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28章 一夜情缘

剑思文      16阅读

  楚河从陆大海那边离开后,没有直接回住处。而是打车去了市区火车站接曾经的小姨子林晓茹。

  林晓茹得知他要结婚的消息,就立马请假从学校赶了回来,想要一问究竟。只不过,她心里也很清楚,自从姐姐林晓蓉离开后,他已经不是她的姐夫。他是事情已经轮不到她来说三道四了。

  可自己终究过不了那关,还是来了。

  晚上九点半,楚河赶到火车站出口处。看看时间,林晓茹那般火车还有十分钟到站。

  他四周张望几眼,然后找个偏僻地方抽起了烟。他在琢磨陆大海说的那番话。同时,也对陆大海这个人产生严重不信任。跟这样的人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引火烧身。可要想在赵家立足,借陆大海之手便能提前完成。权衡利弊后,最终答应与陆大海合作。最终鹿死谁手,还不好说。

  楚河用脚踩灭地上烟头,转身朝出口那边走去。

  林晓茹拉着行李箱下了火车,朝出口方向走去。这次回来,明面上是问责,可真正意图却是她无法说出口。

  在学校的这段时间,她被相思折磨成狂,但又无法表露心悸,只能通过学习、运动、兼职等方式消耗时间,不再去想那个令她魂牵梦萦的男人。

  坐在火车上,她忍不住将往事回顾。那一幕幕嬉笑怒骂,如同放映电影般在脑子里闪过。

  在她心里,姐夫是个非常好的男人,值得终生依靠的男人。不知何时,她将他的形象烙印在心里,且不自觉地将他与别的男子进行比较。越比较,就越觉得姐夫的好。

  渐渐的,她把楚河的关心转化为爱情种子,埋藏心底。直到林晓茹出事后,这颗爱情的种子破土而出,正疯狂生长,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他,想要与他耳鬓厮磨,天长地久。

  只是,梦,很快破碎。

  是谁说过,岁月是眼角抹不去的潮湿,柔了梦,碎了心?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便再也忘不掉你容颜。如若可以,亲爱的,今夜,请许我一帘幽梦。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经年中,便有了刻骨铭心的思念。如若可以,亲爱的,请许我一个回眸。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这一眼,便有了数不尽的眷恋。如若可以,亲爱的,请许我一颗慧心。

  今夜,就让我携清风徐徐,剪西窗夜话,以一纸水墨奇缘,为你舞尽倾城的痴情眷恋,于低眉含笑间,与你琴瑟相和,共享良宵美景。

  人流攒动。林晓茹站在那,梨花带雨,怔怔望着那个朝思暮盼的男人。

  或许,这次相逢离别,便是物是人非。

  楚河目光突然停留下来,然后对着她,咧嘴微笑。

  他笑了,她也笑了。

  林晓茹赶紧擦拭眼泪,拖着箱子快步朝他走去。

  “姐夫!”

  林晓蓉丢下箱子,直接冲了上去,抱住他的腰身,将脸埋在他胸口,忍不住哭了起来。

  楚河先是楞了一下,然后轻轻拍了怕她的肩膀,笑道:“长高了嘛。”

  林晓茹破涕为笑道:“哪有长高。”

  楚河微笑道:“不仅长高,还长漂亮了。学校里应该有不少男生追吧。”

  林晓茹面露不悦道:“烦死了。我都不想见到他们,还非要死皮赖脸的缠着我。”

  楚河将她缓缓推开,柔声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说明我们晓茹魅力大,这是好事嘛。”

  林晓茹一听这口气,如同长辈教育晚辈,心里就有点不开心,嘟起小嘴道:“姐夫,你怎么还帮他们说话。”

  楚河投降道:“我错了还不行。把行李箱给我,姐夫送你回家。”

  林晓茹站在原地不动,也不说话。

  楚河疑惑道:“你楞着做啥,不走呀?”

  林晓茹小声道:“我不想回家。”

  楚河微微一怔,反问道:“你不回家,你想去哪?”

  林晓茹低下头,小声道:“我也不知道。”

  楚河见她表现有些异样,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林晓茹摇头道:“没有。”

  楚河心里好笑,就你这样还说没有事情。不过,小女生总有自己的秘密,他一个大男人确实不好多问什么。可关键是,她不回家,她能去哪?难不成带着她回李颜菁那边。

  想到李颜菁,楚河这次意识到林晓茹此行回来的目的。

  “这样吧。今天晚上你就住市区酒店,明天上午我送你回家。”

  闻言,林晓茹抬头笑道:“都听姐夫的。”然后,立马搂着他的左胳膊,撒娇道:“姐夫,我饿了。”

  楚河也没多想,道:“先把你安顿下来,我带你出去吃饭。”

  半个钟头后,楚河领着她走进如家酒店。

  楚河掏出身份证,对着服务员道:“还有两个单间?”

  话音刚落,林晓茹突然插过话来道:“一个标间就好。”

  那名女服务员看了看楚河,又看了看林晓茹,问道:“到底是两间,还是一间?”

  楚河正要说两间,林晓茹突然将她身份证递过去,肯定道:“就一间标间。”然后,扭头对楚河小声说:“省点钱嘛。”

  楚河苦笑两声,不想令林晓茹难堪,便也同意,心想好等吃完饭送她回来,自己就在酒店大厅沙发眯会就好。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对林晓茹影响不太好。

  办完手续后,楚河拿好房卡,领着林晓茹去房间。

  林晓茹放好行李箱,便嚷着要在房间里喝酒。楚河原先不同意,但又架不住她苦苦哀求,便答应下来。后转念一想,自从李晓蓉死后,林晓茹变得郁郁寡欢,不爱说话。直到今天见面,楚河才感觉她又回来了。

  楚河离开后,林晓蓉从行李箱中拿出一套内衣,以及一件海蓝色吊带裙。

  她拿着衣服,光着脚丫走进浴室,反手带门,留下手指宽的门缝。

  随即,她打开热水器,调试好水温后,走进淋浴喷头下方,抬头仰面,任凭温水冲刷她的脸,脑子竟是那些男女旖旎香艳的场景。这次回来之前,她偷偷观摩几部香港三级片,对其中男欢女爱有了更深的认识。

  此刻,那些香艳画面在脑子里放映出来,身子忍不住扭动起来…

  二十分钟后,楚河左手抱着肯德基全家桶,右手拎着装着六瓶听装啤酒的塑料袋。刚刷卡进门时,恰好撞到林晓茹用毛巾裹着湿漉漉头发走出卫生间。

  此刻,她穿着海蓝色吊带裙,隐约之中可以看到内衣轮廓。再加上林晓茹身材本来就好,这刚出浴的模样足以令男人心神荡漾,生出非分之想。

  楚河镇定心神,收回目光,问道:“洗澡了?”

  林晓茹“嗯”了声,道:“洗完澡舒服多了。姐夫,你买什么吃的?好饿!”

  楚河将全家桶递给她道:“这么晚了,也没啥说的,就这个。外带六瓶啤酒,够你喝了。”

  林晓茹迫不及待抓起一根鸡腿,啃了起来,道:“姐夫,拿酒来!”

  楚河会心一笑,打开一罐啤酒递给她道:“悠着点!”

  林晓茹盘腿坐在床上,啃一口炸鸡腿,喝一口啤酒,好不快哉。

  楚河本想找个借口离开房间,不想林晓茹喝的太急,啤酒呛到气管,咳嗽不停。楚老大步上前,坐到她身旁,在她背上轻轻拍起,关切道:“叫你悠着点,非要喝的那么急”

  林晓茹红着脸,断断续续道:“姐夫,我,我就是,想喝酒嘛。”在她说话时,心里纠结万分。她很想转身搂住身旁这个男人,永不分开。可是,她终究心有顾忌,迟迟不敢越雷池半步。

  可就在楚河起身准备给她拿矿泉水时,林晓茹鼓足勇气转身搂住他的腰身,带着哭泣声音道:“姐夫。你别离开我!”

  楚河身体僵住在那。

  半晌,他叹了几声,道:“你还年轻,后面的路还很长。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我们都得往前看,往前走。”

  闻言,林晓茹心如刀绞,哭泣道:“姐夫,你就那么狠心抛下姐姐和我,跟别的女人结婚。”

  楚河沉默片刻,道:“这个世界,少了谁都照样转。人也如此。你姐姐走了,你更要好好的活下去,要活的更加出彩。”

  林晓茹见他如此铁石心肠,一怒之下,张口咬住他的右肩膀。很快,肩膀传来一阵钻心疼痛。楚河依旧什么都不做,楞是让她咬了十几秒钟。

  林晓茹突然意识到行为失态,松开扣,急忙扒开他的领口,只见右肩膀处一排带血的牙印。她越哭越伤心,泪水止不住哗哗落下。作为院校最佳女辩手,此时的她不知所措,就跟做错事的小女孩。

  楚河见她哭的梨花带雨,心有不忍,将她搂入怀中,轻拍后背。如此的亲密接触,有股淡淡香味钻入他的鼻子,指尖传来的柔软,让他内心有些荡漾。

  他突然意识到,怀里这个姑娘,终究不是原先那个灿烂天真的小女孩。

  就在他乱想之际,红润双唇如烈火般燃烧他的嘴唇,贪婪吸吮,香舌不停抠动他的牙齿。先是顽强抵御,后彻底放弃。抛下之前种种,只享受此刻欢愉。

  当两个人放心各自心里防备,敞开心扉,便进入那无我境界。

  房间里,旖旎春光艳丽四射。伴随节奏欢快的“啪啪”声,声如莺啼,悦耳动听,早已忘却人间六月天。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16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