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30章 提拔副科

剑思文      84阅读

  送走刘浩,楚河顺道去超市买了点肉和蔬菜。

  刚进门,就见李颜菁坐在沙发上,双手交叉胸前,神情微怒,似乎再等他解释什么。

  楚河把菜放进厨房,走到她跟前,笑道:“要兴师问罪?”

  李颜菁冷声道:“你把人带来,又把人匆匆弄走,什么意思?”

  楚河不急不慢道:“刘浩是我最好的哥们。平时聚少离多,正好赶上他有空,就带他过来见见你。”

  李颜菁不想听这些,问道:“说重点。”

  楚河敛起笑容,正色道:“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刘浩会帮你的。他是我最信任的兄弟。”

  李颜菁微微一愣,没想到他是这样想的,一时间有些无话可说。

  楚河平静道:“我们两个人都有各自秘密,结婚也只是一种自我保护的外衣。可这件外衣不可能穿一辈子,总有破的时候。我不想因为我而影响到你,或者说伤害你,所以我要提前做好打算。至少可以保护你人身安全,仅此而已。”

  在他眼中,李颜菁就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如果说,红颜多薄命,应在她身上也不为过。

  赵崇志对她图目不轨,张志华对她薄情寡义,而他也只不过是名义丈夫。再加上,她怀有身孕,倘若赵树阳出个什么意外,那她就彻底失去保护。

  孤儿寡母,如何在这个“吃人”世界存活?他虽是名义丈夫,可有些事情还是要做的。

  李颜菁默默无言。她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自己不敢去面对,内心深处充满了恐惧。

  楚河哀叹几声,抽了两张纸巾递给她道:“你安心养胎,其他事情暂时不要去想。”

  李颜菁擦干眼泪,调整好情绪道:“什么话都给你说了。我饿了,你帮我煮点面条吧。”

  楚河微笑道:“我都买好菜了。中午吃饭,吃啥面条呀。”说完,楚河走进厨房,摘菜烧饭。

  第二日上午,楚河开车带着李颜菁去东泽市妇幼保健院。当他看到B超片子中那团小生命时,整个人呆住了。

  生命竟然这般神奇,让人热泪盈眶。

  曾几何时,他与林晓蓉商量着生孩子的事,想着孩子像谁,取什么名字,是男是女等等问题。那些画面,恍如昨日,如电影镜头快速闪过,非但没有模糊,反而越发清晰。

  李颜菁对他反应感到吃惊,心想肚子里孩子不是你的,为什么会如此激动?

  楚河似乎意识到情绪失控,赶忙擦了擦眼泪,道:“医生怎么说?”

  李颜菁微笑道:“医生说,一切正常。但要注意休息,保证充足睡眠,还要适当的进行体育锻炼,比如散步等,避免感冒,尽量不要服用药物。”

  楚河点点头道:“那就好。这小家伙可是含着金钥匙,金贵着呢,得好好伺候。没事,咱们就走吧。”

  李颜菁突然想起要回市区住处拿些东西,道:“先回我那边拿点东西。”

  楚河微微一怔道:“好!”楚河曾跟踪过她,知道她住的地方,清江路10号,清江别苑,3栋2单元501室。

  半个钟头,楚河将车子开到小区地下停车位。他们二人刚下车没走几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男子叫声:菁菁。

  李颜菁娇躯微颤,她知道来的是谁,但却没有回头。

  楚河停下脚步,转身朝身后望去,就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带着金丝眼镜朝他这边小跑过来。

  那个男子走到楚河跟前,沉声道:“我想跟菁菁单独说句话,可以吗?”

  楚河眉头微皱,脸上怒意渐起,敢情这张志华太嚣张,不把他这个老公放在眼里。

  楚河问道:“你谁啊?”

  张志华推了推眼镜,沉声道:“你别管。我跟菁菁说几句话就走。”

  早在他知道李颜菁结婚消息时,他就弄清楚河的身份。所以,一个小小基层公务员,他又怎会放在眼里。

  楚河怒道:“你这人有毛病吧。你要是再不走,我就报警告你性骚扰。”

  李颜菁依然背对着张志华,没有说话。

  张志华听的有些急。要是报警被抓,那这事就比较麻烦,眼下还是先走为妙,临走时喊道:“菁菁,你不回我短信,不接我电话,我就只能在这里等你。今天好不容易等到你,你倒是说句话呀。”

  明面上,张志华就是个第三者,而且嚣张到竟然不顾及他感受,公然找上门来骚扰李颜菁。可实际上,李颜菁才是第三者插足,她这个小三算是彻底的失败。

  楚河想要借此机会,狠狠羞辱他一番,正要开口,就见李颜菁转过身来,质问道:“你让我说什么?说你有多爱我,还是说我有多爱你。张志华,我告诉你,咱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我现在已经结婚了,请你不要再找我。否则,我就告你性骚扰。”

  楚河心生担忧,生怕一怒之下动了胎气,赶紧搀扶着他,关切道:“菁菁,你现在怀孕,不能生气,会影响到宝宝的。”

  张志华听到“怀孕”二字,顿觉得五雷轰顶,感觉自己感情世界瞬间倒塌。

  他很清楚当前处境,他无法舍弃到手的权力而选择与她在一起,只想着暗地里维持情人关系,过着“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潇洒日子。

  在他看来,李颜菁年轻漂亮,而且腹有才华,又温柔体贴。这样的“金丝雀”,最适合养在深闺。等到花前月下,便是爱意浓密时。

  可如今,深闺里的“金丝雀”突然飞走了,然后被一个粗俗的小人物所霸占。一想到李颜菁那诱人的娇躯被这个小人物压在身下,肆意糟蹋,心如刀绞,疼痛万分。

  不知为何,楚河突然有点羡慕这个张志华。家里有个“旺妻”,官运亨通;外面有个“娇娘”,情爱绵绵。怎么看,张志华都是一个“走狗屎运”的人。可这种人往往不懂得珍惜,都觉得理所当然。

  既然你不珍惜,那就让你失去所有。除了心爱女人,还有他的灵魂。

  张志华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只能眼睁睁看着李颜菁独自离开。

  楚河走到他跟前,凑过来脸,低声道:“后面我会找你。别急!”

  张志华愕然。楚河扬长而去,急忙追了上去,二人并行走进电梯。

  李颜菁开门进屋,简单收拾几下。能带的东西不多,衣服、鞋子、化妆品等东西都不能再用,只有那十几本书还是可以看的,其中有她最爱的《半生缘》和《色·戒》。

  回长平的路上,李颜菁依然沉默。楚河专心开车,也没说话。他知道,这个时候,李颜菁需要安静。毕竟,抽刀断水水更流,藕断丝连还是有的。

  到了长平住处,李颜菁说了声“有点累了”便进房间休息。楚河坐在沙发上,吃着冰镇西瓜,说不出的透心凉。

  就在这时,李泽泉给他打来电话,让他下午回单位,组织要对他谈话。电话里,李泽泉闭口不提为什么谈话,楚河也没问出所以然。但楚河猜测,多半是要提拔了。

  如果摆在之前,一定会很兴奋。可如今志不在此。

  他给李颜菁发了个微信,便出门前往单位。

  到了李泽泉办公室,他笑盈盈道:“李科长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楚河微笑道:“谢主任关心。都处理好了。”

  李泽泉点了点头,叹道:“背靠大树好乘凉啊。你小子时来运转,做了赵家的乘龙快婿,前途不可限量。”

  楚河淡然道:“主任,您找我来不是要跟我说这些吧?”

  李泽泉道:“我也不是闲的蛋疼,跟你说这些废话。今天找你来,就是代表组织跟你谈话,了解了解情况。你也别太有心里压力,有啥说啥。”

  楚河试探道:“主任,是不是要提拔了?”

  李泽泉咧嘴一笑,道:“这不是你关心的事。你给我把心态端正,别瞎琢磨有的没的。”

  半个钟头后,楚河走出李泽泉办公室,直奔王建明办公室。王建明见他过来,起身相迎,笑道:“几天不见,都跟换了人啊。你小子,不简单呀。”

  楚河嘿嘿笑道:“那还不是王哥教育有方。”

  王建明从李泽泉那大概知道楚河与李颜菁的关系,当时就感慨着白菜都让猪给拱了,可惜他不是那头猪啊。

  王建明示意他坐下,给他泡了杯茶,递过去道:“去过主任那了?”

  楚河点头道:“主任找我谈了半个小时。对了王哥,到底为啥事呀,搞的我小心脏扑通、扑通跳。”

  王建明反问道:“你小子平时那么机灵,现在跟我装糊涂?”

  楚河无奈道:“我那些小聪明,关键时候不顶用。”

  王建明也不跟他绕弯子,开门见山道:“李科长不是跟单位请了长期假,这样一来,你们科也就群龙无首,工作不好开展。主任想着,这也不是个事,便在前几天党委会议上提了出来。党委研究,决定推荐你作为后备人选,按照干部选拔规定履行程序。主任找你谈话,也就是走个形式。快的话,下周就应该会出公示。说真的,你这速度,可是比坐火箭还快。”

  楚河略有激动,谦让道:“这还不是领导对我关照。要不然,何年马月才能轮到我。”

  王建明也不再说什么。如今,楚河身份已经大为不同,有赵家在后面运作,提拔会很快。现在刚提拔副科,估计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提拔正科。最多两年,便能到副处。

  到了副处这个关卡,后面运作空间就会更大。到时候,来个岗位调动,不出半年时间就可能提拔正处。

  到了正处这个位置,就是官场真正的风水岭。能不能真正平步青云,就看能不能跨过副处这个坎。跨过去了,海阔天空;跨不过去,老死于此。

  令王建明感到欣慰的是,楚河是他带的人,也算是他心腹。楚河走的越高,对他越有好处。所以,做不到雪中送炭,那就锦上添花,何乐而不为。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84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