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29章 斩断过往

剑思文      94阅读

  第二天清晨,楚河悠悠醒来时,昨晚的几次冲锋让他感到筋疲力尽。而内心深处,更是有种说不出的落空。

  林晓茹来去匆匆。此时,她或许已经独自回老家,或许独自踏上返校的征程。

  有些事情,不需要说的太清楚,彼此知道就好。

  再回首,昨夜那场风流,如同镜花水月,虚虚实实不得知。

  楚河爬坐起来,靠在床头,点上一根烟,吸了几口。此时此景,他想起柳永那首《雨霖铃》中那句: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他苦笑几声,掐灭烟头,穿好衣服,洗漱完毕,整理好东西正准备离开酒店。

  就在这时,李颜菁打来电话,问道:“你在哪?”

  楚河顿了几秒钟,说:“在家。怎么了?”他下意识地说了个谎,毕竟这种事情不好跟她说。

  李颜菁沉声道:“这个周六,赵崇志想请我们吃饭。你说,去不去?”

  楚河问道:“他给你打的电话?”

  李颜菁道:“不是。是孙艳晴。”

  楚河心中微微一怔,之前陆大海刚提到,不想这么快就要与她见面,故意问道:“孙艳晴是谁?”

  李颜菁有些不耐烦,道:“赵崇志的老婆。你别问那么多,你去不去?不去,我现在就回掉!”

  楚河心里微微感动,笑道:“谢谢。我去!”如果摆在以往,李颜菁肯定不会去的。但现在不同,她答应帮他在赵家立足。可退一步说,如果李颜菁直接回绝了,那他就算知道也不能怎么样。

  李颜菁沉默了数秒,道:“明天上午我要去市区医院做产检,你还有时间?”

  楚河颇感意外,应声道:“有时间。对了,如果你愿意,后面产检我都陪你去。这样,我也放心。”

  李颜菁说了声“谢谢”便挂了电话。

  孙艳晴突然搞的这出鸿门宴,让楚河有些意外。如果不是陆大海之前提醒过他,要他特别防范这个女人。说不定,还真可能栽在这个女人手中。

  如果真如陆大海所言,孙艳晴是赵崇志背后的军师,那么,林晓蓉从被推出抢救室之后发生一系列事情,都有可能是这个女人做的安排。当初如果不是杨慧兰跟他提及林晓蓉身上的隐情,那他很难再寻到蛛丝马迹查出幕后真凶。

  如此看来,孙艳晴是个心思缜密、做事圆滑、工于心计的女人,是个厉害角色。

  按照这种人做事的秉性,孙艳晴主动示好,摆上鸿门宴,无非有两种考虑:一是打亲情牌,增加赵树阳好感;二是迷惑对手,便于背后偷袭。

  对楚河来说,凡事要考虑最坏打算,才能在最后关头占据主动。所以,把孙艳晴往坏处去想,才能增加风险意识,提前做好应对措施。

  楚河结账出了酒店,正准备打车回去,接到刘浩的电话。

  “在哪呢?”

  楚河道:“在市里办事。”

  刘浩惊喜道:“那敢情好。你现在在哪,我开车接你。”

  楚河心里盘算一下,便将所在位置告诉刘浩。

  半个钟头,刘浩开着一辆别克君威轿车停靠在酒店门口。楚河二话不说,钻进副驾驶,笑道:“今天这么闲?”

  刘浩爽朗笑道:“兄弟过来。我必须闲啊。”

  楚河没有追问刘浩这段时间忙什么,这是出于刘浩从事职业有关。刘浩大学毕业便进入政法系统,在东泽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局工作。

  楚河笑了笑,目光注视前方,没有说话。

  刘浩专心开车,也没有说话,两个人出奇的保持沉默。

  过了几分钟,楚河打破车厢里沉默,沉声道:“晓蓉自杀了。”

  刘浩猛然刹车,震惊道:“什么时候的事?”他这急刹车,差点导致后面车追尾,后面司机破口大骂。

  楚河看了他两眼,道:“开车啊。”

  刘浩边开边问:“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

  楚河淡淡道:“你那会不是很忙嘛,又不是什么喜事,就想着不给你添麻烦。等你忙完了,再告诉你也不迟。”

  刘浩神色正经道:“老大,我很正式地告诉你。如果以后这种大事情,事后才告诉我,那咱们以后兄弟没得做。”

  楚河眼中闪过一抹忧伤,歉意道:“晓蓉走的太快,我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所以,那会心情很差,很多事情没想到。对不起啊。”

  刘浩沉声道:“我明白。等哪天你有空,带我去她墓前看看她。”

  他准备问林晓蓉因为什么要自杀。在他印象中,林晓蓉是个性格比较开朗的女孩,而且他们两个都要准备结婚的,断不会轻易选择自杀。

  可是,楚河直到今天才跟他说,显然是不想过多提及此事。所以,他也就不好再追问什么。

  但出于他办案直觉,他察觉到楚河似乎隐瞒什么事,而且整个人也发生了变化,让他感到一丝的陌生。

  以前无事不谈,如今只言片语,两个人突然多了些隔阂。如果说不信任对方,那太过严重,但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楚河应声道:“好的。对了,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我结婚了。”

  刘浩差点方向盘不稳,撞到路边护栏,再度震惊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楚河平静道:“这就几天的事。”

  刘浩突然问道:“为什么?”

  楚河沉吟片刻道:“太阳西下,第二天依然东升。有些事情,还是要做的。”

  刘浩傻眼。楚河竟然跟他打机锋。

  “老大,你这转变的是不是太快了?”

  楚河淡然一笑道:“你要是不适应,我现在就下车。”

  刘浩赔笑道:“别别别。好不容易咱哥俩有时间聚聚,怎么说走就走。对了,新媳妇是谁?哪天带我见见。”

  楚河笑了笑,道:“想见见?”

  刘浩道:“那是必须的啊。”

  楚河道:“择日不如撞日。那就今天吧。你开车送我回长平就可以见到。你有时间?”

  刘浩疑惑道:“你没骗我?”

  楚河笑道:“骗你是孙子。去不去?”

  刘浩道:“去!干嘛不去!”

  说完,刘浩调转车头,朝长平方向驶去。

  回去路上,楚河给李颜菁发了个短信,告诉他一会他会带一个好兄弟回家,到时候就坐在那,什么话都不要说。李颜菁原本想拒绝,可楚河那一句“以后总得有人帮他们说话”打消拒绝的念头。

  四十分钟后,车子停在小区。

  楚河领着刘浩来到李颜菁的住处。

  李颜菁站在门前,把备好拖鞋放在前面,对着刘浩嫣然笑道:“请进!”

  刘浩看的有些花痴。他万万没想到,楚河新媳妇长的如此漂亮。他也算是情场高手,遇到女人也不少,但从未遇到这样气质出众的女孩。

  楚河用胳膊捣了他一下,催促道:“发什么楞呀。赶紧进去。”

  刘浩这才晃过神来,“哦”了两声,神情有些尴尬,急忙躬下身子换上拖鞋。

  刘浩坐在沙发上,神情有些拘谨,憋了一肚子话,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楚河见他囧样,忍不住笑道:“平时你不是挺能说的,怎么现在修起闭口禅。”

  李颜菁不想他太过尴尬,起身去厨房将洗好的葡萄拿了过来,轻声道:“这个葡萄很甜,你尝尝。”

  刘浩说了声“谢谢”,伸手摘了两个葡萄,连皮带籽一起吃下肚子。

  葡萄确实很甜,可心里那是感慨万千。他万万没想到,楚河这模样的人竟然捡到宝了,把这么一个美娇娘娶到手。

  “那个,姐。我想问你一个事?”刘浩小心翼翼问道。

  李颜菁轻声道:“什么事?”

  刘浩干咳两声,小声道:“姐姐家里,还有其他姐妹?”

  李颜菁楞了一下,然后望向楚河,似乎询问他什么意思。

  楚河哪里不知道他的小心思,直接说道:“他是想问,你们家还有你这样的美女。有的话,能不能给他介绍认识?”

  刘浩顿时一阵脸红,对着楚河不悦道:“你瞎说什么。我是那种人吗?”

  李颜菁莞尔一笑,道:“家里倒是有两个妹妹。”

  刘浩顿时眼冒金光,欢喜道:“真的呀!”

  李颜菁话锋一转,道:“两个小妹妹,一个幼儿园小班,一个幼儿园大班。你想认识吗?”

  刘浩顿时惊愕的合不拢嘴,心想这个女人不简单呀。

  李颜菁顿了顿,道:“不过,我身边还真有一个好姐妹。你要是想认识,改天我约出来你们见见。”

  楚河听不下去,敢情这李颜菁给刘浩当红娘了。他可知道刘浩的秉性,那种出入花丛却不沾粉的人,可千万别祸害别家好女孩。

  楚河坐不住,拉起刘浩解释道:“菁菁,你在家歇着。我送耗子回去。他一会还有事,就不再我们这吃饭。”

  刘浩不悦道:“别啊!我现在真没事,还可以多坐一会。再说,我还想尝尝姐的手艺。”

  李颜菁有些看不下去了,正要说话,楚河狠狠掐了他的胳膊,刘浩立马改口道:“哎呀!我还真忘了有件事要去办。姐,你先歇着。我先走,等下次我再来看你们哈。”

  刚出小楼门口,刘浩不爽道:“楚河,你什么意思呀?我就在你们家多待一会,怎么了?”

  楚河冷笑道:“有你这么一上来就问人家有没有姐妹?你就不能克制一下本能?”

  刘浩立马跳了起来,道:“不带这么人身攻击的呀。我现在看出来了,你小子就是陈世美。”

  说到陈世美,楚河突然沉默下来。按照正常人逻辑,他劈腿白富美,逼得林晓蓉自杀,这跟陈世美有何区别?

  刘浩察觉到异样,估摸自己说话有些过分。

  “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话还没说完,楚河接过话来,道:“耗子。有些事情,我确实不好跟你说,但请你相信,我现在所做的都无愧于心,无愧于晓蓉。”

  刘浩看起来大大咧咧,可心思还是比较细腻。他听出这句话中的含义,也知道这句话的分量。

  刘浩问道:“她不知道你跟晓蓉的事?”

  楚河摇头道:“我没跟她说过。”

  刘浩叹了几声,道:“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迟早的事。”

  楚河听懂他言外之意。可毕竟他与李颜菁之间有太多秘密不对外人道也。所以,刘浩担忧也是多余。

  “这些不是你操心的事。你要是真想认识她姐妹,改天我让她约一下。不过,你不能随便玩玩。要不然,倒霉的是我。”

  刘浩很认真点头道:“你都安身立命了,我也不能再这么潇洒下去。是时候找个女人过日子了。”

  说到这,他突然想起那个叫孙艳晴的女人。

  他们曾保持了三个月的情人关系,随后再无交集。后来,他通过公安内部系统查到这个晴晴女人的真名,叫孙艳晴。顺藤摸瓜,查到他老公叫赵崇志,是东泽市富商赵树阳的儿子。

  而赵树阳是市人大代表,在东泽权势滔天,是个风云人物。之后,刘浩一想到自己与赵树阳的儿媳妇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都会感慨万千,只叹道这世界太小。

  楚河见他神情不似作假,确认道:“你真这么想?”

  刘浩嘿嘿笑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过,真遇到了真命女神,自然就会浪子回头。行了,兄弟不送,回家伺候姐去。我走了。”

  楚河目送车子离去,眼中尽是落寞。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让他突然意识到,因为背负太多隐秘,很多事情无法跟别人说。那也就意味着他将与过往生活道别,包括身边熟悉的人。今后的生活,将充满谎言和阴谋,复仇的旋涡如同黑洞开始吞噬他的过往,越陷越深,再无回头之日。

  这样做值得吗?尤其是看到年迈父母时,这个念头会越发强烈。

  可如今,事已至此,一切都无法回头。既然无法回头,那也就不存在值得或不值得,按照自己最初的想法去做。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94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