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13章 兼职保安

剑思文      55阅读

  自从楚河得知王平和赵崇志身份后,考虑再三,他决定先对王平下手。

  经过一周的跟踪,楚河发现王平经常出入县城东边的“东郊小镇”别墅区。那里坐落着三十三幢别墅,王平的别墅是哪幢就不得而知。

  经过踩点,楚河发现,别墅区围墙上装有半人高的铁丝电网,且每隔十米安装一个监控视频探头,因此翻墙进入难度极大。即便翻墙进去,也很容易被保安发现。

  于是,楚河找了个理由,与门岗保安聊起天来,得知这个别墅项目正对外招聘保安。楚河灵机一动,便要到这家物业公司人事经理赵燕的的联系方式。离开别墅后,楚河便给赵燕打了个电话,与她约定面试的时间和地点。

  第二天下午四点,楚河离开疾控中心前往物业公司,接待他的正是人事经理赵燕。

  赵燕带着他到会议室,简单看了一下他的简历,并问了些相关问题,楚河一一作答。十几分钟后,赵燕满意笑道:“小楚啊,我们公司缺的就是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才。你先好好干,先从基层做起。干的好,领导赏识,很快就可以提主管,用不了一年,你就可以成为项目经理。到时候,年薪也有十多万。”

  楚河高兴道:“那谢谢赵姐。上班时间怎么安排?”

  赵燕道:“通常是上二休一。至于是白班,还是晚班,这个你要跟主管沟通好。那是我们公司的重点项目,待遇方面要比其他项目要好不少。”赵燕心里清楚,现在保安这个岗位,要招年轻人很难,一来是薪酬低,留不住人;二来社会地位低,不受人尊重。

  所以,好不容易逮住了个年轻人,赵燕自然不想他轻易离开。至于去了之后,在项目上能呆多久,那就不是她的职责了。

  离开物业公司后,楚河直接回到住处,简单吃了个鸡蛋面,便开始筹划当上保安后的具体行动方案。

  第二天下午四点半,楚河准时来到“东郊小镇”项目经理办公室。项目经理昨天便接到赵燕的电话,告知他明天下午会有个叫楚河的年轻小伙子去他那边报道,并嘱咐他尽量安排好些,别把人直接给吓走了。

  项目经理叫朱成。他坐在办公桌前,看了看楚河的简历资料,笑道:“赵经理把你的情况都跟我说了,你呢,有什么想法?”

  楚河道:“朱经理,我可以值夜班吗?”

  朱成点头道:“这个没问题。不过,值夜班,比较辛苦,你能吃得了这个苦吗?”

  楚河点头道:“年轻时候不吃苦,还要等到老了再吃苦。朱经理放心,我会好好工作的。”

  朱成听的非常高兴,道:“那就好。行吧,你直接去门岗那边找一下王大仁,他是保安队长。你跟他说一下,他会带着你熟悉别墅内部环境,还有夜班的相关工作纪律。”

  离开办公室,楚河直奔门岗值班室,找到王大仁。

  王大仁正坐在值班室玩手机,看到楚河进来,笑道:“你就是新来的楚河。见过朱经理了?”

  楚河点头道:“见过了,队长。”

  说着,楚河从怀里掏出一包中华烟塞给了王大仁。王大仁推了几下,便笑呵呵收了起来,提醒道:“这夜班活儿其实不多,就是按点巡检,发现问题用对讲机呼叫就好。还有,这里住的都是有钱人,说话尽量客气点,别给他们找晦气。”

  楚河问道:“这些有钱人就这么不讲理?”

  保安队长道:“嘿嘿,还讲理?我们这些人啊,说好听点是保安,说不好听点连他们养的狗都不如。反正我年龄大了,也就混口饭吃,无所谓。你还年轻,还有奔头,这保安工作也不是长久之计。你要是待不下去了,就去学门手艺活,也比干保安强。”

  听完这些话,楚河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来。这个世道本就不公平,有权人更有钱,有钱人更有钱。而大多数底层人民只能为生活糊口而四处奔波,任劳任怨,甚至没有尊严,任有钱人践踏。因为,他们没有选择。

  没有选择,才是悲哀。而要想改变这种现状,唯一出路就是成为人上人。

  保安队长带着他巡视一圈,临走时再三告诫:“晚上巡视时,不管你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当没发生。如果有人喊你,你千万别一个人去。”

  楚河不解道:“这是为何?”

  保安队长神情凝重道:“别看这些人有钱,都他妈不是好鸟,干的都是肮脏事。还有,你小子年轻,模样也不错。这里面有些富婆就好你这口,你可要把持住啊。要不然,爽一次,后悔终生。不是缺胳膊少腿,就是给你下面一刀,这辈子算是玩完了。”

  楚河恍然大悟,这才明白其中的门道。想来保安队长跟他说这么多,应该是那包中华烟的效果。吃人东西嘴软,拿人东西手软,收获还是不比较多的。

  巡视一圈后,楚河换上临时的保安服,开始正式上班。他坐在门口值班室,看着来往进出车辆,不是宝马、奔驰,就是保时捷、路虎,车上无一例外是男配女。

  翌日早上七点,就在楚河准备跟白班同事交接班时,恰巧看到那辆宝马车。巧合的是,王平正好摇下车窗,楚河无意中看到副驾驶位子上坐的正是赵雅丽。

  楚河望着宝马车开了进去,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终于等到王平了。他的别墅,正是A区05幢。

  就这样持续两周后,楚河基本上把小区内部环境了解清楚,同时也掌握王平的出入时间规律,通常是每周三和周六晚上王平会带人过来,然后第二天下午离开。

  不过,楚河苦恼的是,他无法掌握别墅内部的情况。思来想去,他决定在王平别墅里安装针孔摄像机。

  于是,楚河在周末休息的时候,去了市区有名的电子器材一条街:盛海路。

  楚河在周边两个电子商城逛了几圈,最终在一个不起眼的铺面里买了一套双频(音频和视频)带有存储功能的无线微型监控设备:一个接收器、三个针孔摄像机。

  据老板说,这款设备功能强大,可以在三百米范围之内收到针孔探头发出的信号,直接在接收器上看到视频和听到声音。如果在没有任何屏蔽的空旷环境下,可以在三公里外同样有效。

  再加上,接收器也具有存储功能,要是不能即时观看,可把存储卡插到电脑或摄像机上,绝对偷拍神器。

  买好设备后,楚河打了个车回到长平住处,然后开始调试设备,熟悉安装流程和设备性能。

  周一值晚班时,楚河在凌晨三点将其中一个针孔探头安装在大门外面,正对着密码锁的位置。要想进入别墅内部,先要弄到密码锁的密码。

  等了两天,在周三晚上,针孔摄像头便将王平输入密码的场景记录下来。

  楚河拿到密码锁密码后,便决定在这个周四晚上入室安装另外两个针孔探头,毕竟保安这份工作不能持续太久。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不留蛛丝马迹,楚河在值班前买了一瓶白酒和两个小菜。今天晚上与他值班的同事老何是个好酒的男人,只要有酒,那些规章制度都抛之脑后,先喝完再说。

  “哎呦!你小子这是干啥呢?”老何看到楚河手中的白酒,眼睛冒了绿光。

  楚河笑道:“晚上没来得及吃饭,就带过来了。对了,老何,你还吃了没?”

  老何立马来了精神道:“我一看到这酒啊,肚子就饿的很。不介意,我们一起吃?”

  楚河道:“那你少喝点哈,晚上还要巡查呢。”

  老何摆摆手道:“巡屁的查,过两天我就走人了,管这些破事。来来来,我们先喝起来。”

  老何迫不及待,从楚河手中拿过白酒,打开后闻了闻,喜滋滋道:“这酒不错。”说完,倒掉玻璃杯里茶叶水,直接倒了大半杯,仰头就是两大口。

  “哎呀,真是舒服。”老何叹道。

  楚河笑了笑,道:“老何,你都要走了,这今晚的酒算是为你践行。你就放心喝,晚上的事情我来负责就是。”

  老何听到这话,更是没了担忧,全然不顾楚河有没有吃饭,自己喝的高兴起来。

  晚上十一点,老何坐躺在值班室椅子上呼呼大睡起来。楚河看了看时间,没有起身,坐在椅子上,将入室后的情景模拟了一下。

  直到凌晨三点,楚河喊了老何几声,老何咕噜几声就没反应了。

  楚河深呼一口气,迅速关掉通往A区5幢别墅的视频监控。然后,冲出值班室,直奔别墅。到了门口,楚河将准备好的黑色丝袜、医用手套和鞋套穿戴好。全副武装后,楚河紧张输入密码,大门随之打开。

  进入室内,楚河掏出手电筒,在客厅电视机墙面那边选了一处极为隐蔽的地方安装第一个针孔摄像头。然后,直奔二楼主卧室,在正对床头的装饰画那边安装好第二个针孔摄像头。

  做完这些,楚河迅速离开。回到值班室,楚河拿出接收器,调试了一下,两个探头可以正常运作。

  楚河看了看手机,已是凌晨三点半,脸上泛起一丝笑容。

  他把一件外套盖在老何的身上,然后走出值班室,坐在台阶上,掏出一根烟,点燃,猛吸了两口,心情渐渐归于平静。

  抬头,凝视夜空那弯月,想起曾经写给林晓蓉的一首诗:夜听南风起,弦月玉如钩。万丈红尘间,何处醉淹留?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书友群:946096862。凭收藏领一元红包。入群福利:炒股建议和过节红包。

   55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