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41章 锋芒渐露

剑思文      61阅读

  腊八节那天,东泽市官场大震动。

  东泽市原市委书记高峰调任省厅,任江东省常务副省长,省政府党组副书记,分管省发展改革委、财政厅、国土资源厅、地税局等部门。

  东泽市委副书记、市长刘龙翔全面主持东泽市各项工作。

  与此同时,长平区疾控中心空降负责人,名叫李东升。李东升到岗第二天,在家赋闲的王建明开始上班,职务不变。在王建明上班第二天,楚河辞去公职,赋闲在家。

  就在楚河辞职当天,杨慧兰在微信上发了一条朋友圈: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这是纳兰性德《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中的前四句诗。那晚的拥抱,也就意味着离别。离别是件伤感的事,但也是件高兴的事。

  在回市区路上,楚河接到陆大海的电话,两人相约见面。

  楚河按照老规矩,先把车停在某个停车场,然后打车过去。陆大海是条暗线,如果让赵树阳得知,会对他后面布局产生影响。

  朱强明事件发生后,广州康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有个叫袁春华的副总前来拜会赵树阳。

  楚河走进茶楼,服务员领着他走进包间。

  陆大海正在倒茶,见楚河走进来,抬头笑道:“老弟是无官一身轻啊。”

  楚河自顾坐下,道:“陆总你消息可真灵通呀。”

  陆大海眉头微皱道:“还不是公司逼的。那帮狗粮养的,说我是个花钱不挣钱的蠢蛋。他们懂个屁。我陆大海要么不做,要做就干大的。”

  楚河笑了笑道:“放长线钓大鱼,这才是陆总要做的事。”

  陆大海叹道:“话是这么说。可现实逼你装孙子呀。老弟,你给我个准信,啥时候可以铺货?”

  楚河不急不慢道:“前些日子,广州康健的袁春华来过,跟老爷子吃了顿饭。貌似谈的还可以。”

  陆大海怒骂道:“好你个袁大头,又来坏我好事。”

  楚河提醒道:“貌似是陆总您坏他好事吧。陆总,认识袁春华?”

  陆大海喝了口茶,道:“老弟,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咱们疫苗行业‘北女王、南皇帝、中君王’说法?这南皇帝,就是袁春华的老板黎伟发,也就是广州康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这‘中博君’呢,就是现在江东益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博君,业内称他‘三爷’。”

  楚河眉头微皱,问道:“赵博君?这个名字听起来有些耳熟?”

  陆大海笑道:“三爷可是咱们疫苗行业投资大佬,是个风云人物。不过,他出名不是因为投资,而是因为狂犬疫苗造假。这件事在当年可是举国哗然!涉事造假疫苗16万人份,波及22个省市。乖乖,那时舆论滔天,枪毙都不觉得便宜。不过,这事雷声大雨点小,拿了几个人问罪也就了事。咱们三爷本事大,那处事不变的镇定从容,值得我辈学习啊。”

  楚河静静听着,没有接话。

  他依稀记得当时闻知此事时义愤填膺的冲动。都说‘十商九奸’,那一刻恨不得将这个赵博君碎尸万段,而且特别期待法律能够伸张正义,将赵博君等人绳之以法。可最终结局是,法院只判了几个人有罪,而赵博君安然无恙,照样做他的生意。

  那时候年轻,想不明白这个事情。可随他在这个行业年限越来越长,他也就渐渐明白。但明白的代价,就是原先棱角已经被现实磨平,当年‘意气风华、指点江山’的豪迈早已过眼云烟,剩下来的只有“卑微苟且、浑浑噩噩”。

  “老弟,你没事吧?”陆大海问道。

  楚河喝了口茶道:“我只是突然觉得,这人外人、天外有天,真的很有意思。那北女王是谁?”

  陆大海嘿嘿笑道:“不是我吹,那黎伟发和赵博君要是见到她,都得叫声大姐。那绝对是我们疫苗行业的女王,也就是我老板朱俊娅。”

  楚河问道:“这里面好像有故事啊?”

  陆大海摆摆手道:“这故事有很多,可都是陈年旧事,没啥好说。对了,老弟辞职后,准备怎么干?”

  楚河见他转移话题,也就不再追问,道:“老爷子安排我去元峰生物,起先让我做个行政总。我没答应,我选择从基层销售做起。”

  陆大海眼中闪过一丝光亮,道:“老弟果然是个聪明人。你要想在赵家立稳脚跟,手底下就得有帮饿狼给你往前冲。不过,你在机关待久了,就怕你治不了那帮兔崽子啊。”

  楚河无惧道:“凡事都是从头做起。再说,这人心都是肉长的,总是有办法的。铺货的事情暂且等等,我还要等一个大机会。”

  陆大海顿时来了精神,追问道:“什么样的大机会?”

  楚河看了他两眼,道:“帮人赚钱的大机会。”

  陆大海眼珠子转了几下,问道:“帮什么人?”

  楚河会心笑道:“自然是关键人。”

  陆大海“噢”了一声,沉思片刻道:“不瞒老弟,眼下还真有一个赚钱的大机会。”

  楚河道:“怎么说?”

  陆大海沉吟片刻道:“前几天,我在无锡跟三爷吃了顿饭。期间,他跟我提起一件事,说是常州国资下面有一个亏损的生物公司要进行股改,引入战略投资者,问我有没有兴趣。我说当然有兴趣,就是没钱啊。三爷说,现如今搞投资的,谁花自己钱就是傻逼,得用别人的钱来为自己生钱。”

  用别人的钱来为自己生钱,这句话让楚河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这事靠谱?”

  陆大海白了他一眼无奈道:“像三爷这样的老江湖,你能全信吗?跟他们玩,你长一百个心眼都觉得不够用。”

  楚河觉得这句话说的有道理。他不懂投资,也跟赵博君不相识,说句不好听的,被卖了还要帮人数钱。可如果真要做成这件事,就得有高手坐镇。既然朱女王想要打开江东市场,那这件事就得她出马。

  陆大海见他眼神有些异样,问道:“你看我干嘛?”

  楚河笑道:“陆总,既然机会来了 ,那我们就得把握住,这样你也能早点把江东市场拿下来。”

  陆大海预感不妙,问道:“你不会找我拉垫背吧?”

  楚河摇头道:“不是你,是你老板。”

  陆大海吃惊道:“我老板?”

  随即,他明白这其中道道,叹道:“还真是一物降一物。有我老板坐镇,这三爷也不敢做的太过火。得了,这事我年后跟老板说。”

  楚河果决道:“这件事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如果失败,前面所做的都将付诸东流。”

  陆大海有些不悦,道:“他妈的。我怎么感觉被你给下套了?”

  楚河笑笑道:“陆大哥,咱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船翻了,我们都得掉水里。只要我们精诚所至,金石必来。”

  陆大海一拍大腿,道:“冲老弟这句话,我明儿就回长春跟老板说去,请她出马促成此事。”

  楚河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函商道:“陆总,我想跟你借个人?”

  陆大海不解道:“谁啊?”

  楚河道:“梁冰!”

  陆大海饶有意味看着他道:“老弟,家里放着那么美的花不摘,还惦记着外面的野花,你这不好吧。”

  楚河笑了笑道:“好不好,我自己说的算。你给个准信,人给不给?”

  陆大海摸着光滑后脑勺道:“这妞要是走了,谁给我暖床呀?老弟,你这有点夺人所好啊。”

  楚河淡然道:“陆总是做大事的人,那种‘拔屌无情’的事干的还少啊。一句话,给不给?”

  陆大海无奈道:“算你狠。我今儿就跟梁冰说,一条龙服务保证让你爽翻天。”

  楚河补充道:“在我还之前,你可不能暗中指使她做其他事情啊。”

  陆大海翻白眼道:“你要是有能耐,不光把人收了,把心也收了,我陆大海屁都不放一个。”

  楚河就等他这句话,加重语气道:“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反悔再问我要人。”

  陆大海一看情形不对,暗道又被上套。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真要反悔,也不是他做事风格,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望着楚河离开身影,陆大海脸上出现从未有过的凝重。他与楚河交往时间虽然不长,但却给他的感受越来越深。像他这样阅世颇深之人,竟也有点看不透。这让他心里有些不安,但同时也充满期待。

  如果把楚河比喻成一把剑,那就是一把起初看不起眼的普通长剑。可随时间洗礼,长剑锋芒渐露。终有一天,剑光所指,大放光芒。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61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