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36章 手刃仇人

剑思文      67阅读

  第二天上午,市公安局接到报案,说赵崇志伙同他人性侵市三中两名14岁的女中学生。市公安局高度重视,随即立案侦查,成立工作组。同时,对赵崇志下达刑事拘留,立即前往赵家逮捕赵崇志。

  因赵崇志涉及朱强明和李泽泉等若干起经济案件,刘浩也被抽调进入工作组。当他得知赵崇志犯罪情况时,想到孙艳晴可能遭受的处境,恨不得立即将其抓获,判决死刑而后快。

  此时,赵崇志已通过自己暗线知晓他被市公安局通缉,早已隐藏起来。

  当天上午,赵树阳就在其家族公司内部签发董事长致内部员工一份信。信件内容长达万字,归纳起来有四点:痛诉罪行,撇清责任,大义灭亲,稳定生产。

  在一间民房里,赵崇志怒火冲天,将屋子里的桌子和椅子摔的稀巴烂。他没想到赵树阳如此绝情,即便是养的一条狗,这么多年下来也应该有些感情。

  可他,连狗都不如。

  “老狗,这是你逼我的。你想让我死,我就让李颜菁陪葬。”

  “还有那个楚河,我也要他死。”

  “凡事跟我作对的,我都要他死。哈哈哈…”

  赵崇志有些精神错乱,说话语无伦次。

  楚河坐在办公室里,接了两个电话。先是陆大海打来的,他把市公安局追拿赵崇志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又问他此事是不是他安排?

  楚河当时想到的是孙艳晴。她是那种“趁你病,要你命”的狠女人,而也只有她有机会拿到这些关键材料。

  陆大海这样问,显然是不知道内幕。对他这种利益交换之人,你的利用价值越高,他给予的回报才会越高。所以,楚河揣着明白装糊涂,既没有否认,也没承认。

  陆大海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再追问。但对于这样的结果,他非常的满意。他还担心李泽泉这个案件搞不倒赵崇志。不曾想楚河还留有后手,而且出手比他更狠,刀刀毙命。

  挂了电话没几分钟,楚河接到孙艳晴电话。

  楚河第一句话就问:“晴姐,性侵女中学生的事是你安排的?”

  孙艳晴很干脆,冷声道:“不是。”

  楚河想了想,道:“我知道了。”

  孙艳晴反问道:“你知道什么?”

  楚河沉声道:“都说虎毒不食子,赵树阳竟如此狠心。”

  孙艳晴道:“赵崇志是养子。他是个可怜人。”

  楚河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放弃了?”

  孙艳晴沉吟片刻,道:“没有。我打这个电话是想告诉你,赵崇志手上有很重要的东西。这个东西对我们很重要。我不方便出面,你要想办法拿到它。”

  楚河不解道:“什么东西?”

  孙艳晴沉声道:“有你想要的东西。”

  楚河怔了片刻,这才意识到她所说的是什么。

  孙艳晴忽然想到什么,压低声音道:“你要注意一个叫哑巴的人。他是赵树阳的一把刀。要是猜的没错,他现在应该追踪赵崇志去了。”

  楚河吃惊道:“他是来保护赵崇志的?”

  孙艳晴冷声道:“越货杀人。”

  楚河心中大惊,想不到赵树阳如此心狠手辣,说杀人就杀人。那以后面对他,要有十二分的小心。

  “你今后怎么办?”

  孙艳晴苦笑道:“我还有利用价值,老头子暂时不会动我。但要在他动手之前,我们要先下手为强。”

  楚河听出她言外之意。他进入赵家,最终目的是干掉赵崇志。如今,赵崇志已成丧家之犬,距离死亡也是一步之遥。

  按道理说,赵崇志一死,那么他的目的就已达到,继续留在赵家的意义似乎不大。

  孙艳晴见他不说话,大概猜出他的想法,低声道:“你与菁菁在一起,就不要想着轻易脱身。如果老头子发现你对菁菁造成伤害,那你下辈子也别想活的轻松。”

  楚河下意识问道:“你想要做什么?”

  孙艳晴沉声道:“赵家是做疫苗销售起家。你侄女的死,赵家也最多算个帮凶,真凶依然在逍遥法外。疫苗行业是个暴利行业,为了钱,这些人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今天死的是你侄女,明天死的可能就是别人家小孩。”

  到这,孙艳晴没来由一阵疲惫,后面的话她不愿意再说下去。

  楚河疑惑道:“怎么不说了?”

  孙艳晴无力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祝你好运!”

  孙艳晴匆匆挂了电话,楚河被她这么说的有些糊涂。但他知道,孙艳晴应该想跟他说另外一件事。

  楚河暂时抛开这些,想着赵崇志如今躲在长平,怎么才能找到他,并且在那个哑巴眼皮底子下拿到那个东西。

  就在他思索之际,突然手机响了,是李颜菁的号码。

  “菁菁…”

  刚说两个字,楚河突然意识到打电话的是个男人声音。

  “楚科长,别来无恙啊!”

  楚河心中大惊,问道:“赵崇志?”

  赵崇志哈哈哈笑道:“ 是不是很意外?”

  楚河镇定道:“你想怎么样?”

  赵崇志恶狠狠道:“你要是敢报警,我现在就杀了菁菁。不对。是杀菁菁和她肚里孩子。”

  楚河急忙答应道:“我现在就过去。你别伤害菁菁。”

  说完,楚河急匆匆跑出办公室,一路狂奔。

  十几分钟后,楚河赶到家中,只见刘霞倒在地上,不见赵崇志和李颜菁。

  楚河冲上前,把手放在刘霞鼻前,还有气,显然是被打昏过去,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楚河拨通李颜菁的电话,焦急问道:“你把菁菁带到哪去了?”

  赵崇志冷声道:“楼顶。”

  楚河起身冲进厨房,抽出一把水果刀憋在后腰,然后冲向楼顶。

  楼顶上放着一个破旧沙发,赵崇志斜躺在中间,而李颜菁双手被一根麻绳绑着,绳子另头栓在沙发腿上。

  赵崇志嘻哈道:“来了啊!”

  楚河望向瘫坐在地上的李颜菁,满眼关切道:“菁菁,你怎么样?”

  李颜菁脸色发白,胸口发闷,腹部隐隐作痛,痛苦道:“感觉不舒服。”

  楚河生怕再发生什么意外,怒道:“赵崇志,你他妈还是男人吗?就知道靠女人,欺负女人,有本事跟我单挑!”

  赵崇志不为所动,笑道:“我还就是喜欢女人,你怎么着?哦对了?我手上这根绳子,就是绑你前女友的。啧啧,穿着白色护士服,就是他妈销魂。她不是死了,保不准我还会多玩几次。”

  楚河面目狰狞,右手悄悄摸向腰间水果刀,眼中杀机顿现。

  赵崇志冷声道:“楚河,你还真是能忍。都到现在了,你还跟我装聋作哑。反正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你要是不说实话,我立马杀了菁菁。这可是一尸两命,你可要掂量清楚。”

  话音刚落,赵崇志一把将李颜菁拉到自己身边,右手绕在她脖子上,五指掐住她的咽喉。

  “赵崇志,你敢!”

  楚河双拳紧握,青筋暴起,但李颜菁在他手中,他不敢轻举妄动。

  赵崇志哈哈大笑道:“我就喜欢你现在的样子。怎么?想杀我,你来呀!你真当我是王平那蠢货,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楚河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面无表情道:“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赵崇志冷笑几声,右手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匕首,抵在李颜菁的白皙脸上。

  “你要是在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就在菁菁脸上划个红叉叉。告诉你,你回答错误。懂了吗?”

  楚河沉吟片刻,道:“你说。”

  赵崇志得意笑了笑,左手从口袋摸出一支录音笔,审问道:“王平是你教唆赵雅丽杀的?”

  楚河冷声道:“王平死于过量吸毒,与我无关。”

  赵崇志厉声道:“放屁!这小子吸毒好几年,都没死,怎么就突然死翘翘。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在背后教唆赵雅丽给他吸食其他毒品。说穿了,你就是借刀杀人,为你女友报仇。是不是?”

  楚河看到匕首刀尖微刺破李颜菁皮肤,渗出鲜血,深呼几口气,沉声道:“王平是我杀的。你是如何得知?”

  赵崇志略有得意道:“那天请你们吃饭,我正好在精神病院。巧的是,赵雅丽意识突然短暂恢复,她跟我说有个神秘男人威胁她,王平死与他有关。我问她是谁,她说不知道,但总感觉有些熟悉。王平就是欺软怕硬的东西,根本不会招惹那些狠人。所以,这个人是你可能性最大。”

  楚河笑了笑道:“没想到赵大公子想象力和逻辑思维能力这么强,都可以媲美狄仁杰。那你知道是我干的,怎么不去报警?”

  赵崇志阴笑道:“报警有什么好玩的。你既然这么想进赵家,那我就陪你玩。你不择手段地接近菁菁,不就是想杀我嘛。”

  楚河厉声道:“我就是想杀你。我还要把你碎尸万段,扔到山里喂野狗。”

  赵崇志微微一愣,然后关上录音笔,装进衣服口袋,嘲笑道:“你还真敢想啊。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楚河冷声道:“如果想都不敢想,那我今天能站在这里吗?赵崇志,你还真把自己当个男人?要是没有晴姐给你擦屁股,你还能站在这跟我说话。”

  听到“孙艳晴”时,赵崇志情绪突然激动起来,咒骂道:“这个贱货,老子非杀了他。”

  冷不防,赵崇志用左手掐住李颜菁脖子,厉声道:“你还真把自己当圣女?跟孙艳晴那个贱货一样。你现在知道了吧,楚河就是个杀人犯。你生下的孩子就是杀人犯的种。”

  李颜菁脸色苍白如纸,呼吸变得急促。

  楚河心急如焚,突然灵机一动,大声道:“赵崇志,你也好不到哪去。你不就是老头子从路边捡来的小杂种。你能有今天,还不是拜赵家所赐。可你给赵家做过什么?现在赵家有难,你不仅不帮忙,还要恩将仇报。说你是白眼狼,还高估你,就是一坨路边臭狗屎。晴姐那么好的女人,嫁给你这坨狗屎,简直是倒了八辈子霉。”

  闻言,赵崇志立马松开左手,对着楚河怒吼道:“你他妈闭嘴。孙艳晴那个贱货,老子要杀了她。”

  楚河冷笑道:“杀她?你敢吗?你要是真想杀她,何必等到现在嚷嚷。说到底,你就是个小杂种、大怂包、大软蛋。”

  “我要杀了你!”

  而就在此时,躺在地板上的刘霞醒了过来。她见李颜菁不再屋内,急忙拨打110报警,心里祈祷李颜菁千万不要出事。

  赵崇志拿起手中匕首就朝楚河刺了过来。楚河眼疾手快,一个转身,躲过那一刀。然后快速将腰间水果刀扔给李颜菁,两手从背后死死抱住赵崇志,疾喊道:“菁菁,你快走!”

  李颜菁费力拿起水果刀,隔断绑在沙发腿上的绳子,想要起身,身体无力,而腹部传来的隐隐疼痛,让她更加担心,靠在沙发上动弹不得。

  赵崇志被楚河死死抱住,更加恼怒。他双脚抵住地面,身子突然往后一压。楚河踉跄后退几步,重心不稳,仰倒在地,后背传来火辣疼痛,但双手死死抱住,不让他翻身。

  赵崇志挣脱不得,用手肘猛击楚河脸部。几个来回,脸部红肿,鼻孔出血。楚河忍住剧痛,对着李颜菁大喊道:“菁菁,你找找手机,快打120电话。快点!”

  李颜菁望着他鲜血模糊的脸,泪水忍不住流下。到了这个生死关头,他依然关心的还是她。

  而就在此时,两辆警车进入小区。

  警笛声传到赵崇志耳中,更加刺激他的神经,厉声道:“你敢报警。我把你们全杀光。”

  楚河急中生智喊道:“菁菁,找个东西扔下去。”

  李颜菁这才惊醒过来,将身边不远处的一个破花盆给扔了下去。

  巧的是,这个破花盆差点砸到前来的警察。

  赵崇志就跟入魔般挣脱楚河双手,猛地翻身,骑在楚河身上,左手掐住他的脖子,右手紧握匕首就朝他胸口扎下来。

  楚河双手握住赵崇志右手腕,使劲往上顶起。但因呼吸困难,大脑意识有点模糊,力气越来越弱,眼看匕首距离胸口不到一寸。

  就在这生死关头,李颜菁顾不得安危,抄起水果刀冲了过去,刺入赵崇志后背。

  “啊…”

  赵崇志扭过身来,左手猛地推开李颜菁,怒骂道:“贱人!”

  李颜菁身形不稳,跌坐在地上,腹部顿时传来一阵绞痛。随即,体内一股热流从下体流出。鲜血渗出,染红衣衫。

  楚河抓住机会,起身一口咬住赵崇志左手腕,匕首从手中脱落。

  赵崇志反手拔出插在后背那把水果刀,二话不说,直接朝楚河胸口刺上去。

  匕首插入胸口,拔出,鲜血如泉涌出。

  赵崇志正准备再刺第二刀时,两名警察冲了上来。其中一个警察见状,没有任何犹豫,就朝赵崇志开枪。

  “砰”的一声枪响,赵崇志右手中弹,水果刀滑落下来,正好落地楚河的手边。

  楚河没有任何犹豫,握起水果刀朝赵崇志胸口刺了过去。

  赵崇志瞪大眼睛,不可置信。随即,整个人倒在血泊中,一命呜呼。

  楚河望着蓝蓝天空,嘴角泛出一丝笑容。他努力伸出手臂,似乎想要触摸什么...

  一切都该结束了。

  晓蓉,你等我,我来了。

  就在警察冲过来时,李颜菁将落在地上的那支录音笔偷偷藏在身后的两只破花盆中间。

  然后,扭头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楚河,凄美一笑,如盛开在崖上的花儿。

  不多时,两辆救护车载着楚河和李颜菁前往长平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抢救。

  此时,一个戴着周鸭舌帽和墨镜的中年男子快步离开小区,在一处偏僻之地给赵树阳打了电话。

  赵树阳听完之后,沉声道:“那个东西你继续找。另外,尽快安排市里最好的医生,不惜任何代价,要保住菁菁肚子里的孩子。”

  那人道:“如果在大的跟小的之间选择,如何?”

  赵树阳沉默片刻,道:“小的!不,还是大的吧!”

  那人“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此时,杨慧兰正在办公室里看书,突然接到院里的电话,让她快速前往抢救室。

  杨慧兰赶紧跑向抢救室。

  等她进去看到抢救台上那个男人时,顿时呆住了,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上。

  楚河浑身是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半个钟头后,市区第一人民医院和市妇幼保健院几个专家急匆匆赶了过来,加入抢救行列。

  抢救持续两个多小时才结束。

  之后,两个人被送到东泽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高干病房,单独套间。

  赵树阳得知李颜菁母子平安时,心中大石头总算落下。令他更加欣慰的是,养子赵崇志死了。他的死,意味着赵家危机也随之解除。

  事情按照他们意图在运行。赵树阳神情凝重,起身走到窗前,望着花园路景色,沉默不语。

  这次危机虽然度过,可下次谁又来替他顶雷?

  那些老大哥们,除了吸血,想让他们放点血,难如登天。可如没有他们的庇护,赵家又如何能走到今天?

  他再次想到楚河。

  赵崇志是他养子。死了也就死了。

  楚河是上门女婿。死了也就死了。

  两个人没啥区别,最多李颜菁伤心而已。可只要赵家安然无恙,伤心也无所谓。

  毕竟,他将拥有了半个赵家血脉的孙子。至于孙子的名字,他都已想好,就叫“赵铭”。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67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