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12章 新女领导

剑思文      77阅读

  吃过中饭,周爱芳收拾好后,便跟徐石平进了卧室睡午觉。实际上,房间门并没有关上,而是留了点缝隙。

  周爱芳站在门口后,侧着耳朵想听他们聊些什么。

  徐石平看不下去,蹙眉道:“你都一把年纪了,偷听年轻人说话,也不害臊。”

  周爱芳“呸”了他一口,埋怨道:“我还不是为雅丽好。你倒想得开,什么事不闻不问的。”

  徐石平叹道:“雅丽又不是小孩子,她有自己想法。你不能老把你的想法强加到她身上。再说,相亲这事,是双方都要对眼的。人家小楚,有没有这个意思,你都不清楚,就别瞎掺和了。”

  周爱芳听的不高兴,索性关上门,倒床就睡,懒得理他。徐石平不以为然,打开电视,看央视一套的午间新闻。

  客厅里,楚河挪了挪屁股,挨近赵雅丽坐下,然后小声道: “对了,前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到晓蓉背对着我,她说过的不开心。我问她什么不开心,她说因为你。我就纳闷了,你们一向感情很好,怎么会因为你不开心?”

  闻言,赵雅丽冷不防打了个寒颤,全身毫毛竖了起来。

  楚河见她身体抖的厉害,伸出右手搭在她的左肩上,安慰道:“你没事吧?”

  赵雅丽脸色惨白,身子忍不住往后移了一寸,挣脱了他的手,哆嗦道:“我,我,我没事。晓蓉是我好姐妹,我让她开心还来不及,怎么会让她不开心。”

  楚河心中冷笑几声,右手突然按到她的左大腿上。即便隔着那层薄薄的肉色丝袜,依然清晰感触到肌肤所带来的弹性。

  赵雅丽惊吓的差点失声喊出来,身子急忙往后退。楚河用力按住,将脸凑了过去,压低声音道:“你知道吗?晓蓉转过来时,我看到她身上到处都是伤痕。她只记得你的名字,全然忘记了我是谁。这个梦太诡异了,雅丽,你能告诉我这个梦到底意味着什么吗?”

  赵雅丽花容失色,有点六神无主。她拼命摇头,口中不断说着“不知道”三个字。

  正如周爱芳说的,要把握好分寸。楚河见好就收,分寸把握的很好。他把手抽了回来,重新坐回自己的位子,拿起一片切好的西瓜,开心地吃了起来。

  吃完西瓜,擦了擦嘴,对着赵雅丽说:“周姐他们估计睡下了。你帮我跟周姐说一声,谢谢她的邀请。我下午还有事就先走,改天我请你们吃饭,礼尚往来嘛。”

  说完,楚河背起包,离开周爱芳的家。

  赵雅丽惊魂未定,身体蜷缩在沙发上,两眼盯着茶几桌上的水杯,神情黯淡,怔怔出神。

  卧室里,周爱芳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起身走出房门,瞧见客厅里只剩下赵雅丽,问道:“小楚呢?”

  赵雅丽没有听见,没有搭理她。

  周爱芳走到她跟前,见她神情异样,伸手摸了她的肩膀。“啊!”,赵雅丽条件反射似的叫出声来。

  这倒把周爱芳吓了一跳,赶忙追问道:“雅丽,你没事吧?”

  赵雅丽这才缓过神来,低声道:“舅妈,我没事。”

  周爱芳担忧道:“还说没事?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小楚欺负你,你告诉我。我周一上班非揍他不可。”

  赵雅丽摇头道:“舅妈,与他无关。这几天部门工作事情太多,经常加班,感觉有些累。”

  周爱芳心疼道:“这样啊。要不然,我让你舅舅跟王行长说一声,给你转个工作轻松的部门。”

  赵雅丽挤出一丝笑容道:“舅妈。你就别让舅舅烦心。工作的事情,我能做好的,放心吧。我休息几天就好了。”

  “那好吧。对了,你跟小楚谈的怎么样?”周爱芳试探道。

  赵雅丽如有所思,道:“他人还可以吧。就是对他没什么感觉。”

  周爱芳皱眉道:“可我看你们谈的挺好的。怎么会没感觉?感觉这东西,可以慢慢培养的嘛!”

  赵雅丽哀叹几声,道:“舅妈,他不是我喜欢类型。我有点累了,先回房休息。”赵雅丽不顾周爱芳诧异眼神,起身快步走进侧卧。

  周爱芳搞的一头雾水,连忙给楚河打了个电话。电话里,楚河表达三层意思:一是特别感谢周爱芳对他垂爱,将自己外甥女介绍给他认识,解决他的终身大事;二是感情是双向的,他对赵雅丽颇有好感,但赵雅丽对他没有任何感觉,所以强扭的瓜不甜;三是请她多照顾赵雅丽感受,不想为此影响两人今后亲情。

  楚河话说的滴水不漏,方方面面都照顾到。周爱芳听的十分受用,对楚河越发喜欢。只可惜侄女赵雅丽不对眼,这让她心里愁呀。可事已至此,她也无可奈何,只好顺其自然。

  周一上午,楚河从王建明那里得知,江东省东泽市“四区合二、两县改区”行政区整合方案正式对外官宣。长平县改长平新区,市长刘农翔兼任新区主任。所以长平新区的行政级别要比其他区高半级。

  这样一来,原长平县卫生局从正科级单位上升为副处级单位,其直属单位长平县疾控中心从副科级单位上升正科级单位。

  “领导,那您就得从科员提拔为副科了。”楚河不假思索道。

  王建明笑道:“你小子脑门转的还挺快的。你说提拔就提拔呀。像我们这样的基层干部,就算要提拔,也得等上面一级一级提拔完了之后才能到这里。你小子赶上好机遇,好好把握啊。”

  这种大饼他吃的有些腻歪,也就听听而已。谁要当真,谁就真傻。

  “对了领导。之前您说我们科里有新领导要来,那是谁呀?”楚河小心翼翼试问道。

  王建明会心一笑,道:“组织上的事情,你少打听。到时候自然知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来头不小,你小子可得当心点,别把人得罪了还不知道。陈兵那件事就是个教训,你千万要长记性。”

  楚河认真道:“这种事情,不会再有第二次。谢谢老哥提醒!”

  在体制内,要想往上走,有两件事必须要做好:一是政治站位,你得跟谁走;二是左右逢源,你不能得罪人。这门是必修课,学的越好越深,你走的越远越高。至于工作能力,那是在同等条件下,才会考虑的事情。毕竟,大领导也有许多自己想做却不能做,只能由下面人做的事。所以,能力还是需要的,这是你在小群体中地位上升的重要保障。

  楚河刚回到自己座位,周爱芳就把他单独喊出来谈话。

  “小楚,这两天我一直在想。你之前说的话确实有理,但感情毕竟是培养出来的,那种一见钟情都是扯淡。我是这样安排的,这个周末你主动约雅丽出来看电影、吃饭。”周爱芳依旧贼心不死,还想着把他们俩拉到一块。

  “周姐,这样不好吧?就算我同意,雅丽也不会同意的。”楚河略有为难道,心想你不能赶鸭子上架吧,或者来个生米煮成熟饭。

  周爱芳脸色一沉,质问道:“怎么?我家雅丽还配不上你?”

  楚河委屈道:“周姐,我不是这个意思。问题是,雅丽她没有这个心呀。我要是死皮赖脸的缠着她,她岂不是更烦躁。反而,还会把心中怒气撒到您身上。不如这样,等过段时间我再去约她,您看这样还可以?”

  周爱芳觉得这样靠谱,也就没在纠缠这个事情。随后,她放低声音,小声道:“我跟你说,咱们科要来个新领导。”

  楚河心中大喜,想什么来什么,故作惊讶道:“周姐,还知道是谁吗?”

  周爱芳神秘笑道:“当然知道。这个事情还没有正式公布,我只跟你一个人说,你知道就好。”

  楚河连忙点头,道:“这个当然。周姐的话,我死也要烂在肚里啊。”这个马屁拍的周爱芳十分受用。

  “是个女的,叫李颜菁,年龄跟雅丽差不多,长相嘛跟雅丽就差远了。”周爱芳话中带着丝丝不屑。

  楚河心想,你说就说嘛,还非要把赵雅丽进行比较。想来赵雅丽在她心里还是有很重分量。估计是因为儿子在国外潇洒,一年也见不到两次面,只能把赵雅丽当个情感寄托。

  “周姐,这个李颜菁是什么来头?这么年轻就当科长呀。”楚河不解问道。

  周爱芳“呸”了一口,鄙夷道:“她之前是市计生委普通员工,也不知是上了哪个领导的床,借这次撤县设区的机会把她弄到咱们这里来过场。依我看,她就是个狐媚子,满身骚味。小楚,我丑话说前头,你可别着了她的道,辜负我家雅丽。”

  楚河瞪大眼睛,没想到李颜菁还没走马上任,周爱芳就直接给她定性。这话要是传出去,单位里还不炸开了锅。再往深处想,周爱芳确实把他当成自家人,要不然也会这样肆无忌惮。

  遇到这么个嘴巴不留情的大姐,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现在科里又来个年轻女领导,而且后台还比较硬,估计有好戏看。

  周爱芳吐槽了几句,便悻悻离开。

  楚河点起一根烟,思量起来,这个李颜菁不管是靠睡领导上位,还是其他什么关系,总之是来头不小。看来,确实要小心谨慎,不能再重蹈覆辙。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书友群:946096862。凭收藏领一元红包。入群福利:炒股建议和过节红包。

   77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