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2:入局 第38章 初为人父

剑思文      58阅读

二零一四年元旦,下午三点一刻。
李颜菁在市妇幼医院顺利产下一名男婴,体重约六点五公斤。
当楚河小心翼翼抱起这个小生命时,心里充满了激动和期待。他不记得谁说过这样一句话,当有了孩子之后,你的人生才算圆满。虽然这个孩子不是他亲生,但已是名义上的儿子,那就要尽到父亲责任。
因为是顺产,李颜菁身体恢复比较快,产后第一天就可以下床小范围活动。
母子平安,这让楚河感动特别欣慰。同时,也体会到女人生孩子的艰辛与不易。
这天下午,小宝宝喝完奶便恬静地睡下。
楚河忍不住抱在怀中,低头凝视,肉嘟嘟的小脸蛋,长长睫毛一闪一闪,可爱极了。
“菁菁,这小家伙长的像你。将来长大了,肯定是个帅哥,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好姑娘。”
李颜菁小嘴微扬,不悦道:“胡说。我儿子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楚河会心一笑,轻声道:“小宝贝,等你长大了,一定要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保护好你妈妈。可千万别娶了媳妇忘了娘。”
娶了媳妇忘了娘,自己不正是如此!
自从工作以后,回家次数逐年减少,特别是今年,一只手都可以数过来。最近一次回家,至今也有小半年时间。不回家看看不说,娶妻生子这样的人生大事也没跟家里说。
每次楚河到城里办事,楚河都会让他带些钱给他们。可是,父母在乎的不是钱,而是子女的关心。
李颜菁察觉到他神情变化,小声问道:“你怎么了?”
楚河缓过神来,强颜欢笑道:“没事。就是突然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小家伙就这么出生了。”
李颜菁沉吟片刻,问道:“你是不是想回老家看看?”当听到那句“娶了媳妇忘了娘”,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竟连楚河老家都没去过,更没有见过他的父母。虽说是名义上夫妻,可有些礼数还是要做的。
楚河小声道:“有点吧。上次听哥说,我爸腰间盘突出比较严重,两条腿都酸疼,走路都困难。”
李颜菁赶忙催促道:“那你赶紧回家看看。这边有刘姐在照顾我,你放心。”
楚河笑了笑道:“没事。我到时候给家里打个电话。”
李颜菁坚持道:“那怎么行。要不这样,等我们出院回长平,你把你爸妈接过来,顺便带他们去医院检查检查。”
楚河笑了笑道:“这事后面再说。对了,菁菁,出院后咱们直接回你市区的房子住。到时候,宝宝户口就落在市区,以后上学看病什么的都方便。”
李颜菁想了想道:“这事听你的。但回老家的事听我的。要不这样,等我做完月子,咱们带着宝宝一起回老家。顺便,去一下那边吧。你也该回去看看了。”
楚河怔了怔,没想到李颜菁为他考虑如此周到。
想到那次,就在警察冲上来时,李颜菁偷偷将赵崇志录音笔藏到花盆缝中。事后,李颜菁告诉他,让他把那只录音笔取回来。倘若这只录音笔落到警察手中,那么就很有可能把自己牵涉进去。
“谢谢你!”
李颜菁白了他两眼,扭过头去,不想跟他说话。
楚河对着宝宝撒娇道:“宝宝、宝宝,你看你妈妈多小气。不过,生气的模样也很美哦。”
李颜菁听了,嘴角泛出幸福笑容,正要说话,却听到门外传来孙艳晴声音。
“瞧你们一家三口,甜蜜的很呀。”
李颜菁对她依然没有好脸色,冷哼几声,没有接话。
楚河笑道:“晴姐,你怎么来了?”
孙艳晴叹道:“这有人不欢迎我,可我还得来呀。谁让我是宝宝的舅妈呢。”
李颜菁扭过头,不悦道:“你少自作多情。”
孙艳晴走到床前,弯下细腰,娇嗔道:“菁菁,你这刚生完孩子,要保持心情愉悦。是姐姐我自作多情,你就大人有大量,给我抱抱小宝贝,好不好吗?”
声音酥的让人骨头痒痒。
楚河赶紧打了个圆场,劝说道:“菁菁,宝宝多个舅妈疼爱,也很好的。”
李颜菁冷哼几声,把脸扭了过去,装作没听到。
楚河知道她脾气,便将宝宝小心翼翼送到孙艳晴怀中,小声道:“小家伙还在睡。”
孙艳晴小心翼翼抱起,低头凝视,柔声道:“宝宝真好看。这眼睛、鼻子、嘴巴都像菁菁,长大了肯定是个小帅哥。”
楚河认同道:“那必须的。”
孙艳晴反问道:“楚河,宝宝咋都不像你呀?”
李颜菁心中猛的一惊,好像被人无意中戳中心中秘密。
楚河镇定自若道:“女儿多像爸,儿子多像妈。这要是像我,还不丑死了。幸亏是继承菁菁完美基因。”
孙艳晴饶有意味地看他两眼,玩味道:“幸亏长得向菁菁,要不然真丑死了。”
就在这时,刘浩拎着一篮子水果走了进来,看到孙艳晴正抱着宝宝站在那,整个人懵掉了。
自从上次看到她后,刘浩整个人魂不守舍。后来,他从楚河哪里才知道,孙艳晴竟然是楚河的嫂子。这让他感到地球很大,世界很小,转来转去,又转到一起。
楚河看他异样,喊道:“你站在那干啥?”
刘浩这才恍然醒悟,支支吾吾道:“我、我、我没干啥。”
孙艳晴看了他两眼,然后把宝宝放到李颜菁旁边,在她耳边小声道:“菁菁,祝你幸福。姐姐真的替你感到开心。”
孙艳晴又看了几眼熟睡中的宝宝,然后离开房间。经过刘浩身边时,她停下脚步,不是看他,而是扭头对着楚河道:“改天再来看你们。”
就在那一刹那,刘浩的心跳的厉害。他恨不得当场将他搂住,拥入怀中。而现实是,他只能望着那道倩影从眼前消失,自己却无能无力。
楚河拍了拍他肩膀,问道:“人都走了,还看。”
刘浩赶忙解释道:“我没看。就是,随便,看看。”
楚河笑了笑道:“还随便看看。我看你魂都被勾引走了。”
刘浩正色道:“你别瞎说。”
说完,他从包里拿了个红包,道:“我要出趟差,估计宝宝满月酒吃不到,这红包我就提前给了。”
楚河接过红包,捏了捏道:“这么抠,你就这点呀?”
刘浩看着楚河这张丑陋嘴脸,他实在想不通,怎么就让这个王八蛋给抱得美人归,而自己与美人擦肩而过?
“给宝宝的,又不是给你。你嘚瑟什么。我还有事,先走了。”
刚走两步,刘浩又折回来,走到楚河跟前,小声道:“你小子可要好好珍惜,可千万别做什么对不起菁菁的事啊。”
说完,刘浩撒腿就跑。
他一走,李颜菁转过身来,问道:“你要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青丝如瀑垂下,遮住秀丽脸庞,双眼秋波婉转,灵动闪烁,让人有种一亲芳泽的冲动。
楚河目光闪躲,干咳道:“那小子心中有鬼,故意讨好你。”
李颜菁蹙眉道:“讨好我?讨好我干嘛?”
楚河轻叹道:“春心萌动。想让你给他介绍个漂亮妹妹。”说完,话锋一转,继续道:“宝宝的名字,老爷子已经定下来了,叫赵铭。他让我跟你商量一下。”
早在一个月前,赵树阳找楚河谈过一次话。
这次谈话涉及两件事:一是宝宝的名字叫赵铭;二是楚河辞职进入赵家公司,但得从基层主管做起。
孩子取名的事,楚河当场答应,毫不犹豫。至于第二件事,楚河表态是说回去之后跟李颜菁商量。
赵树阳也没说什么,只是让他在今年春节前给他答复。
楚河心里清楚,原先进入赵家,是对付赵崇志。可如今,对付的是赵树阳。
所以,李颜菁的态度对他至关重要。如果李颜菁不支持他,那么他就很难有所作为。掌控不了元峰生物,就无法与那些疫苗厂商建立直接关系,就很难深入到这个行业。
虽然李颜菁对赵树阳的态度冷漠,甚至还有怨恨。可毕竟,血浓于水。
楚河心里没底,但他又不愿意采取隐瞒或欺骗的手段达到自己目的。所以,他决定利用赵树阳找他谈话的这次机会试探一下她的口风。
李颜菁冷哼几声,道:“商量?我看是命令吧。那我要是不同意,你怎么办?”
楚河笑了笑道:“你做主!”
李颜菁只觉得那张笑脸真的很欠揍,抓起枕头朝他砸了过去。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58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