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35章 弃子求生

剑思文      74阅读

  三天后,楚河将王建明收集好的证据材料一一过审后,站在配合审查的角度,又跟王建明把口供串了串,确保在可控范围内不会出现幺蛾子。

  王建明作为李泽泉下属,想要完全置身事外,摆脱责任也不可能。但只要不移送司法机关,只接受党纪处分,王建明算是保住,并且还能够继续往上走。

  所以,对于递送出去的材料,楚河必须尺寸把握到位。但他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便只能让陆大海找个熟悉一线纪检工作的领导再把把关,这样他才算安心。

  陆大海接到他的电话,便立即安排人找了个在市纪检口子工作多年的人对材料仔细过了过。

  两天后,陆大海安排人,匿名将这些材料邮寄到“朱建明”专项调查组手中。

  这些材料犹如深水炸弹,激起的水浪顿时朝赵家涌去,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赵树阳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见过世面也很多,但这次他感到有些隐隐不安。凭他多年经验,隐约察觉到这件事背后有些不寻常,似乎有人在借朱强明拉他赵家入水。

  在东泽,谁敢对他赵家下手?

  赵树阳在书房里来回踱步,思来想去,毫无头绪。就在这时,书桌抽屉里的手机响了。

  赵树阳眉头微皱,拿起手机,号码显示的是“老三”。

  “三哥,这么晚打我电话,有事?”

  那人沉声道:“出了这么大事,你倒是能沉得住气。”

  赵树阳神情严肃道:“怎么说?”

  那人道:“半个钟头后,老地方见。”

  说完,那人挂了电话。

  赵树阳心中不好预感越发强烈。这个手机是他私人电话,上面只有若干人的手机号码,平时很少用这个号码联系,可一旦联系那就意味着要有大事情发生。

  半个钟头后,赵树阳来到一个仿明清建筑风格的大院门口,牌匾上刻有 “凤羽晴满楼”五个楷体字。

  赵树阳敲了敲门,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开门,然后领着他前往后院凉亭。

  凉亭前方是一处池塘,此时荷花凋谢,荷叶有些枯萎,给人一种衰败的感觉。

  “三哥,最近怎么样?”赵树阳在一个四十多岁年中年男子对面坐了下来。

  那人喝了一口茶,道:“之前过的挺好,现在嘛,一窝子烦心事,还不都是因为你。”

  赵树阳追问道:“三哥,这话从何说起?”

  那人望向满塘荷叶,沉声道:“调查组那边今天收到一包材料,材料涉及李泽泉与你赵家之间的不正当来往。”

  赵树阳心中一惊,追问道:“那还知道是谁送的?”

  那人冷笑道:“人家想搞臭你赵家,还能大摇大摆送材料。”

  赵树阳沉吟片刻,道:“调查组那边,有三哥的人,那能不能处理一下?”

  那人摇头道:“这个人很精明。不光调查组邮寄了,纪委、检察院相关口子都寄了,所以这事没法处理。”

  此时,赵树阳终于证实心中那份不安,这件事确实有人在操控。

  赵树阳沉声问道:“如果根据这些材料,赵家这边最坏是什么结果?”

  那人叹了叹气,道:“要是按正常程序查下去,你下辈子就在牢里颐养天年。这拔出萝卜带出泥,还得不少人跟你一起遭罪。”

  赵树阳顿时一阵惊慌,但很快平静下来。因为,他清楚,三哥出现自然是来帮他解决问题的。

  那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放下茶杯,起身走到凉亭边上,抬头望月。

  “这件事还有个转机。目前来看,材料都指向崇志个人,并未针对你赵树阳。所以,你赵家想要在这件事上平稳度过,那总要牺牲些什么。”

  赵树阳赶忙起身,走到他跟前,道:“三哥,就没别的法子了?”

  那人摇了摇头,无奈道:“这件事牵涉太深,大哥那边不好出面协调。”

  赵树阳震惊道:“连大哥都无法出面!”

  那人转身,目光注视着赵树阳,沉声道:“高书记去年进的省常委,今年年底可能就要调任副省长。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年后便是常务副省长。他现在是咱们江东省如日中天,前途无可限量。所以,在这个当口,既然出了这个事情,他总要拿点东西出来,既能让领导赏识,又能让百姓满意。一箭双雕的美事,他会轻易放弃!”

  赵树阳反问道:“他就不怕东泽政坛不稳,有人给他扣屎盆子?离任出事的人,还少吗?”

  那人笑了笑道:“这种事情,我们就不操心了。总之,事情就在眼前,咱们总要解决的。对了,大哥让我给你带两句话。第一句是‘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第二句是‘养儿千日,用在一时,何况崇志不是你亲生的’。该说的,不该说的,我也都跟你说了,你好自为之吧。我先走了。”

  临走时,那人拍了拍他肩膀,似是安慰,又或是同情。可不管怎么样,做决策的不是他。

  他可以一走了之。而赵树阳只能呆在原地,承受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原以为赵家是艘航空母舰,不惧暴风骤雨。可现在才发现,赵家就是小木船,惊不起任何大风大浪。

  人前那些风光不过是给人看的,背后这些心酸只能自己品尝。

  赵树阳回到家中已是夜里十一点多。他上了二楼,走进书房。然后反锁关门,不让任何人进来。

  周雪梅穿着性感的吊带睡裙走到书房门口,伸手准备敲门,但又放弃了。她清楚,每次遇到大事情,赵树阳总是一个人呆在书房里。直到想出对策,才会走出书房。

  周雪梅正要回房睡觉,突然看到赵崇志急匆匆冲进客厅,抬头一看,发现周雪梅站在楼上正望着他。

  “我爸呢?”赵崇志喊道。

  周雪梅不悦道:“你爸现在有事,不见任何人。”

  赵崇志立马上楼,直奔书房。周雪梅立即拦在前面,微怒道:“你爸现在正烦着呢,别打扰他。”

  赵崇志上下打量起她来,瞧见她此时模样,心里不免有些荡漾。可眼下生死关头,也没有心思放在男欢女爱上。

  “我找我爸有事,你赶紧让开!”

  周雪梅正要说话,却听到赵树阳发话:让他进来。

  赵崇志哼了一声,快速走进书房。

  赵树阳坐在书桌前,正在翻看一本照片册,里面是赵崇志小时候的照片。

  赵崇志走到书桌前,火急火燎地说:“爸,现在有人想用李泽泉拉我们赵家下手,而且我找了几个人打听了下,这个案子很特殊,他们都没法插手。”

  赵树阳依旧看着画册,沉声问道:“晴晴也没办法?”

  赵崇志不悦道:“这种事情,她一个女人能放啥响屁?”

  赵树阳听了立即炸毛,怒道:“一个女人?要不是她在后面出谋划策,给你擦屁股,你现在还能站在这跟我说话?你他娘在外面玩女人,风流快活的很,家里老婆不问不顾。现在好了,孙子没见到,你自己死到临头都不知道。”

  赵崇志顿觉大事不妙,试探道:“爸,我死到临头什么意思?”

  赵崇志叹了几声,合上画册,无奈道:“晚上我见了何叔叔。他说朱强明这件事很棘手,他们也无法出面从中斡旋。所以,这次我们赵家恐怕在劫难逃。”

  赵崇志惊愕不已。自从他懂事起,他从未见过赵树阳这番模样。或许人老的缘故,面对危机有种心有余力不足的感觉。但更让让心惊的是,他从赵崇志的话中读出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断臂求生。

  赵树阳似乎沉浸在回忆中,丝毫没有注意到赵崇志神情变化。

  “当年你何叔还是基层小警察时,抓到一个人贩子。那个人贩子手中有个一岁左右的男婴。据那人贩子说,这个男婴是转了几道手才到他手中,所以他也不知道男婴是从哪来的。后来,你何叔找到我,问我愿不愿意收养,如果不愿意,他们就准备把孩子送到孤儿院。我去看了那孩子一眼,觉得跟我很投缘,便同意收养。”

  说到这里,赵树阳的声音有些哽咽。而赵崇志已经不知东南西北,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不是赵树阳的亲生儿子,只是养子而已。

  赵崇志抑制不住心中怒火,吼道:“为什么不早告诉我?现在来跟我说这些,什么意思?”

  赵树阳稳定心神,痛苦道:“现在赵家身处危难之中,现在也只有你能救赵家。虽然你是我领养的,可我也把你当亲儿子般看待。”

  赵崇志冷笑道:“亲儿子?我怎么没有感受到亲儿子的待遇?上学的时候,你曾参加过一次家长会?我拿奖的时候,你曾一次夸过我?我被人打的住进医院,你曾来看过我?对,我是在外面吃喝嫖赌,但这些都是我想做的吗?我不想做,可是我不做这些你又让我做什么?那些个当官的,哪个不吃拿卡要,还要送女人,要不是手上有他们的把柄,我连孙子都做不成。”

  赵树阳心中一惊,问道:“你手上有他们什么把柄?”

  赵崇志目露凶光,厉声道:“他们要是逼的我走投无路,我就把他们全都拉下水,要死一起死。还有,这些年我替你做的那些事,赚的那些钱,也足够冲抵你对我的多年养育之恩。我最后一次喊你爸,过了今晚,咱们谁也不欠谁的。以后,赵家会怎么样,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你好自为之!”

  说完,赵崇志怒气冲冲夺门而出,离开赵家别墅。

  赵树阳气的脸色发青,他没想到赵崇志对他心中怨恨如此之深。而之前所谓的愿打愿骂,只不过是他故意隐忍而已。

  “真他妈养了一只白眼狼,差点阴沟里翻船。”

  赵树阳打定主意,立马给他三哥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然后,掏出另外一个手机,拨通一个叫“哑巴”的号码,压低声音道:“盯着崇志,找到东西。找到后,看着处理。做的干净些!”

  安排好后,赵树阳揉了揉太阳穴,身心疲惫。这场暴风雨来的有些突然,让他有点措手不及。原本他对赵崇志还心存一丝情谊,可在赵崇志翻脸后,那些情谊荡然无存,心胸突然宽阔起来。

  没有顾忌,做起事来才麻溜。当断要断,不受其乱。

  赵崇志离开后,没有回家,而是往长平方向开去。在他车后,有一辆黑色轿车跟着他,忽远忽近,丝毫不会让他察觉到异样。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74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