志,先搞定他老婆。”

  楚河惊疑道:“他老婆?”

  陆大海神秘道:“这你不知道了吧。赵崇志之所以混到现在,全是他老婆孙艳晴的功劳。你这个嫂子,厉害着呢,我们盯了一阵子,楞是什么东西都没捞到。你想想,赵崇志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她竟然无动于衷,很是奇怪。我分析吧,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她真的安分守己。还有一种情况是,她做的太过隐蔽,不留蛛丝马迹。如果是后者,她可是一个厉害的女人。老弟,今后你在赵家,可千万要注意你嫂子,可别阴沟里翻船。”

  这个消息,倒让楚河吃惊不小。他从李颜菁口中都没有听到孙艳晴这个名字。可问题是,陆大海是怎么知道的?

  陆大海看出他心中疑虑,笑道:“这个你就不用问我。你相信就相信,不相信拉倒。别到时候你说,做哥哥的没提醒过你。”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79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