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32章 夜会民宿

剑思文      9阅读

  在回长平路上,李颜菁似乎有些困倦,一直微闭着眼睛。长长睫毛,不时闪动几下。

  楚河用余光看了她几眼,低声道:“对不起!”

  李颜菁睁开双眼,望着车前景物,无力道:“你又没做错什么。”

  楚河道:“虽然我们是名义上的夫妻,但也算是朋友。可不管是夫妻,还是朋友,信任是摆在第一位。而信任是建立在熟悉对方过往的基础上。你不说,我不说,终究如鲠在喉,无法下咽。”

  李颜菁扭头看着他侧脸,问道:“你想说什么?”

  楚河挤出一丝笑容,道:“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这些秘密大多是痛苦回忆。要么深藏心底,独自舔伤;要么抛向大海,重新来过。在我看来,我们两个人都属于前者。所以,有些事情我们都不会说,除非是自己想说。”

  李颜菁似有感触,沉声道:“你是准备说出来?”

  楚河摇摇头道:“这件事我不会说的。但其他事情,如果你想知道,我都会告诉你。”

  李颜菁“哼”了一声,再次闭上眼睛,似乎有些生气。可她心里也清楚,楚河说的没错,事实本就如此。

  在经过菜场的时候,楚河将车子停下来,下车去菜场买了些蔬菜。前两天,楚河让楚海过来,从老家带了些城里人买不到的干货:草鸡蛋、老母鸡、黑猪肉、排骨。

  回到住处,楚河便下厨忙碌起来。李颜菁蜷缩在客厅沙发上,吃着苹果,看着电视。有些百无聊赖,又有些饥肠辘辘,不时朝厨房望去,对即将做好的饭菜颇为期待。

  四十分钟后,三菜一汤端上餐桌:红烧排骨、肉丝炒空心菜、西红柿炒鸡蛋、紫菜蛋汤。

  李颜菁不请自来,坐在餐桌前开始吃起来。

  楚河将盛好的米饭递给她道:“在外面好的不吃,回来狼吞虎咽。你不觉得亏呀?”

  李颜菁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他,自顾吃饭。可心里不得不说,楚河做饭手艺确实不错,吃起来很有味道。

  吃到一半时,楚河想起明晚的事情,道:“我明天下午去一趟市里,晚上不回来。”

  李颜菁顿了一下,含糊道:“跟我没关系。”

  可不知怎么的,当她听到“晚上不回来”这句话说,心里没来由的一阵下沉。协议在前,无可厚非。

  吃完饭,李颜菁回房休息。楚河收拾好碗筷后,也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将前后事情一一从脑子过一遍。

  孙艳晴是个狠角色。

  所以,明晚见面,楚河猜不透她意欲何为。可她选的时间和地点又不得让人遐想连篇。

  可不管是温柔乡,还是鸿门宴,关键都得想好应对之策,好让自己全身而退。

  华灯初上,楚河如期而至,直奔新绣民宿203房间。

  楚河敲了敲门,开门的正是孙颜晴。只见她穿着白色睡袍,头发微湿,显然是刚洗过澡。

  “挺准时的。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

  楚河笑了笑道:“晴姐邀请,哪敢不来。”

  孙艳晴笑靥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嘴上说着有多爱自己老婆,可下半身早就蠢蠢欲动,时刻准备好上别的女人。”

  楚河见她说话如此露骨,自己也没什么好顾忌的,笑道:“晴姐,咱们不会这样聊一个晚上吧?”

  孙艳晴笑了笑,转身朝里面走去。楚河走进房间,关上门,这才知道203竟然是个套房。

  孙艳晴坐在白色真皮沙发上,端起装有红酒的高脚杯,翘起二郎腿,悠然自得道:“你要是想做别的,也是可以的。”

  楚河站在沙发前,既没有要坐过去的迹象,也没有想要喝酒的冲动。

  “晴姐,这么晚约我过来,不会就是让我看你喝酒吧。”

  孙艳晴笑问道:“怎么?我在你面前喝酒的模样,就这么令你讨厌?”

  楚河笑了笑道:“如果换是别人,确实是秀色可餐。可晴姐你不是别人,你可是我嫂子啊。”

  提到“嫂子”两字,孙艳晴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她最恨别人喊她嫂子,可在外人面前又不得不接受这个称谓。

  楚河有些意外,但又在意料之中。在昨天谈话间,他隐约读到另外信息,那就是她与赵崇志似乎不对付,两个人之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楚河叹了几声,道:“你是我大嫂,说真的,来之前我心里很忐忑。我不知道,要是菁菁知道这个事情会作何感想?”

  孙艳晴将酒杯红酒一饮而尽,微怒道:“你要是没这个胆量,现在就回去。”

  楚河笑道:“大嫂是个明白人。我也知道你们对我的态度。所以,有些事情得来到明面上来说。如果这样的基础都没有,那就没谈的必要。”

  孙艳晴冷笑几声,道:“想不到,你还挺谨慎的。对,你要是不谨慎,也不会走到今天。你放心,这个民宿是我个人产业。而且,这个房间属于我私人空间,不会在这里安装针孔探头什么的。那种下三滥手段,我孙艳晴还不屑做。”

  闻言,楚河径直走了过去,在她右手边坐了下去。然后,拿起分酒器给她斟上红酒,递给她道:“晴姐做人做事我还是放心的。只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孙艳晴嘴角微扬,玩味道:“菁菁不会就被你这张嘴给搞定的吧。”

  楚河心猿意马,依旧稳定心神道:“晴姐,你要是这样说,可就聊不下去了。”

  孙艳晴“咯咯”笑道:“春宵一刻值千金,确实不该浪费别人身上,辜负眼前大好时光。”

  说完,仰面一饮而尽。

  楚河心想,这个孙艳晴约他出来,不会就是真的温柔乡,骗炮的?如果真是这样,还真有些骑虎难下。

  “不敢喝酒?”

  楚河叹了几声道:“晴姐,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本就会出问题。这要是再喝酒,那问题就更大了。”

  此时的她,面露潮红,烟波微荡。再加上,睡袍的带子有些松垮,上衣有些微开,半个浑圆酥胸不时显露出来。

  孙艳晴将身子朝他移了几寸,将脸凑到他的耳前,小声说道:“你想不想知道,你前女友吃了春药是什么模样?”

  楚河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眼中杀机顿显。

  孙艳晴似乎不惧,继续问道:“赵崇志迷奸你前女友。他老婆就在你面前,你敢不敢上?”

  就在他准备扑上去时,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他突然意识到,这个女人在故意激怒他。

  “晴姐。逝者为大。如果你在这样侮辱她,就别怪我不客气。”

  孙艳晴微微一愣,“哦”了一声,歉意道:“都怪我这张破嘴,烂说话,该罚!”说完,她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喝完这杯,她又准备拿起分酒器给自己倒酒。

  楚河一把握住她的右手腕,劝酒道:“红酒虽好,晴姐也不能这样贪杯。”

  孙艳晴微红脸蛋,眼波迷离,娇躯如柳,顺势倒在他的大腿上,仰面凝视,柔声道:“都说女人怀孕的时候男人最容易出轨,你呢?”

  楚河微微一笑道:“也有不出轨的男人。”

  孙艳晴问道:“你呢?”

  楚河淡然道:“或许吧。”

  孙艳晴“咯咯”笑了起来,道:“嘴巴上挺正经,下半身就不老实了。”

  楚河有点尴尬,但在这个妖精面前不能输了气势,厚着脸皮道:“这说明我还是一个正常男人。是好事!”

  孙艳晴伸出芊芊玉臂勾住他的胳膊,缠绵道:“你要是正常男人,怎么还不动手?还非要人家主动吗?”

  楚河低头望着这张漂亮的脸蛋,令人爱不释手。可是,这漂亮脸蛋的背后,还有一个蛇蝎心肠。如果她是妖精,不是书生口中的狐狸精,而是那蝎子精。在你毫无防备情况下给你扎上一针,瞬间毙命。

  这般想着,体内倒腾的浴火渐渐熄灭了。

  孙艳晴有些失望,本想着意兴阑珊,不想扫兴而归,遂起身去了卫生间,洗了把冷水脸,让自己清醒。

  孙艳晴站在镜子面前,望着镜中那个自己,脸上露出厌恶、鄙夷的神情。可转瞬之间,神色恢复如初,嘴角带着笑意,走出卫生间。

  楚河笑着看她走出来,关心道:“晴姐,好些了?”

  孙艳晴不悦道:“托你的福,好了啊。”

  楚河微笑道:“晴姐,咱们就开门见山。你有什么事还请明示?妹夫洗耳恭听!”

  孙艳晴坐回沙发上,好气道:“算你狠!浪费我这份浓情蜜意。姐今天给你记上,下次加倍奉还。”

  楚河苦笑道:“晴姐。你就饶了我吧。有什么事还请说。”

  孙艳晴蹙眉道:“你就那么着急离开?我又不会吃了你。”

  楚河道:“菁菁不是有身孕嘛,她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您这边事情谈完了,我还得赶回去。”

  孙艳晴沉吟片刻,道:“看在菁菁份上,我就绕过你吧。言归正传,把你约来是想跟你谈件大买卖,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楚河想了想道:“要是违法乱纪的事情我不干,其他的多好说。”

  孙艳晴“噗嗤”笑出声来,讥讽道:“就你这小胆子,以后还怎么干大事啊。”

  楚河不以为然道:“姐,干大事也不见得非要违法乱纪。”

  孙艳晴摆摆手道:“行了。不跟你废话。今儿我把话跟你挑明了,怎么选择你自己看。听说你要提拔副科了,先恭喜你啊。”

  楚河叹了几声道:“这有什么好恭喜的,又不是凭我自己真本事。”

  孙艳晴“哎呦”几声,道:“你还站着说话不腰疼,这种好事是谁都可以有的吗。你知道背后谁帮你运作的?”

  楚河沉吟片刻道:“我跟菁菁结婚了,自然是她爸出面帮忙运作的。”

  孙艳晴冷笑几声道:“楚河,你还真以为你跟菁菁结婚,老爷子就把你当乘龙快婿。赵家人都势利的很,没有利用价值的,都是废物。说真的,要不是菁菁肚子里的孩子,你呀,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现在哪还轮到你我共处一室,共度良宵?”

  楚河点头道:“晴姐,说的在理。那为何还要跟我做买卖?”

  孙艳晴眼波流转,伸出右腿放到他大腿上,右手捏着衣角,调戏道:“你猜猜,姐有没有穿内裤?你要是不想猜的话,姐就把衣服再往上拉一拉,让你亲眼所见,如何?”

  说实话,到嘴的鸭子真不想让它飞。可是,楚河心里明白,这是赤裸裸的阳谋,就看你能不能抵住诱惑?

  “姐,您就别逗我了。还是说正事吧。再晚了,菁菁就要担心了。”

  楚河强压欲火,身体备受煎熬。

  孙艳晴莞尔一笑,有点失落道:“好吧。如果后面老爷子让你选择是留在机关,还是进入家族企业,我要你选择前者。好处是,我保证你在五年内升到正处级。”

  楚河没有说话,可心里对她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算计的很深,即便她和赵崇志不出力,岳父赵树阳为了脸面,再加上李颜菁支持,他提拔到正处不是难事。

  可这样的大好机会,他不稀罕。

  孙艳晴见他不为所动,继续道:“一个人,如果身居高位,但胆小如鼠,那日子照样过的紧巴巴。不如这样,我再送你一套两百平米的精装房,外加五百万现金。这样你们小两口生活无忧,逍遥自在。”

  楚河故作惊讶道:“姐,你这一开口就是上千万呀。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孙艳晴知道他故意这么说,板起脸道:“老娘都把自己搭进去了,你还不知足?”

  楚河叹了几声,无奈道:“姐。不是我不愿意,菁菁想让我这么做。她觉得我们两个人不能在一个篮子里,她在机关有时间照顾孩子,那我得出去挣钱养家呀。”

  孙艳晴眉头微皱,反问道:“怎么?菁菁想让你做她代表,行使她的股东权利?”

  楚河心中一惊,他万万没想到李颜菁竟然还持有赵家企业的股份,看来赵树阳对她确实很好。

  楚河点了点头,脱口道:“没孩子之前无所谓。可有孩子了,还不为孩子未来考虑。”

  这句话在孙艳晴耳中便是另外一层意思。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也是她极力阻止楚河进入赵家企业的根本原因。可恨的是,赵崇志整天在外寻花问柳,早把她这朵玫瑰抛之脑后,更不愿意辛勤开垦,落得无子下场。

  孙艳晴沉默片刻,道:“你就不怕赵崇志对你下狠手?”

  楚河笑了笑道:“要是姐手下留情,我就不担心。”

  孙艳晴嘴角微扬,伸出玉足顶着他的下巴,柔声道:“那就看你怎么做了?”

  楚河暗骂几声,他最担忧的就是经不住挑逗而跳到火海。可这种反人性的行为,一个晚上做了两三次已经很痛苦了。既然双方达不成协议,那就各凭本事。在留在这里,被她挑逗几次,迟早要出事。

  “晴姐,我看时间也不早了,您早点休息。我就先走了。”说完,楚河起身,正要离开。哪知孙艳晴一把搂住她的腰身,哀怨道:“我就这么没有吸引力吗?”

  楚河内心纠结万分,有那么一瞬间想要转身将她扑倒在沙发上,肆意蹂躏。可终究理智占据上风,让他不能这么做。

  “对不起,晴姐。菁菁等我回去了。”

  听到这句话,孙艳晴莫名伤心起来,眼睛不禁湿润起来。曾几何时,她对爱情充满了幻想。可残酷现实让她明白,爱情可以不要,面包必须要有。不仅要有面包,还要有牛奶。为了这一切,可以不择手段。

  可等到真正拥有了,才发现,所在的一切好像没有了存在意义。内心的空虚,情感的寂寞,身体的冰冷,在如花似玉的季节,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她不想在这样下去,她也不想在等,她想开始新的生活。既然是新的生活,那就推翻现在的生活。

  既然如此,那么就这样开始吧。

  “我知道你对赵崇志恨之入骨,我也一样。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一路人。你在明,我在暗,我们各取所需。”

  楚河极度震惊,转身不可置信望着她。

  孙艳晴哀伤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不愿说的,都是伤心事。你有,我也有。所以,你不必怀疑我的动机,我跟你合作是认真的。没有我的帮助,你想干掉他,痴人说梦。”

  楚河沉声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孙艳晴沉吟片刻,道:“两件事。一件你前女友自杀真相,另一件事你侄女注射疫苗致死的真相。如果你不想为你身边最亲密的女人讨回公道,你可以不相信我!”

  这一刻,他选择相信她。只是,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背叛赵崇志?是因为赵崇志在外面玩女人,还是其他原因?

  思来想去,欲言又止。

  孙艳晴知道他在想什么,自顾道:“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刚才我说了,你有故事,我也有故事。我的故事,恰恰与赵崇志有关。你现在没必要知道我的故事,如果我想说,到时我会跟你说的。”

  看着眼前这个美丽女人,想着在她身上到底发生哪些不幸的故事,才会让她在关键时刻选择背叛。从她神情当中,楚河可以断定,她背叛不是为了金钱,而是为了其他东西。

  他想起那首诗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对她,心里多了一丝怜惜。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9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