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43章 部门内应

剑思文      51阅读

  春节过后第三天,按照事先约定,楚河以社会招聘渠道正式进入元峰生物销售部。由于李颜菁与赵树阳的父女关系,外界鲜有知晓。因此,元峰生物员工对于楚河真实身份并不知晓。

  赵崇志死后,元峰生物总经理就由孙艳晴担任。上任初期,元峰高管和中层对她非常不屑,除了可以评头论足的脸蛋和身材,其他都是渣渣。

  可上任没多久,孙艳晴就先干掉一个副总和两个中层领导,这让公司上下员工惊愕不已。

  在他们思维中,新领导上任最主要工作就是先稳定,再动手。可孙艳晴不按常理出牌,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直接辞退。

  这一幕,让那些想要带头“闹事”的人立马安静下来。员工在惊愕之余,这才意识到开除的三个人都是他们眼中马屁精,心中憋屈一吐为快。

  孙艳晴在短时间内树立威望,也赢得“铁娘子”称号。

  就在众人期望她手起刀落开除销售部经理吴文胜时,赵文胜至今岿然不动。

  吴文胜在元峰内部备受争议。

  他从基层销售做起,不到两年时间成为元峰的销售经理,并成为赵崇志得力干将,也深受赵树阳赏识,在元峰职业发展绝对是可以看得见的。

  但此人喜欢独断专行、脾气暴躁,关键是还喜欢吃独食。手底下那帮销售员是敢怒不敢言,毕竟都指望这份薪水养活老婆孩子。

  当赵崇志死讯传达元峰时,吴文胜并不担心受到牵连,他坚信自己上位机会马上就要到来。

  按照他的设想,赵树阳临时兼任总经理,之后提拔他为公司副总,分管销售部。这样一来,可以保障公司业务正常开展。

  虽然孙艳晴当时在元峰任职,担任行政部和人力部经理。但在他看来,总经理位置肯定与她无缘。赵树阳用人之道他还是有所了解,孙艳晴充其量也就是个花瓶。压在身下玩玩还可以,摆到台面镇宅还差的远。

  就在他等待赵树阳宣布新的人事认命时,他听到的却是“孙艳晴”三个字。看到孙艳晴站在台上发表就职讲话时,他恨不得冲上去将她强奸个七八次,然后在她脸上划几道血痕,让她生不如死。

  从那天起,他就等着孙艳晴对他到手。可直到另外三个人被辞退后依然不见动静,这让他心里有些忐忑。他本想主动辞职,可又贪恋销售经理权力,还有那充足的油水,便打消辞职念头。

  也就在春节之后,他接到人力通知,说有个新员工要到他的部门,让他负责安排好具体岗位。

  销售部招人的事情,他没有提过,人力资源部也没跟他提过。这个时候,公司突然给他安排个新员工,这让他心生警惕,不知道孙艳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吴总,这是新来员工,楚河。”人事专员。

  楚河在人力专员带领下,来到吴文胜办公室。

  吴文胜定睛一看,吃惊道:“是你!”

  楚河微笑道:“吴总,我们又见面了啊。”

  吴文胜示意人事专员离开,起身走到楚河跟前,问道:“楚主任,怎么跑到我这边来了啊?”

  当他看到楚河第一眼时,心中就大概明白,自从李泽泉出事之后,跟着他的这帮人肯定跟着倒霉。据他暗中了解,王建明不但没有出事,而且颇受现在一把手李东升赏识。这让他很费解。

  楚河苦笑道:“吴总,一言难尽呀。今后还请您多多关照。”

  吴文胜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小楚啊。你放心,只要你好好干,肯定不会亏待你的。”

  楚河点头谢道:“那先谢谢吴总了。对了吴总,我今后主要做什么?我想先了解了解,做好准备。”

  吴文胜坐回位子上,背靠椅背,无心道:“这个事情不急。你先熟悉熟悉环境。等你熟悉了,我再安排你具体工作。对了,你之前是在机关上班,吃的是皇粮。可现在你来了这里,身上那些臭毛病得改一改呀。要不然,你很难吃的开。这事也急不得,慢慢来,适应就好。”

  楚河笑了笑道:“谢谢吴总提醒,这个我明白。那我先出去了,您忙。”

  吴文胜摆了摆手,示意他出去。楚河一走,吴文胜面露喜色,想到之前在他们面前装孙子,现在风水轮流转,轮到他们当孙子,这种感觉真他妈的爽。

  他心里盘算着,后面怎么来整这个楚河,好让自己心情舒畅些。

  楚河离开吴文胜办公室,被人事专员领到孙艳晴办公室。

  “见过吴文胜了?”孙艳晴笑问道。

  楚河走到老板桌前坐了下来,道:“晴姐,这家伙贼势利。你留他到现在,就是为了给我当磨刀石?”

  孙艳晴不悦道:“这家伙早就对我有非分之想。按道理我第一个拿他开刀。不过,姐姐为了你能尽快适应环境,不得不留他到现在。你不领情算了,还怪起我的不是。”

  一看到她小女人的模样,楚河就觉得头大。

  “晴姐,你好歹也是个‘铁娘子’,别这么矫情嘛!我就是随便说说。”

  孙艳晴嘟起小嘴道:“我就是矫情,你能怎么样?再说,你现在是落地我手中,你只有乖乖听话的份,不要有自己的想法。”

  楚河无奈道:“您是老总,我是一小兵,全听您的。要不然,我还怎么指望拿工资,养活一家老小。”

  孙艳晴冷哼了两声,道:“你别拿菁菁压我呀,我不吃这套。再说,天高皇帝远,我就不信菁菁还能管到这。”

  楚河笑了笑道:“孙总,我现在可是菁菁委托的股东代表,可别到时候在董事会上参你一把。”

  孙艳晴不怒反笑道:“怎么?拿到了尚方宝剑就不把我放眼里?收起你得意的小尾巴。告诉你,周雪梅那边我跟她透了点信息,这几天我估摸着她会找何池明哭诉来着。”

  楚河正色道:“那还真巧了。河池明上午给我打了个电话,约我晚上见面。至于什么事情,电话里头没说。”

  孙艳晴眉头微皱,思索道:“他这个时候找你,恐怕是另有所图。”

  楚河疑惑道:“他是代表他自己,还是另外两个人,这里面就有讲究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孙艳晴沉思片刻道:“应该是另外两个人的意思。何池明是个谨慎之人,他不会因为周雪梅而做出损人不利己的事。说到底,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楚河苦笑道:“晴姐,咱们再说正事,怎么又扯到男人话题上啊。”

  孙艳晴嫣然笑道:“谁让你们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动物。”

  楚河不想再聊下去了,起身正要离开,却听孙艳晴冷声道:“三个月时间。你得搞定吴文胜,可别让我和老头子失望啊。”

  楚河转身望向她,笑道:“给我下军令状呀。要是三个月真不搞定,晴姐你直接开掉得了,何必这么麻烦。再说,有晴姐你这块磨刀石,其他都是豆腐渣,经不住磨啊。”

  闻言,孙艳晴“咯咯”笑出声来,道:“这句话要是让菁菁听到了,我看你是没好果子吃。不过,姐姐就是喜欢听。你要是说的姐开心,保不准明天就开掉吴文胜,直接提你做销售总。”

  楚河不想再跟她多纠缠,掉头走人。

  吴文胜办公室里,一个精瘦的男子在他跟前,点头哈腰赔笑道:“吴总,我刚看到楚河去了孙总办公室,好像呆的时间挺长的。”

  吴文胜“哦”了一声,眼珠子骨碌转了两下,沉声道:“这个时候把姓楚的弄过来,有些反常呀。这个骚狐狸,到底想干什么?”

  精瘦男子不假思索道:“吴总,该不会两个人有奸情?这老公死了,春水泛滥,就迫不及待把姘头给搞到公司,好天天耳鬓厮磨。”

  吴文胜眼中泛出精光,压低声音道:“猴子,你给我盯紧了这小子。他在单位的一言一行都随时向我汇报。我就不信,抓不到什么把柄。”

  这个叫猴子的男人领命离开。

  刚出办公室,正好撞上楚河。

  “这不是刘总吗?怎么,不认识我了?我是楚河啊!”楚河右手搭在他肩膀上,笑盈盈地望着他。

  “楚主任说哪里话。我怎么不认识您呢!”

  “好你个刘光,穿上裤子就想翻脸无情。你的那些好处…”话还没说完,刘光一把捂住他的嘴巴,将他拉到楼梯通道里。

  刘光不悦道:“楚哥,你可别乱说呀。我什么时候拿过你的好处?”

  楚河笑吟吟道:“得了,别跟我装糊涂了。你的那些老底我清楚的很。你跟着吴文胜也有两个年头,可你得到什么真正实惠,还不是给他独吞了。大家都是混口饭吃,他给你骨头,我给你肉,就看你想吃哪个?”

  刘光心中狐疑不定,问道:“什么肉?”

  楚河笑道:“我这不是刚来公司嘛,人生地不熟的,做起事来也不方便。我现在只想要做业绩,至于业绩提成什么的,都可以给你。另外,销售的回扣该是我的,也都给你。”

  刘光心中大喜,道:“楚哥,你可别框我!”

  楚河认真道:“咱们又不是第一次打交道。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不过,我一点我要说清楚,今后吴文胜去哪里谈事,你得提前跟我说。要不然,你就别指望把你们家小琴娶进门。说不定,连现在的工作都保不住。孰轻孰重,你心里掂量清楚。我实话告诉你,如果不是看在咱们以前打过交道份上,这种好事还轮不到。到时候,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楚河这番话,对刘光来说,信息量太大。他对吴文胜点头哈腰、精心伺候,无非是想从他那边捞点油水。毕竟,干销售的,吃的不是死工资,而是提成和回扣。

  他私下里帮吴文胜干过死活,可获得的回报少的可怜。在他内心深处,早就对吴文胜不满,可终究为了这个饭碗不得不忍气吞声。

  这年头,如果不是为了讨生活,谁他妈愿意当孙子!

  “楚哥,我跟你干了。您说啥就是啥,我家小琴就全指望您。对了,刚才吴文胜让我盯紧你,你的一言一行都得跟他汇报。您看,我这怎么应付?”

  楚河笑了笑道:“你看到啥就说啥呗。我做事光明磊落,没有见不得光的。”

  刘光兴高采烈地离开楼梯口。在吴文胜和楚河之间,他选择楚河,原因很简单,总结起来,八个字:人品不坏,做事靠谱。

  上班第一天,楚河主要工作就是熟悉情况,方法很简单,就是找同事聊天。楚河当初在长平疾控中心时,跟着王建明或多或少见过这些人,所以聊起来也很通畅。

  下午五点半,楚河准时下班。下班前,他给李颜菁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晚上有大人物约他吃饭。李颜菁也懒得管他,没有追问是谁,只说了句“少喝点酒”便挂了。

  可听到这句话时,一阵暖流遍布全身。他突然觉得家里有个女人惦记自己,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51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