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14章 酒吧买毒

剑思文      43阅读

  周日晚上,针孔摄像机给他带来第一批视频资料。

  画面中,王平和另外一男两女进了别墅,在客厅落座。王平从酒窖中拿出两瓶红酒,倒满四个高脚杯,搂搂抱抱开始狂喝。

  喝到一半时,另外那个男子从包里拿出几张锡纸,在其中一张锡纸上倒上了白色粉末,再用打火机在锡纸下面烧烤。没多久,便飘出烟气,只见那四个人将脸凑过去,猛吸烟气,如醉如痴。

  十几分钟后,画风陡转。

  在毒品和酒精双重作用下,画面不堪入目。楚河合上笔记本电脑,脑子里一个大胆而又疯狂的复仇计划浮现出来。

  林晓蓉之死,在尸体被焚烧那一刻,便坐实了自杀。对楚河来说,他手上没有任何证据让法律制裁赵崇志和王平。

  所以,他不再奢望法律伸张正义,他要用自己的方式对这些恶人进行惩罚。

  自古以来,杀人偿命。他不在乎。

  这个世界如此待我,我便如此待世界。

  这才是公平。

  赵崇志是主谋,王平是帮凶。那么,就先解决王平,再解决赵崇志。

  而眼下,楚河已经设想好王平死亡场景:聚众吸毒,死于毒品。

  根据大数据统计,在吸毒人员死亡的原因中,46.3%死于吸毒注射过量,23.9%死于艾滋病,15.4%死于吸毒人员常见并发症(肝脏疾病、动脉大流血、心脏病,肾脏疾病等),9.6%死于其他原因(使用毒品与酒精灯混用后窒息,多药并用中毒等),3.7%死于意外事故(犯罪、车祸、工伤)。

  换句话说,大多数死于吸毒过量的人员,都是采用静脉注射。从统计学来说,这样的死亡事件具有概率优势。概率优势越大,被他人怀疑的概率就越小。

  所以,楚河决定选择第一种死亡场景,最有效方式便是在劲动脉或股静脉注射,毒品随血液直接进入大脑,俗称“开天窗”。

  但接下来,他还面临两个棘手的问题:一是如何让王平从锡纸吸食转向动脉注射;二是实施谋杀时如何避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楚河暂时没有比较成熟的方案,便索性不去想。他再次打开电脑,快进跳过看到另外一个画面。

  画面中,王平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跟一个穿花衬衫的男子说道:“二胡,我听赵公子说,他妹妹李颜菁调到咱们县疾控中心上班。这个李颜菁,我见过一次,属于那种气质型的大美女。乖乖,那脸蛋、那身材、那气质,把老子魂都勾去了。”

  那个叫二胡的人淫笑道:“这话可别在赵公子面前说,小心他弄死你。”

  王平意犹未尽道:“我又不傻。不过,不能玩玩,总可以意淫一下吧。啧啧,我看赵公子对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好像也有那种意思。”

  二胡“哦”了一声,道:“这要是做哥哥的上了自己妹妹,简直禽兽不如啊。”

  王平意淫道:“听说李颜菁到现在都还单身,凡追求她的男人都被赵公子给摆平。咱们赵大公子对她是用情至深,这个禽兽估计他是愿意做的。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二胡哈哈笑道:“既然李颜菁咱们没福享受,我这边还有两个靓妹可以推荐给你。要不,我现在给她们打电话过来?”

  王平慵懒道:“今晚不行。明天还有事情要处理。”

  二胡打趣道:“男人说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说不行。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

  王平拒绝道:“今天晚上就算了。下周三晚上你带过来,记得多带点货来,搞他娘的满天星,这样才更爽。对了,贷款事情,我跟叔叔说了,问题不大,但需要走流程。那边该打点的,还是要打点,别舍不得。”

  二胡欣喜道:“这个你放心,包在我身上。那这样,我就先回去,好好安排一下。”

  二胡刚走,赵雅丽穿着紫色吊带裙从楼上走了下来。王平将她搂在怀里,邪笑道:“小宝贝,就这么等不及了啊。”

  赵雅丽眼神幽怨,道:“那个限量版包包,什么时候给我买呀?”

  王平嘿嘿笑道:“我先吃你这对大肉包,在给你买包包。”

  接下来画面,又是一番肉搏。

  楚河关上电脑,坐在椅子上怔怔出神。

  令他意外的是,这个李颜菁竟是赵崇志同父异母的妹妹,想来她是随母姓。但令他不解的是,赵家在东泽市有钱有势,李颜菁好好富二代不做,却跑到基层干个公务员。

  楚河理不出头绪,便放下李颜菁的事情,再次思考具体的实施方案。

  王平不傻,在意识清醒状态下,他不会选择动脉注射这种高危动作。那么,最直接方式,就是在他情绪亢奋时趁其不备进行注射。而能做这件事的人只有赵雅丽。

  所以,要想解决上面两个棘手问题,就必须要具备两个前提条件:一是购买到新型毒品;二是赵雅丽绝对服从。

  周一上午,楚河便跟张明请了五天年假。张明也懒得过问,直接批了。

  出了张明办公室,楚河找了个由头,说是下基层转转,实际上直奔汽车站,登上开往市区的大巴车。

  下了大巴车,楚河招手打上一辆出租车,司机是个四十多岁汉子。

  司机问道:“小伙子,去哪?”

  楚河想了想,问道:“师傅,市区哪家酒吧最有名?”

  司机师傅转过来看了他两眼,小声问道:“你是想去嗨吧?”

  楚河点了点头,道:“朋友都说很好玩,我想去看看。”

  司机师傅打量他两眼,提醒道:“小伙子,看看是可以,但你千万别乱抽别人递的烟。”

  楚河道:“这个我明白。谢谢师傅提醒。”

  司机笑了笑道:“市区最有名的嗨吧叫午夜丽人,什么牛鬼神蛇都有。据说音响设备特别好,很多嗨药的人都喜欢这里。不过,这个点估计没人,你要等待晚上九点以后才会热闹。”

  半个钟头后,出租车在午夜丽人酒吧门口停了下来。楚河付钱下车,在酒吧周围转了转,看看周边环境。随后,找了一家面馆,吃了碗牛肉面。

  酒吧白天门口罗雀,一到晚上门庭若市、灯红酒绿,各色男女钻进这迷幻小天地。

  晚上九点钟,楚河孤身走进丽人酒吧,在一个靠近拐角的位置坐了下来。然后,点了两瓶啤酒。

  就在他准备喝酒之际,有三男一女向他这边走来,其中一个身穿蓝色T恤的年轻男子问道:“一个人?不介意我们坐在这边吧?”

  楚河点头表示同意。他本来对酒吧环境不熟悉,正好借此机会了解一下。

  这群人坐定后,那蓝色T恤男子问道:“新来的?”

  楚河笑了笑道:“来的次数少。”

  那男子没再多问,招呼其他人开始喝酒。差不多到了十点多钟,那男子从口袋中拿出一包白色粉末倒在一个烟盒上面,抽出一张卡片,一直在烟盒上面推来推去,直到把这堆白色粉末拉得很长,才用卡片从中隔开,隔了四份。

  紧接着,那男子用事先准备的吸管,一头放在鼻孔里,一头对准隔出来的白色粉末用力吸气,顷刻间就吸了进去。然后,那人把烟盒、卡片和吸管递给了另外一个男子。那男子又重复了刚才动作,把另一半白色粉末吸进了鼻孔,余下两人皆是如此。

  没过几分钟,这四人跟着音乐节奏,把头尽情地左右摆动着。一旁探照灯也在疯狂地左右摆动,和两人摇头的频率竟然一致。

  对眼前此景,楚河感到无比惊讶。

  “这叫摇头灯,看似普通,其实是专门与吸食K粉的人相配合,能够与他们产生的幻觉保持一致。”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不请自来,径直坐在他旁边,跟他解释道。

  楚河面露警惕,不自觉与她保持距离。但酒吧空间本就小,想要不挨边也比较难。

  那女人笑道:“第一次过来?”

  楚河看得出这女人常年浸淫酒吧,像他这样的雏鸟一看就出来,所以不打算隐瞒,道:“听朋友说,这里比较有意思,就过来看看。”

  那女人没有追问,指着不远处那桌人说:“看到没有?那几个正在疯狂摇头的女子,是服用了YTW。而那个把香烟放在鼻孔处吸的男子是在抽DM。”

  楚河顺着她的方向望去,问道:“这样明目张胆,就不怕人举报,警察过来突击检查?”

  那女人神情微微一怔,随即笑道:“每个行业都有它的规则。再说,到这来的,都是嗨的。怎样?要不来一包?你可以试着放在酒里喝,虽然反应比吸的要慢一些,但感觉要持久一些。”

  不知何时,那女人指尖夹着一小包白色粉末。

  楚河盯着小粉包,问道:“多少钱?”

  那女人道:“你想买?”

  楚河道:“不可以吗?”

  那女人想了想,点头道:“好。你跟我来。”

  楚河跟着女人走进一个包间。包间里有一对大音响,沙发宽如床。

  那女人解释道:“包里音像和沙发是专门迎合嗨客需要。因为如果音响效果不好,音乐不够刺激,吸食后很难把药效嗨出来。如果药效不能嗨出来,身体就会觉得特别难受,胸口很闷,很想吐。一般第一次嗨药的人都会狂吐不止,但吸过两次以后就会觉得很舒服,很享受。”

  楚河是长了见识,道:“原来如此。”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穿红色格子T恤的矮个子男子走进来。男子长相非常普通,精神有点萎靡,开门见山道:“你想买什么药?”

  楚河沉声道:“怎么卖?”

  矮个子男子把市面上常见的毒品价格说了说。

  楚河沉吟片刻道:“还有其他的吗?”

  矮个子男子皱眉道:“你想买什么药?”

  楚河道:“劲道最猛的!”

  矮个子男子看了一眼旁边的女子,那女子点头应允,然后小声道:“你的运气不错。现在有一种新药,叫“蓝精灵”。吃完后,撑过半个小时的困乏期,就会让人处于一种兴奋状态,脑子一片空白,忘记一切烦恼。如果混上酒食用的话,会让人高度兴奋、迷乱、醉生梦死。这种药,就连尿检也检测不出。”

  楚河沉思片刻道:“这药怎么卖?”

  矮个子男子道:“货源特别紧张。一板八粒,一口价一千五。”

  楚河心里掂量了一下,点头道:“好。现在还有货?”

  矮个子男子从包里掏出一板药,递给他道:“就这个。钱!”

  楚河面有犹豫,他不确定这个药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买的是假药,那错过这次机会又不知到何时。

  矮个男子见状,朝那女人使眼色,道:“兄弟,你从里面随便拿出一粒出来,试一下就好。不过,试药的钱还是你付。”

  楚河道:“这个当然。”

  随即,楚河随意抠出一粒药丸出来,道:“谁试?”

  那女人接过药丸,道:“我来试!”

  矮个男子笑道:“这蓝精灵要等半个小时有效。兄弟不如坐下来,稍微等会儿。”

  果不其然,半个钟头后,那女人神智恍惚,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脸上露出虚幻的笑容。

  矮个男子凑到她跟前,伸手就是几巴掌,打的她趴在沙发上,可嘴里依然发出“咯咯”笑声,俨然没有反应,情绪越发激动,开始手舞足蹈起来。

  “兄弟,不是我跟你吹。这药厉害的很,打巴掌都没反应。第二天醒来,大部分事情都不记得。女人要喝了这种药,那就成为砧板上的肉,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你要不试试?”

  楚河摆手道:“还是算了吧。”说完,他掏出一千五现金扔在沙发上,起身匆匆离开。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书友群:946096862。凭收藏领一元红包。入群福利:炒股建议和过节红包。

   43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