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33章 机会出现

剑思文      82阅读

  出了房间,楚河感到一阵轻松。出门打车,坐在后排上,打开车窗,望着窗外灯火辉煌的城市夜景,心里一颗大石头总算平稳落下。

  他知道,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了。

  回头审视,在与孙艳晴交锋当中,无时无刻不充满风险。而且很多风险都是掩藏起来的,稍有不慎,便可能万劫不复。其中,最危险便是那句“赵崇志迷奸你的前女友”。

  从孙艳晴嘴里说出来,那必定是真的。可他如果当场作出过激反应,那么后果非常严重。

  这句话可以让孙艳晴做出三个重大判断:

  一是楚河知道林晓蓉自杀真相,那么她就可以对王平之死产生怀疑,进而可能掌握到他谋杀的证据。

  二是基于第一个判断,楚河与李颜菁之间的婚姻就存在重大可疑,进而可以摸到李颜菁怀孕的真相,那么必然给他们带来重创。

  三是基于第二个判断,楚河出现在赵家的目的就很清楚,那就是为了复仇。这样的人,赵家肯定不会接受,也必然会花代价而除之后快。

  面对这样心机深沉的女人,楚河真的有些力不从心。万幸的是,这个女人在最后选择倒戈,选择与他结盟。而他们之间的结盟不为利益,只为心中那个不可说的秘密。

  这个世上,不为利益的结盟更加牢固。

  如今,外有强援,内有高手,干掉赵崇志的概率大大增加。

  接下来就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因为,他要做到一击必杀,不给赵崇志任何反击的机会。否则,最后死的会是他。

  回到住处已经是凌晨一点多。

  楚河小心翼翼关上门,走进客厅,在沙发坐了一会。然后,起身去厨房冰箱拿了瓶矿泉水,一口气喝了大半瓶。过了几分钟,起身去房间拿换洗衣服去卫生间冲了个澡。

  刚走出卫生间,却见客厅灯亮起,李颜菁穿着睡衣站在那,小腹微隆。

  楚河歉意道:“吵到你了!”

  李颜菁摇头道:“没有。只是口渴,起来喝水。没想到,你回来了。事情都办好了?”

  楚河右手摸了摸后脑勺,笑道:“有惊无险,挺顺利的。”

  李颜菁“哦”了一声,没有说话,转身回房睡觉。

  楚河暗暗松了口气,背后不知怎么的隐隐渗出虚汗。

  背着李颜菁,夜会孙艳晴。楚河总感到莫名的心慌,总感觉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李颜菁背靠在床头,望着墙角某处,怔怔出神。她万万没有想到楚河会回来,她以为他会在别的女人家里过夜。可从他话中可以猜测到,他晚上并不会幽会女人。想到这点,她的心里就有些舒坦,心情似乎就好了不少。

  她轻轻抚摸隆起的腹部,眼神中充满了柔情和关爱。她期待肚子里的小生命能够健康成长,能够准时从她肚子里出来,来到这花花世界。

  此时,她从未感到如此的心静,隐隐体会到那种“近看庭院花开花落,远观天边元卷云舒”的恬静与豁达之感。

  说不清,道不明。那就不必庸人自扰。

  两个人的日子平淡如水,可却有种水乳交融的感觉。随着李颜菁肚子一天比一天大,楚河一天比一天忙,忙着给她准备各种好吃的,忙着给家里添置各种小物件,忙着带她去医院产检,去公园散步。

  赵树阳专程派人给他们找个女保姆,负责伺候李颜菁生活。这样一来,算是解决楚河的后顾之忧。但是,对于这个保姆,李颜菁和楚河都认为是把双刃剑:明面上是来照顾她生活,可实际上还存在另外一种可能,就是监视。

  所以,必须谢绝。可如果没有合适理由,赵树阳肯定会怀疑什么。

  楚河虽想着把父母接过来,可毕竟两个人只是名义夫妻。这婆媳闹矛盾不说,可能会弄巧成拙。

  就在苦于寻人之际,楚海给他打了电话,问他能不能在县城里给他媳妇一个婶子找个工作。楚河灵机一动,就问了这个婶子的具体情况:刘霞,四十三岁,老公在外打工,孩子上高一。村里人公认的,人品不错、能吃苦、做事勤快,关键还做得一手好菜。

  二话不说,楚河立马让刘霞过来,雇她当保姆,包吃包住,一个月薪水3千元。

  刘霞一到岗,李颜菁立马婉言谢绝赵树阳。赵树阳虽然有些不高兴,但李颜菁对他态度有所改观,也就欣然接受。

  家里后勤问题解决后,楚河便把部分精力投到工作上。自他提拔副科,并主持健康教育科工作,科里三个女人,有两个女人跟他不对付,唯独周爱芳做事勤恳,算是默默支持。

  对于周爱芳,楚河心中虽有愧疚,但已既定事实,无法挽回。平日里,只能多关心些。

  自从与孙艳晴达成同盟协议后,赵崇志似乎并没有再对他出手,陆大海那边也没有再联系他,一切显得都是那么平静。

  楚河有点贪恋这样的平静。

  就在李颜菁肚子六个月大时,他听到风声,说是市卫计委副主任朱强明多次往返澳门赌博,次数多达百次,仅今年上半年就有七八次之多,总共输掉五百多万元。后因工作调动之际,被人举报,市纪委已经介入。

  就在当天下午,楚河接到陆大海,约他晚上见面,详谈事情。

  晚上七点,楚河来到陆大海约见的地方。这个地方叫“梦回红楼”,在整个东泽市都是出了名的高级会所。

  楚河走进包厢,就见陆大海坐在沙发上,左右手各抱两个年轻貌美的女郎。

  “哎呦,老弟,你怎么才来?老哥都把你美女给你选好了,你要是再不来,我可就吃独食了啊。”

  楚河微微一笑道:“这个我没意见啊。”

  陆大海顺手捏了一下左手女郎的屁股,淫笑道:“哥哥年龄大了,一口吃不掉两个。你去陪我老弟吧。”

  那女郎说了句“坏死了”,便把屁股挪到楚河跟前,双手搂住他腰间,把脸靠到楚河胸前,撒娇道:“老板。”

  楚河没反对,顺手搂住她的腰身,望着陆大海道:“陆总,有事请说。”

  陆大海笑道:“老弟,别这么着急。先享受享受,再谈正事。再说,老弟刚提拔副科,老哥没来得及第一时间恭喜,这是我的不是。今晚,老哥向你赔罪,咱们不醉不归。”

  楚河苦笑道:“陆总心意我领了。但不醉不归,我现在有些难办呀。”

  陆大海“滋滋”几声,叹道:“老弟处境我明白。那这样,咱们先喝点酒,润润嗓子,老哥再跟你谈件大事。”

  四杯洋酒下肚后,楚河有点微醺。在酒精刺激下,双手开始在女郎身上游走。

  反观陆大海,早已把魔手伸进女郎的大腿内侧,肆意揉捏。

  陆大海嘿嘿笑道:“老弟听说朱强明的事吧。”

  楚河点了点头道:“有所耳闻,但不知具体情况。”

  陆大海抽出手,拍了拍女郎的屁股,笑道:“待会再找你。”

  两个女郎真识趣离开。

  陆大海喝了一口酒,“啊”的几声,舒爽道:“老弟,咱们的机会来了。”

  楚河不解道:“陆总怎么说?”

  陆大海道:“你知道这个朱强明的老部下有谁吗?”

  楚河摇头道:“这个不清楚。”

  陆大海龇牙道:“朱强明在长平疾控中心当副主任的时候,李泽泉是他的得力干将。朱强明步步高升,李泽泉也跟着步步高升。他们的关系,你懂了吧。”

  楚河疑惑道:“李泽泉跟这件事有关联?”

  陆大海道:“实话告诉你,朱强明在澳门赌输了一千五百万。他一个正处级干部,能有这么多钱?这钱从哪来,还不是有人送钱。”

  楚河看出其中门道,问道:“李泽泉的钱又从哪来?”

  陆大海露出赞许目光,道:“老弟应该心知肚明。这钱,自然来自赵家。你可能不知道,朱强明跟赵树阳是高中同学,两个关系一直都很好。朱强明步步高升,离不开赵树阳在后面帮他出钱出力,两个人配合的十分默契。不过,朱强明在去年喜欢上赌博,逐步发展到嗜赌成性的地步,这才偷偷跑到澳门去赌。去赌场,十赌九输,输这么多钱也是应该。”

  楚河眉头微皱,他从陆大海这些话当中隐隐抓住一些重要脉络。在这件事当中,李泽泉是个关键人物。李泽泉是朱强明的代言人,赵崇志自然是赵树阳的代言人。

  所谓的机会,就是借朱强明之事进行发酵,通过李泽泉将赵家牵涉进来。朱强明和赵树阳两个人都倒下的话,东泽市的疫苗市场也就要变天,新的“天”便由陆大海撑起来。

  楚河沉吟片刻,道:“这件事必须有个界限。”

  陆大海不解道:“什么界限?”

  楚河沉声道:“赵家在东泽深耕多年,关系网盘根错节,想用朱强明把赵家拉下水,不太现实。事情做的太过,反而适得其反。”

  陆大海沉思片刻,道:“依老弟的意思,敲打敲打赵家就可以了?”

  楚河微微一笑道:“敲打也太便宜赵家,总要出点血才行啊。”

  陆大海顿时来了兴趣道:“听你这么说,老弟似乎有计划了?”

  楚河平稳道:“陆总想要介入东泽疫苗市场,先要把脚伸进来,比如长平。长平疫苗市场现在是李泽泉把持的,如果李泽泉倒了,自然有别的人来。那么,陆总的机会不就出现了。至于赵家,李泽泉跟赵崇志关系密切,通过这条脉络把赵崇志拉下来还是有可能的。陆总,你觉得呢?”

  陆总不假思索道:“要是解决了赵崇志,赵家就得依靠老弟你喽。有老弟在后面运筹,长平的疫苗市场自然水到渠成。这一只脚踏进来,另外一只脚也就不远了。老弟果然是个聪明人。”

  楚河沉默不语。因为这个计划还有一个关键,就是谁来接李泽泉的位子?如果没有赵家在后面运作,楚河根本没有任何能力能够掌控。如果掌控不了,那么所有设想都是空谈。

  思来想去,这个问题还得需要关键人物出面,那就张志华。至于人选,楚河想来想去,把目标放在王建明身上。

  王建明是李泽泉的心腹,应该掌握不少内幕信息。如果他不愿意合作,那就只能跟着李泽泉去吃牢饭。那要是合作,就必须缴纳“投名状”。这份“投名状”的重量足以通过李泽泉将赵崇志拉下水。否则,赵家一旦通过关系插手这件事,那就没有回旋余地。

  陆大海也是个聪明人,他自然能看到这个计划的关键环节。但是他心里也清楚,楚河既然提出这个方案,那么应该是有把握来实现的。可他好奇的是,到底谁来接李泽泉的位子?

  半晌,楚河喝了一口酒,沉声道:“单位的事情我来处理,外围的事情你来处理。不过,这段时间我们要保持联系,保证信息通畅。”

  陆大海看起来是个粗人,可做起事来一点都不马虎。

  “这个你放心,老哥不会给你拖后腿,你就等着看好戏吧。老弟,真心希望咱们这次能够合作成功!”

  楚河神情严肃,认真道:“陆总,咱们这次必须成功!”

  陆大海神情一怔,随机哈哈哈笑道:“那必须的!”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82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