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疫苗 第39章 哑巴硬盘

剑思文      67阅读

  春节前,楚河请了三天假,独自回了一趟老家。

  当天晚上,楚河跟楚庄阳喝了不少酒,来了一次父子之间的交心谈话。

  楚庄阳在得知儿子前女友自杀和侄女疫苗致死对其造成的伤害时,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如今,对于儿子成为赵家上门女婿,楚庄阳也看开了。只要儿子今后能过的好,孙子健康成长,什么脸面和名声都不重要。

  都是大半个身子埋入黄土的人,还在乎这些狗屁东西。

  楚河越喝心里越难受,喝着、喝着就哭了。一把鼻涕一把泪,这让楚大庄心里也不是滋味。

  可事情说开了,至少心里好受些。对楚庄阳来说,他最期盼的就是儿子带着媳妇和孙子能来看他们,或者他们去城里看他们。

  临走之前,楚河找到楚海,两个人深谈半个小时。

  当楚河义无反顾选择与孙艳晴同行那一刻时,便走上一条没有尽头的路。或者说是条不归路。

  这对他来说,他早已在不归路上越走越远,心无畏惧。但他唯一不确定的是,自己哪天就被车子撞死,或者被水淹死,或者被人捅死,甚至来个死无全尸。

  死无所谓。可终究想着,死后留下点什么,能够叶落归根。

  楚河向楚河拜托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照顾家中父母,赡养费由他出。

  第二件事是如果哪天他死了,带着他骨灰回来,洒在林晓蓉墓前。

  第三件事每年清明替他烧点纸钱,跟他说说李颜菁母子的境况。

  仅此而已。

  楚海虽是个粗人,但从这些话中也能听出不一样的意思。可他终究没有追问什么,只是很认真地答应下来。

  在他看来,楚河就是个能干大事的人,而且值得他信任的人。既然要出去干大事,总要交待一下后事,这样才能勇往直前,放手一搏。

  楚河当天下午开车离开老家,准备去林晓蓉墓前看看,可突然想起李颜菁之前跟他说的那番话,便打消念头,直奔市区。

  就在进入市区那会,他接到孙艳晴电话,让他现在就去新绣民宿203房间。

  电话里,孙艳晴说的很匆忙。最后叮嘱,让他打车过来。

  楚河找了个停车场,停好车后,打车直奔新绣民宿。

  半个小时后,楚河来到203房间门口,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一个戴着鸭舌帽的中年男子。

  楚河心中大凛,正要转身离开,就见孙艳晴走了过来,笑盈盈道:“楞着干嘛,赶紧进来呀。”

  楚河走进房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孙艳晴笑了笑道:“这奶爸当的舒服吗?”

  楚河含笑道:“痛并快乐着。”然后,他把目光望向那个陌生男子,问道:“这么急喊我来,有什么事?”

  孙艳晴捋了捋秀发,微笑道:“这么急喊你来,当然是有很重要的事。那个东西找到了。”

  楚河吃惊道:“在哪?”

  孙艳晴望向那个陌生男子,道:“在他那。”

  楚河心中一惊,问道:“他是谁?”

  孙艳晴道:“他是哑巴。”

  哑巴?

  楚河突然想起之前孙艳晴跟他提及的那个叫哑巴的神秘男子。

  “他怎么在这里?”

  孙艳晴笑靥道:“他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楚河沉吟片刻,道:“有道理。”

  孙艳晴看了一眼哑巴,哑巴从包里拿出一个黑色HP硬盘,递给楚河。

  楚河接过硬盘,问道:“那些视频和照片都在里面?”

  孙艳晴点了点头,道:“应该都在里面。”

  楚河不解道:“你是怎么找到的?”

  孙艳晴端起高脚杯,喝了小口红酒,平静道:“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这个硬盘就藏在家里。而且,就藏在卧室结婚照后面的墙壁里。”

  孙艳晴又喝了一口,道:“人都死,那些东西也没必要了。然后,就发现了。”

  楚河苦笑几声,很是无奈,正印了那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可问题是,这个哑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孙艳晴与哑巴的关系,之前他并不知晓,而且孙艳晴也没有跟他提及过。

  孙艳晴似乎看出他的疑虑,沉声道:“哑巴的确是老爷子的一把刀。可这把刀不是绝情刀。老爷子用完刀后,最多把刀擦干净,然后束之高阁。可哑巴有家人,他杀人越货没话说,可老人看病、孩子教育却是个天大难题。这些难题,我都给他解决了 。”

  楚河不得不佩服孙艳晴手段。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可她不仅用钱,更是用感情,把赵树阳藏在黑暗里那把刀变成自己死士。

  不知为何,楚河非但没有欣喜,反而心情有些沉重。或许是因为孙艳晴有很多事依然瞒着他。但每个人身上都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别人不想说,你也无法知晓。

  楚河沉声问道:“你想怎么做?”

  孙艳晴道:“你先把硬盘里的东西看看。属于你的东西在16和23号文件夹。电脑在里面,你自己去看。”

  楚河“嗯”了一声,拿起硬盘起身,走到卧室里笔记本电脑前。

  插上硬盘,里面储层三十多个文件夹。每个文件夹都以序号、人名和时间来命名。楚河快速浏览,很快找到23号文件夹。

  打开文件夹,里面存储两个视频,还有一个命名“裸照”的子文件夹。

  打开视频,最先看到是林晓蓉赤身裸体躺在酒店的床上,然后就是赵崇志光着膀子爬到床上,从脚尖轻吻到大腿,然后…

  楚河关掉视频,慢慢垂下头,额头压在手背上,身体微微颤抖。

  他无法想象,林晓蓉遭受到什么样伤害?尤其是她醒来那一刻,那种坠入深渊的绝望,将她推向了生命终结。

  孙艳晴跟哑巴交待了几句,便悄无声息地离开房间。

  半晌,孙艳晴端起一杯红酒,一饮而尽,然后起身走进卧室,来到楚河身后,柔声道:“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你也别太伤心。”

  楚河慢慢抬起头,注视电脑屏幕,沉声道:“你都看了?”

  孙艳晴弯下腰,将脸贴到他耳边,小声道:“除了16号和23号关于你的东西没有看,其他的我都看了。如果把这些视频当作小电影来消遣,姐姐我看的好热。”

  耳边,孙艳晴吐气如兰,夹杂着淡淡香味,钻进楚河鼻孔里。

  “晴姐,这个时候你就别拿我消遣了。”

  孙艳晴“噗嗤”笑出声来,轻声道:“看来你已经从阴影里走出来。这样很好。要不,你看看16号文件夹。这可是关于菁菁的哦!”

  楚河心中一颤,急忙打开16号文件夹,里面没有视频,只有照片。楚河一一浏览,这些照片都是生活照,而且都是偷拍的 。

  “有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楚河眉头微皱道:“都是菁菁的生活照,没有什么特别的。”

  孙艳晴站起身来,走到床边坐了下来,沉声道:“赵崇志和菁菁虽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但他对菁菁更多是那种霸占欲望。霸占的不光是菁菁的身体,还有她手中的股份。”

  楚河扭过头注视她道:“有什么话,你直说就是。何必说这些有的没的。”

  孙艳晴“哎呦”一声,嘟起小嘴埋怨道:“怎么?说一下菁菁,你就生气了?你是不是爱上她了?”

  楚河微微一怔,认真道:“菁菁是个好女人。你也是。只不过,现实在不经意间改变你的轨迹。”

  孙艳晴沉默片刻,突然笑了笑,道:“被你这么一说,我真觉得自己是个好女人。对了,想不想看看姐姐年轻时的模样?”

  孙艳晴起身走到楚河身边,从他手上拿过鼠标,点开5号文件夹,里面存储了三个视频和一个“裸照”子文件。

  楚河一把握住她的右手腕,沉声道:“晴姐,你都说过去的事情都让他过去了,你又何苦呢?”

  孙艳晴苦笑道:“你想多了。”

  话音方落,孙艳晴横坐在楚河大腿上,左手勾住他的脖子,柔声道:“我很好奇,你跟菁菁共处一室,就没有对她有过什么想法?”

  楚河有些无可奈何,遇到她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女人,真的很头疼。

  “晴姐,这个涉及个人隐秘,不需要跟你汇报吧。”

  孙艳晴妙目凝视,波光闪动,俏皮道:“我就在想,你要是真能克制住,那你得多反人性呀。这样的男人,太可怕了!”

  楚河直言不讳道:“晴姐,好歹我也是正常男人。你再这样下去就真的会出事的。”

  孙艳晴娇嗔道:“我这人最不怕出事。有本事,你上啊!”才说完,孙艳晴换了个姿势,两腿叉开,正面坐在他大腿上。

  “这样总可以吧?”

  由于天气冷的缘故,穿的衣服比较多,即便下身有了反应,也没那么直接。

  楚河哀叹几声,道:“晴姐,我要是做了,就对不起我那好兄弟。”

  孙艳晴顿时愣住了。

  楚河乘胜追击道:“你们的事情我只知道一点,其他的我也不想知道。但是,我那兄弟对你念念不忘。至于,你们今后会怎么样,我也不清楚。可至少,在这件事上我得拎得清,不能犯错。”

  孙艳晴白了他两眼,不悦道:“你这人真扫兴。”

  然后,起身离开,回到客厅,倒了一杯红酒,仰面饮进。

  楚河删除16号、20号和32号文件,又在回收站里查看一下,确认无误后拔出硬盘,走了出来。

  “晴姐,说正事吧。”

  孙艳晴冷哼几声,道:“本来心情好好的,都怪你这张臭嘴。”

  楚河笑了笑道:“下次我跟菁菁做东,请你吃饭。算是赔罪。”

  孙艳晴转怒为笑道:“这还差不多。这个硬盘对我们来说,就是一手王炸。里面有4个文件夹特别重要,1号杨成泰、2号河池明、3号谢国富、4号周雪梅。”

  楚河疑惑道:“周雪梅?”

  孙艳晴挑逗道:“咱们这个小妈身材保养的可好,我要是个男人肯定受不了。要不要看看?”

  楚河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问道:“谢国富我知道,他是市疾控中心一把手,另外两人是谁?”

  孙艳晴收敛笑容,道:“杨成泰是长明区常委副书记,何池明是安阳区纪委书记兼政法委书记。老爷子能有今天,这两个人功不可没。都说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咱们这小妈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跟何池明搞到一块。”

  这几句话说的轻描淡写,可真往外扔那就是炸弹。

  楚河没有接话,今天信息量太大,他要好好消化消化,理清头绪。

  孙艳晴继续说道:“你这个小卒子想要在赵家立足,就得要过河,最起码要让老爷子对你有所忌惮。如果做的彻底,就是逼老子退位让贤。否则你就是下一个‘赵崇志’,弃子而已。”

  楚河若有所思道:“这个我明白。晴姐,那杨成泰和何池明这两个还持有赵家的股份?”

  孙艳晴露出赞赏目光,道:“那是自然。除了他们,还有一个带头大哥。”

  楚河问道:“带头大哥?谁?”

  孙艳晴沉声道:“副市长王树仁。若不是遇到这个特殊档口,这件事早就被压下去。”

  听到这里,楚河心里倒吸一口凉气,幸好当初让陆大海不要做的太过火,要不然鹿死谁手未可知。

  “老爷子背后能量这么大,想让他退位让贤有点异想天开。”楚河有心无力道。

  孙艳晴微微一笑道:“列宁说过,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这何池明就是这道口子。”

  楚河神情严肃道:“何池明分管公检法,如果处理不好,我们会很麻烦。”

  孙艳晴点头道:“没错!可要用的好,他就是一把利剑。这个世界没有绝对敌人,只有绝对利益。只要利益足够大,夫妻反目,兄弟相残,父子成仇,也只是分分钟的事。”

  在这一刻,楚河似乎有些看不透她。他感受到孙艳晴那种“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疯狂战意。曾经伤害有多大,今天报复就有多强。

  “这个硬盘我带走?”楚河问道。

  孙艳晴道:“你手上这份是原版,所有视频都在里面。哑巴手上那份只拷贝部分内容,让他好向老爷子交差。”

  楚河点了点头,道:“那何池明那边,打算怎么办?。”

  孙艳晴沉思片刻道:“这个先不急,等你熟悉情况后我们再从长计议。对了,你现在跟那个叫陆大海走的很近?”

  楚河疑惑望向她:“你认识他?”

  孙艳晴俏皮道:“我听说,你们第一次见面,有个叫梁冰的女人对你献殷勤。”

  楚河依稀记得这个女人名字。不曾想,陆大海那边都布有眼线,苦笑道:“晴姐,你真是神通广大。”

  孙艳晴神情黯淡下来,无奈道:“都是苦命女人而已。”

  本文已获作者“剑思文”授权刊登发表,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书作者“剑思文”新书《我真不是谪仙人》更新中,欢迎阅读。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 有人说,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楚逸满脸无辜,我真不是谪仙人。

   67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