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34章 左张右王

剑思文      69阅读

  就在楚河与陆大海见面后的第三天,网上铺天盖地出现“朱建明贪污受贿,违规采购问题疫苗,导致疫苗杀婴”的报道。一时间,闹的满城风雨,引起东泽市委高度关注。

  自朱强明被举报当天,赵树阳就开始通过关系开始运作,希望尽可能将此事按压在摇篮之中。哪知此事被人放大,在网上肆意传播,给社会造成极大影响。

  很快,东泽市市委书记高峰第一时间做出重要批示,要求相关部门成立专项调查组,就朱明请案件进行全面调查,对其中涉及到相关违法违纪人员要依法严肃处理,要给东泽市老百姓一个满意交待。

  朱强明案件如同深水炸弹在卫生口子掀起惊涛骇浪风,与其相关人员人人自危。

  这几日,李泽泉寝食难安,惶惶不可终日,整个人消瘦好几斤。他心里清楚,朱强明出事,他肯定跑不掉。现在唯一可以救他的只能是赵家。

  可刚刚一通电话,赵家不但拒绝他的要求,而且还对他提出两点要求和两点承诺:一是不该说的话不要说;二是该扛的东西要扛;三是进去后赵家会通过关系减刑,争取早日出来;四是妻儿老小赵家会照顾好,出来后赵家给予经济补偿。

  当下情形对他来说,只要不“乱咬”人,进去之后最多也就几年也就出来。可他最担心的是,他进去后赵家不兑现承诺那怎么办?到时候,他将一无所有,就跟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

  就在他坐在位子上出神时,纪委的车子驶入长平疾控中心大院。很快,两名纪委人员带着李泽泉离开疾控中心。

  楚河站在窗户旁看着车子离去,脸上泛出一抹笑意。他拿起座机电话给王建明打了过去,问道:“王哥,晚上还有时间,一起喝个酒?”

  王建明本要拒绝,这当下哪里还有心情喝酒。可转念一想,李泽泉刚被带走,说不定明天就轮到他了,干脆今朝有酒今朝醉,便应承下来。

  晚上6点半,两个人在一家小酒楼包间里。

  楚河拿起一瓶天之蓝给他斟满酒,王建明二话不说拿起一口闷掉,脸上神情落寞。

  楚河劝慰道:“王哥,这酒量再好,也不能这么喝呀。”

  王建明看了他一眼,哀叹几声,道:“你小子运气好。刚提拔完你,老李就出事了。”

  楚河试探问道:“王哥,主任这事大吗?”

  王建明神情严肃道:“我哪知道。不过,看当下这情形,没事也得整出事来。”王建明口风很紧,楚河便换个角度再去试探,小心翼翼问道:“王哥,说句不中听的话。主任这次要是真的回不来,那谁可能接他位子?”

  王建明谨慎地望着他,问道:“怎么?你想借此机会上位?”

  楚河苦笑道:“我哪有这资格啊!”

  王建明点了点头道:“小楚,虽然你有赵家做后台。可你刚提拔副科,要想在短时间内完成“两级跳”是要承担很大政治风险的。”

  楚河立马接过话来,道:“王哥,你不是正科了嘛,而且在单位资历最老,说什么也要轮到你上位了。”

  王建明苦笑几声,道:“还是算了吧。当领导风险太大,还不如当个科长来的自由。对了,你小子晚上喊我喝酒,不会就跟我讨论这个事情吧。行了,有话就说。”

  楚河见时机差不多,喝了小半杯白酒,“滋滋”两声,道:“王哥。说真的,我能有今天,多亏您对我的提携和帮助。这点,我记在心里。我先干为敬。”说完,楚河将酒倒满,仰面一饮而尽。

  王建明欣慰笑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小子我还是很喜欢的。你能有今天,也是你靠你自己,跟我没多大关系。”

  楚河笑了笑道:“王哥,你别做这么说。要是没有你在后面给我顶着,说句不好听的话,我早就给李主任丢到哪个沟里去了。”

  随后,话锋一转,问道:“王哥,嫂子的身体还好吧?”

  王建明无奈道:“就那样吧。就是定期去医院做渗透,花钱吊命呗。”

  楚河又问道:“小松现在学习怎么样?明年就要上高中了啊。”

  王建明眉头皱的可以拧出水来。

  “小松成绩还不错,排在年级前二十。要是发挥好的话,可以考进市一中。”

  说到这,王建明突然有种想哭的冲突。他不敢想象,如果他明天就被纪委人带走,最后被判刑进入监狱,那他家怎么办?

  老婆要钱续命,孩子要考大学,可这些都将因他而终结。他死了没关系,可这两件事不能断啊。

  他开始后悔,后悔做了那么多违法乱纪的事情。可不这么做,他哪里能走到正科这个位子,哪里有钱支撑这个家?

  俗话说,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只不过,他没想到在这个当口就要把自己,乃至整个家庭都搭进去。

  楚河沉默片刻,沉声道:“王哥,你跟我说实话,主任这件事,你能不能躲掉?”

  王建明看了他几眼,摇了摇头。

  楚河思索片刻,认真问道:“如果我说,我有办法让你躲过这次危机,而且还能让你上位,你愿不愿意做?”

  闻言,王建明眼睛顿时发出亮光,仿佛在大海里漂荡多日,突然看到前方灯塔,顿生死里逃生的感觉。

  楚河继续道:“但天下没有免费午餐。你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王建明突然意识到,楚河今晚约他吃饭的真正目的就在于此。可问题是,李泽泉与赵家牵涉之深。在这个当口,赵家怎么可能出面保他,而放弃李泽泉?

  眼下,似乎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先躲过这场危机再说。只要人活着,那就有机会东山再起。

  “小楚,这种事情可不能乱拍胸脯。”

  楚河笑了笑道:“王哥,你是了解我的。我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这事还得看你愿不愿意?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想帮忙,也没出力的地方啊。”

  王建明低下头,沉思起来。

  楚河今天表现出来的冷静和心思让他有些惊讶,与他之前认识的楚河变化太大。这种变化让他看不透、吃不准。但却不得不让他有种“抓住救命稻草”的强烈冲动。

  “王哥,眼下时间紧迫。如果你不愿意,我就当没说过。今晚这顿饭,就当小弟为您践行了。”

  说完,楚河端起酒杯,“咕噜”两下,一口干了。

  王建明不再迟疑,问道:“你要我怎么做?”

  楚河有些醉意,但脑子十分清醒。

  “王哥,这事不难,你只要把李泽泉与赵崇志干的那些违法乱纪的证据给我,我就有办法把你保下来,并且把你往上推。两年内,保证你坐上一把手的位子。”

  王建明倒吸一口凉气,先前积累酒气顿时无存。如果他真这么做,意味着他将与赵家对抗,后果更加严重。可问题是,楚河刚成为赵家女婿,就这么急匆匆想要借此机会干掉赵崇志?

  赵家女婿与赵崇志,王建明突然意识到什么,自己竟然成为楚河与赵崇志争权夺利的一枚棋子。

  而他要做的,就是临阵倒戈,背后捅李泽泉和赵崇志几刀,以获得对方接受自己的“投名状”。

  简单来说,自己从一个贼窝,进到另外一个贼窝。可是,人的本能就是趋利避害,能够活下去,做什么都可以。

  “我凭什么相信你?”王建明冷冷问道。

  楚河早猜到他会这么问,笑道:“关键时刻,就看王哥你愿不愿赌一把?”

  王建明苦笑几声,叹道:“小楚,不得不说,你对人性的把握有了几分道行。你既然这么说,我也只能选择赌一把。赌赢了,我赚到。赌输了,就当没发生,结果都一样。”

  此时,王建明的心情突然感到一阵轻松。

  当下,他便起身离开,准备楚河想要的资料。对于李泽泉和赵崇志,他对这两人本就没有什么好感。如果不是形势所逼,他也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既然做出选择,那就把事情做绝了。不能干死他们,那他就得死。自己要想不死,就必须干死他们,没有其他选择。

  楚河结完账,带着酒意走在马路上。

  王建明的问题算是解决了,接下来就是要张志华承诺帮其运作。

  可对于张志华,楚河心里总有些异样感觉。

  张志华婚内出轨,致李颜菁怀孕。李颜菁为了孩子选择与他协议结婚,他也就成为孩子名义上的爸爸。这种即替别的男人养媳妇,还要养孩子,想想都憋屈。

  可若要张志华答应他的要求,没有筹码是不行的。但他又不愿意将李颜菁推到浪尖上,怕影响情绪。毕竟,现在到了生孩子的关键时期。

  所以,张志华和赵家的事情都不能跟她说,一切都等到孩子出生之后再做打算。

  楚河思来想去,只能拿出轨这个事情威胁他。如果不合作,那么就将出轨的事情告诉他老婆。张志华贪图权力,断然不会因此断送大好前程。

  想好应对之策后,楚河掏出手机,拨通张志华的号码。

  “你好,请问你是?”张志华语气有些紧张。因为,这个号码只有李颜菁知道。

  楚河礼貌道:“张局长你好,我是李颜菁老公楚河。”

  张志华神经顿时绷紧,小声道:“现在已经很晚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楚河笑了笑道:“关于你的事。明天的话,我怕晚了。”

  张志华紧张问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楚河平静道:“也不干什么。就是想找个人聊聊天。可不知怎么的,就突然想到张局您了。”

  张志华听出他的弦外音,道:“给我地址。我现在过去。”

  楚河笑道:“地点还是你选吧。我这会正在前往市区路上,你选好后发我就是。”

  张志华沉吟片刻,道:“好!”

  挂了电话,楚河拦下出租车直奔市区。

  一个小时后,他来到一个叫“笑忘书”的茶楼,走进一个雅间。

  张志华正坐在那喝茶,一见楚河过来,神情立马变得严肃起来。

  楚河歉意道:“张局,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张志华冷笑道:“别说这些没的。咱们开门见山吧。你想要什么?”

  楚河“呦”的一声,问道:“张局,就这么想我呀?”

  张志华冷哼一声,道:“像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

  楚河笑道:“是不是决定,我小人得志?您还真别说,我还真有这种感觉。你张局平日里高高在上,可照样还不是跟我这个小人坐到一起。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脱掉您这层权力外衣,跟我有啥区别,甚至比我还恶心。”

  张志华“噌”的站起来,恼怒成羞道:“你住嘴。”

  楚河哈哈笑道:“怎么?被我说中了啊。难怪菁菁会选择离开你,看来她也是看清你这个人的真正嘴脸。”

  不提李颜菁还好,一提李颜菁就更上火。每个深夜,他一想到李颜菁那白皙无瑕的曼妙身躯被楚河这种男人压在身下肆意蹂躏,就有种无名怒火涌上脑门。然后,就有想要离婚的冲动。可是,等他进入单位的瞬间,离婚就被束之高阁。

  一想到官位,理智变占据上风,从恼羞成怒转变为无可奈何,整个人犹如霜打茄子,无力坐了下来。

  楚河提起茶壶,给他杯子里加了点茶水,平静道:“张局,实不相瞒,我这次前来找你,不是为我自己,而是我的前任领导。”

  张志华冷声道:“你是说李泽泉?这个我无能为力。”

  楚河喝了一口茶,道:“李主任是大领导,我那领导就是个小科长。”

  听到这么一说,张志华心里松了口气,问道:“谁?”

  楚河道:“王建明。”

  张志华想了想,摇头道:“这个人,我没印象。你想要我怎么做?”

  楚河对他如此直接有些意外,不过这样也好,能省不少口水。

  “李泽泉今天被纪委的人带走了,这一把手的位子肯定就空出来。”

  张志华抢过话道:“你是想要我帮他坐上一把手的位子?你疯了吧。他现在才是科长,长平疾控中心是正处级单位,连越两级,这种事情我做不到。”

  楚河平静道:“张局,我确实是奔这个目标去的。但是,一步到位的事情我也不会考虑的。今天找你,我只想请你帮忙,能够帮他在往上提提。后面,再想办法让他做到那个位子。”

  张志华冷笑几声,道:“楚河,你当这是我开的公司,说提就提。”

  楚河笑道:“张局,我听菁菁说,你老丈人不是在组织部嘛,这种提副处的事情还不是小儿科。”

  “你…”张志华气不打一处来,可面对楚河这样小人,他还真没法应对。如今,把柄再别人手中,他也只能忍气吞声。但他最担心的是,楚河索取无止尽,这样就很容易把他拉下水。

  楚河看出他的担忧,沉声道:“你放心。菁菁是我的最爱,我不会拿这个事情威胁你。我最期待的,咱们能够成为真正的合作伙伴,大家各取所需。”

  张志华见他小人行径暴露无遗,怒道:“我警告你,你不要得寸进尺。兔子逼急了还咬人。”

  楚河笑而不语,站起身,走到他跟前,冷不防地伸出右手,从他衬衣口袋抽出一支黑笔,笑道:“张局,您这支笔不错,送我当纪念吧。”

  张志华气的浑身哆嗦。那支黑笔是他准备的录音笔,哪曾想第一次使用就被楚河逮个正着。

  楚河拿着黑笔晃了晃,道:“张局,菁菁还在家等我。我就不多陪您了,先撤。这里茶不错,您慢慢喝!哦,对了!以后这种事情,尽量做的隐蔽些。”

  张志华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正想着要不要冲上去揍他两下,楚河早已离去。

  不知想到什么,张志华嘴角微扬,神情自然地坐了下来。然后,拎起旁边的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录音器。这年头,做人真难。即要防别人给自己下套,还要学会给别人下套。

  “他妈的!”

  张志华忍不住破口大骂,原来他一时忘记给这个录音器充电,今晚谈话只录了一点无关紧要的东西就没电自动关机。

  张志华是个聪明人。岳父曹之望虽是省组织部干部一处处长,如果不是部委委员这个身份,他也很难走到今天。

  官场上门道远比他之前想象的还要复杂。后台很重要,但并不是平步青云的关键。要想走的高,能力和手段是必须要具备的。

  眼下,市疾控中心一把手谢国富即将调任市卫计委担任副主任兼纪委书记。可在这个关键当口,出了朱强明这档子糟心事,打乱他原先的计划。

  但细究之下,危也是机。李泽泉出事,长平疾控中心一把手的位置也就空了出来。既然谢国富调任已是板上钉钉,那么他把心腹安排过去,谢国富自然会做这个顺水人情,事情就更好办。

  如此一来,既可以解决王建明的事,又能随时关照李颜菁,还能监控楚河动态,一箭四雕。

  想通之后,一扫今晚的阴霾,顿觉得这茶味道很不错。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69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